词句:
词牌列表
雪狮儿 钦谱
雪狮儿 调见《书舟集》。

雪狮儿 双调八十九字,前段九句五仄韵,后段八句七仄韵 程垓

  断云低晚 轻烟带暝 风惊罗幕 数点梅花 香倚雪窗摇落 红炉对谑 正酒面 琼酥初削 
  中平中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中仄中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中平平仄

云屏暖 不知门外 月寒风恶 
中中仄中平中仄中平平仄


  迤逦慵云半掠 笑盈盈 閒弄宝筝弦索 暖极生春 已向横波先觉 花娇柳弱 渐倚醉 要人搂著 
  仄中平平仄仄仄平平中仄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仄仄中平平仄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平仄

低告托 早把被香熏却 
平中仄仄仄中平平仄


此调祇有程词及张词,故此词可平可仄悉参张词,其前段第二句句法不同,即不参校。

格二 双调九十二字,前段九句五仄韵,后段八句七仄韵 张雨

  含香弄粉 便勾引 游骑寻芳 城南城北 别有西村 断港冰澌微绿 孤山路熟 伴老鹤 晚先寻宿 
  平平仄仄仄平仄平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

怕冻损 三花两蕊 寒泉幽谷 
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


  几番花阴濯足 记归来 醉卧雪深平屋 春梦无凭 鬓底闹蛾争扑 不如图幅 相对展 官奴风竹 
  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

烧黄独 自听瓶笙调曲 
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


此与程词同,惟前段第二句添三字异。
历代作品
共42,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程垓 一首
仇远 1261 - ? 一首
张雨 1283 - 1350 一首
朱彝尊 1629 - 1709 四首
董元恺 1630 - 1687 一首
陈维崧 1631 - 1688 三首
许嗣隆 一首
王时翔 1675 - 1744 一首
厉鹗 1692 - 1752 四首
吴锡麒 1746 - 1818 五首
凌廷堪 1755 - 1809 一首
郭麟 1767 - 1831 二首
吴藻 1799 - 1862 二首
顾太清 1799 - 1877 一首
叶大庄 1844 - 1898 一首
曾廉 1856 - 1928 一首
易顺鼎 1858 - 1920 一首
断云低晚,轻烟带暝,风惊罗幕。
数点梅花,香倚雪窗摇落。
红炉对谑。
正酒面、琼酥初削。
云屏暖,不知门外,月寒风恶。

迤逦慵云半掠。
笑盈盈、闲弄宝筝弦索。
暖极生春,已向横波先觉。
花娇柳弱。
渐倚醉、要人搂著。
告托
早把被香熏却。
雪狮儿 梅 宋末元初 · 仇远
武林春早,乘兴试问,孤山枝南枝北。
见说椒红,初破芳苞犹绿。
罗浮梦熟。
记曾有、幽禽同宿。
依稀是、缟衣楚楚,佳人空谷。
娇小春意未足。
甚娇羞,怕入玉堂金屋。
误学宫妆,粉额蜂黄轻扑。
江空岁晚,最难是、旧交松竹。
忒幽独。
笛倚画楼西曲。
含香弄粉,便句引、游骑寻芳,城南城北。
别有西村、断港冰澌微绿。
孤山路熟。
伴老鹤、晚先寻宿。
怕冻损、三花两蕊,寒泉幽谷。

几番花阴濯足。
记归来醉卧,雪深平屋。
春梦无凭,鬓底闹蛾争扑。
不如图画,相对展、官奴风竹。
烧黄独。
自听瓶笙调曲。
吴盐几两,聘取狸奴,浴蚕时候。
锦带无痕,搦絮堆绵生就。
诗人黄九,也不惜、买鱼穿柳。
偏爱住、戎葵石畔,牡丹花后。

午梦初回晴昼。
敛双睛乍竖,困眠还又。
惊起藤墩,子母相持良久。
鹦哥来否,惹几度、春闺停绣。
重帘逗,便请炉边叉手。
注:吴俗以盐易猫,故陆务观诗有“裹盐迎得小狸奴”之句。“锦带”,猫名,见《妆楼志》。黄庭坚乞猫诗:“闻道狸奴将数子,买鱼穿柳聊衔蝉。”李璜送猫诗:“衔蝉毛色白胜酥,搦絮堆绵亦不如”,又“家家入雪白于霜,更有倚鞍似闹装。便请炉边叉手坐,从教鼠子自跳梁。”何尊师有《戎葵太湖石猫图》。又赵昌、黄荃、徐熙、崔白俱有《牡丹戏猫图》。易元吉有《藤墩戏猫图》又《子母猫图》,唐宋画家多有之。
胜酥入雪,谁向人前,不仁呼汝。
永日重阶,恒把子来潜数。
痴儿騃女,且莫漫、彩丝牵住。
一任却,食鱼捕雀,顾蜂窥鼠。

百尺红墙能度。
问檀郎谢媛,春眠何处。
金缕鞋边,惯是双瞳偏注。
玉人回步。
须听取、殷勤分付。
空房暮。
但唤衔蝉休误。
注:阎朝隐《鹦鹉猫儿篇序》云:“猫,不仁兽也。”路德延《孩儿》诗:“猫儿彩丝签。”黄荃有《食鱼》、《捕雀》二图。郭乾祐有《顾蜂猫图》。卢延让诗:“饿猫窥鼠穴。”
磨牙泽吻,似虎分形,眼黄须辨。
炎景方长,试验鼻端冷暖。
茵香丛暗,扑不住、蝼蛄一点。
更寻向,篱根紫芥,石棱红苋。

醉了葧荷频颤。
讶搔头过耳,水痕初浣。
消息郎归,休把玉鞭敲断。
平陵传遍,问啮锁、金钱谁绾。
风吹转。
蛱蝶惊飞凌乱。
注:何尊师谓:“猫似虎,独有耳大眼黄不同。”其画泽吻磨牙,无不曲尽。《酉阳杂俎》:“猫鼻端长冷,为夏至一日暖。”滕昌祐有《茴香戏猫图》、黄荃有《蝼蛄戏猫图》、吴元瑜有《紫芥戏猫图》、何尊师有《苋菜戏猫图》,俱见《宣和画谱》。米芾《画史》云:“黄荃《狸猫颤葧荷》,甚工。”《酉阳杂俎》云:“猫洗面过耳,则客至。”陆游《老学庵笔记》:“马鞭击猫。节节断折。”又《酉阳杂俎》云:“平陵城,古谭国也。城中有一猫,长带金锁,有钱飞若蛱蝶。”
褐花霜距,淡雪轻笼,乌云低堕。
叱拨呼来,持比熏猊差大。
霜屏一座。
问画手、何何能么。
还待取,金波点染,药苗潜躲。

堪笑丸泥曾做。
问何人梳就,粉盘添个。
好梦刚成,惯向檐牙惊破。
窟边痴坐,长只伴、兰闺灯火。
风鬟亸,一点睛含花朵。
注:楚州谢阳出猫,有褐花者。灵武有红叱拨,见《酉阳杂俎》。“乌云带雪”,吴下猫名。何尊师善画猫,人问其氏族年寿,但云“何何”,问其乡里,亦云“何何”。华阴李霭之,号金波处士,尤善画猫于药苗粉盘。事见《何氏语林》。元好问《猫》诗:“窟边痴坐费工夫”,珠之黄者有猫睛。
昼日阴阴,都门洗象,争传奇绝。
荡漾春波,士女六街填咽。
瑶光森列。
却低受、蛮奴羁绁。
鞭梢整、踏入金塘,素牙玉洁。

双帚缚来清刷。
正殷鼻成雷,怒蹄捲雪。
水面辚輑,倏忽山飞海决。
云兴电灭。
渐浴罢、含元仗立。
朝双阙。
拜舞御阶合节。
兰啼未醒,梅妆易困,愁褰帘幕。
曾记年时,春向玉钗头落。
浅斟低谑,正斜凭、香肩瘦削。
红篝暖,任他小院,猧儿吠恶。

今岁雨梳风掠。
更寒胶钿盒,尘封筝索。
欲坏上元,胜里春人早觉。
脂慵粉弱。
此意倩、东皇怜著。
笺恳托。
须把层阴浣却。
雕霜捏粉,作西域、万里狻猊,攫拿爪踞。
侧脑平芜,猛气骁腾何怒。
奔犀骇虎。
更何论、田间狡兔。
似鲍老、装成假面,筵前决赌。

道上儿童戏汝。
算冰澌雪尽,愁伊无据。
恰遇狮王,微笑掷花而语。
明驼洛下,费几许、铜山才铸。
今何处。
一样荒烟细雨。
戊午秋,西域献黄狮子至。一时待诏集阙下者,不下百人,皆作诗歌,揄扬盛事。崧亦填词一首
大句胪唱,问几日、林邑船来,九宾列俎。
异兽来庭,不羡雕题碧砮。
轩然爪距。
色洒上铜盘仙露。
綵仗内、闹装蛮带,形模似否。

却笑偏陬蕞土。
记孙郎旧日,小名同汝。
蠢尔黄奴,讵识真龙有主。
铜绦难掣,轵道上、降王婴组。
尧阶舞。
赭幄曈昽日午。
但糜自可,又何必饮,太邱实录。
白玉为堂,风味原非粱肉。
清疏不俗。
况腊八、果鲜菹熟。
今休羡,党家羊酪,石家豆粥。

只此也堪果腹。
快围炉、分舀小匙相续。
饱暖交加,消受人閒清福。
长安富足。
那有此、匀圆嘉谷。
君恩沃。
父子同沾天禄。
当年白傅,晚节闲身,角巾时访。
九老何人,梦得微之已往。
满公禅杖。
指点出、真空无相。
消尽了、西湖翠黛,武丘花舫。

而我尘容羞抗。
揽征衣下马,灵山相向。
贱不成名,曾感琵琶惆怅。
旗亭闻唱。
更结习、绮言难忘。
高僧棒。
乞忏多生魔障。
序:华亭钱葆馚以此调咏猫,竹垞翁属和得三阙,徵事无一同者,予与吴绣谷约,戏效其体,凡二家所有,勿重引焉。昔徐铉与弟锴共策猫事,铉得二十事,锴得七十事,作此狡狯,殆非词家清空婉约之旨,观者幸毋以梦窗质实为诮也。
雪姑迎后,房栊护得,黄睛明润。
扑罢蝉蛾,更弄飞花成阵。
穿篱远近。
未肯傍、茸毡安稳。
念寒夜,偎衾暖处,梦寻灯晕。

绕膝声声低问。
似无鱼分诉,怜伊娇困。
展膊屏前,髣髴三生犹认。
怀春最恨。
渐取次、归来难准。
琼签尽。
上案晴蟾铺粉。
花毛褐染,炎天尚记,荷塘争浴。
鼠卜閒时,画损砌苔幽绿。
阑干几曲。
任侧辊、横眠初熟。
恰又敛,翛翛金尾,蝶衣偷蹴。

忽起惊跳风竹。
听蝇鸣茶鼎,何曾轻触。
暮眼才圆,香绮丛边看足。
檐声断续。
休吃尽、草芽盈掬。
娱幽独。
胜了狻猊镂玉。
妆楼正卧,底须诘取,于菟痴小。
解事吴娃,戏学凤仙亲捣。
红丝缭绕。
便万贯、呼来还少。
防失却,袅蹄重铸,閒坊寻到。

蟋蟀吟中醒悄。
正无声四壁,立残斜照。
不捕依然,阶药纷披藏好。
携儿乳饱。
从榻畔、微温相恼。
春回早。
八九墙阴新扫。
称伊虎舅,斑斑玳瑁,身边频觑。
食有溪鲜,又上小庭高树。
如丘拗怒。
想唤汁、多应回顾。
何事费,峨眉画手,穴中空怖。

延颈盘旋争赴。
笑绿沙帏底,深怜群聚。
销得侯封,也算北门长护。
青钱百数。
买双耳、微痕添锯。
窥鹦鹉。
月季花前亭午。
序:题胡柳浦璿悼亡词卷。柳浦妻孙氏,善读楚词,有《凝碧轩诗》二卷。
蛩蛩毡冷,幢幢灯暗,鳏鳏目倦。
一枕西风,难得更筹移短。
孤吟未断。
早泪织、鲛珠成串。
凉花暝,半蟾窥处,影沈罗扇。

惆怅彩云易散。
便珊珊来也,梦情都幻。
木叶天寒,只恋楚骚前怨。
愁凝草满。
怕秋碧、树根先换。
抽玉管。
空忆镜鸳相伴。
序:《曝书亭集》中有《雪狮儿》猫词三阕,盖和华亭钱葆馚作也。吾杭樊榭、尺凫两先生相继有咏,其捃摭也富矣。暇日戏仿其体,复成四章,凡诸家所有不引焉。
女奴痴小,看蜂蹴果,东风时候。
相对瑶姬,眼底金波微溜。
红𢄼缀否。
悄避入、画裙前后。
生怕是、辛苦三眠,蚕帘厮守。

但要狮毛长就。
傍临安朱户,那愁消瘦。
醉醒瞢腾,约略香生纤口。
花阴坐久。
怕损了、沿阶苔绣。
娱永昼。
结伴邻家閒走
⑴ 《采兰杂志》:猫名女奴。《书画见闻录》:明宣宗宫猫图,猫七头,蜂二,落果三,三猫看蜂蹴果。《物理小识》:猫自番来者,有金眼、银眼,有一金一银者。曾几《乞猫诗》:江茗吴盐雪不如,更令女手缀红𢄼。小诗却欠涪翁句,为问衔蝉聘得无。《东皋杂录》:蚕时村人蓄猫驱鼠,谓之蚕猫。《咸淳临安志》:都人蓄猫,长毛白色者名狮猫,盖不捕之猫,徒以观美,特见贵爱。刘子亨诗:口角风来薄荷香,绿阴庭院醉斜阳。任鈖诗:睡损苔斑日影斜。相猫法,脚长善走家。
宛然飞白,荷塘浴后,轻衣雪浣。
稳卧斜阳,莫道真如我懒。
云乡梦转。
叹一枕、游仙都幻。
凭风雨、化龙归去,肯随鸡犬。

翻笑江心纸剪。
甚金山绕去,更增雄健。
卜日携来,赢得头衔先换。
铜花秘玩。
料惯惹、无鱼娇怨。
重相见。
待报杏林春宴
⑴ 《书画见闻录》:高蔚生蕉下蹲猫图,蕉染色,馀皆水墨,猫飞白。《野获编》:六月六日,妇女皆以是日沐发,至于猫犬之属,亦俾沐于河。解缙《题宋徽宗画猫》诗:仙箓从教满石床,花阴睡觉赴云乡。《稽神录》:唐道袭家,夏日大雨,其所蓄猫戏水于檐溜下,,忽尔雷电,化为龙而去。元好问《仙猫洞》诗:同向仙家舐丹鼎,不随鸡犬上青天。《鸟兽续考》:北人常云,猫过金山,则不捕鼠。厌者剪一纸猫,投水中,则不忌。《桯史》:市猫于邻,卜日而致之。《筠廊偶笔》:明大内猫犬皆有官名食俸。《在园杂志》:明内官家饲猫之器,用上号铜质,今宣炉内有名猫食盆者是也。《续墨客挥犀》:龚晃仲自言其祖纪与族人同应进士举,其有众妖竞作。家有一猫,指谓女巫徐姥曰:「吾家百物皆为异,不为异者,惟此猫耳。」于是猫忽人立拱手曰:「不敢。」姥大惊。数日捷音至。
一肩香软,移来画里,无多家具。
小样麒麟,对客几番称汝。
妆台惯住。
莫便把、燕支匀注。
还留待、滴粉如霜,写他眉妩。

除却宣和旧谱。
笑外间依样,几人堪数。
两点危星,空照安身高树。
清琴罢鼓。
问卷轴、倩谁牢护。
听儿女。
布被蒙头学取
⑴ 刘后村跋杨通老移居图:一童子肩猫。麒麟猫诗,林希逸作。陆游诗:颓然对客但称猫。《在园杂志》:猫有染色大红者。《耳谈》:嘉靖中,禁中有猫微青色,惟双眉莹洁,善伺上意,名曰霜眉。后死,敕葬万岁山,阴碑曰虬龙冢。古谚:依样画猫儿。苏文忠画猫自题云:相传危危日,画猫能辟鼠。《湖湘野录》:真净和尚《风穴颂》曰:「五白猫儿爪距狞,养来堂上绝虫行。分明上树安身法,切莫遗言许外甥。」《孔丛子》:孔子鼓琴,闵子闻有幽忧之声,曰:「何感若是?」孔子曰:「是也,见猫方捕鼠,欲其得之,故为之音也。」蔡天启《乞猫》诗:腐儒生计惟黄卷,乞取衔蝉为护持。龚诩《饥鼠》诗:痴儿计拙真可笑,布被蒙头学猫叫。
问西来意,莲花世界,同看经藏。
撤讲僧归,细听禅关敲响。
伊蒲供养。
那用觅、鱼苗分饷。
凭饱去、撩天四脚,蒲萄茵上。

休弄红丝标杖。
便粉鼻呼来,已空情障。
圆满三生,旧事庐州谁访。
芙蓉锦浪。
道只有、好秋堪赏。
开菊酿。
重对綵糕无恙
⑴ 《黄山志》:猫石在莲花洞。《内典》:猫自西方来,佛令守护藏经者。《七修类稿》:杭州真如寺僧蓄一猫,每出诵经,则以锁匙付之。及回时击门,猫乃衔匙出洞交主也。郑德源《香山猫食粥》诗:料是伊蒲三昧熟,不知绕膝诉无鱼。《入蜀记》:过杨罗洑,皆巨鱼,欲觅小鱼饲猫,不可得。元好问诗:但教杀鼠如丘了,四脚撩天一任渠。《江南野史》:曹翰使江南,惟事严重。后主无以为计,韩熙载乃使官妓徐翠筠为民间装饰,红丝标杖,引弄花猫以诱之。《放翁集》有粉鼻诗,注:猫名也。《后山丛谈》:庐州有坐化猫。《画谱》:滕昌祐有芙蓉猫图。陆游诗:綵猫糕上菊初黄。
重环系著,爱摇尾、腾掷香阶,依人驯扰。
取次砧边,窃肉憎他贪饱。
寒村返照。
点缀处、吠声如豹。
倦更向、花阴柳隙,閒眠芳草。

迢递东门大道。
逐狨鞯锦勒,月题霜爪。
搦兔争先,后日恐遭烹了。
如何渠好。
深夜护、双扉幽悄。
频频绕。
莫使俗人轻到。
搓酥滴粉,谁把乌龙,青黄偷塑。
寒食无烟,摇尾知渠何处。
彩丝缚住。
应不吠、桃花月午。
怕待到、石泉榆火,论功烹汝。

长夏困人良苦。
想文园病久,为伊禳取。
上冢归来,黄胖泥孩同贮。
嬉游伴侣。
小胆怯、柳村花坞。
青春暮。
试问寄书能否。
妆楼记就,知是无聊,深沈院宇。
侧辊横眠,亭畔花阴刚午。
绣墅小住。
谁教见、花奴戏舞。
更貌出,薄荷酣后,双睛圆处。

门外珊鞭休去。
尽香温茶熟,小名录取。
箬裹青盐,差有残书烦护。
痴儿騃女。
笑一例、虫鱼笺注。
应知否。
合伴画檐鹦鹉。
买鱼穿柳,将盐裹箬,聘来无价。
锦带云图,共戏绿纱帷下。
鹦哥教打。
但说著、名儿先怕。
初浴过、翠生桃叶,香浓冰麝。

饱卧蔷薇花榭。
渐双睛、圆到夕阳红亚。
小样痴肥,响踏楼头鸳瓦。
衔蝉记画。
笑我独、霜毫嫞把。
新吟罢。
似补海棠诗话⑴。
按:【原注】⑴、梦蕉家兄尝属题寿猫图,不应,戏以子美海棠为喻。
① 暖姝游皋亭山,归以泥猫儿见赠,戏成此调
皋亭山上,衔蝉巧样,装成如虎。
小市连群,也费青钱无数。
跳梁不捕。
便置向、书窗何补。
翻一笑、博人旧事,笙娲盘古。

痴绝秦家娇女。
问等身、金化几分尘土。
函谷轻丸,改作北门长护。
春纤漫抚。
怕粉汗、红糊香污。
西湖路。
黄胖泥孩同塑。
低帷伏枕,重衾恋卧,疏窗清晓。
蜡泪盈盈,小盎菊花香老。
鸟惊树杪。
问昨夜、寒添多少。
起来看、阶前栏外,乱琼纷绕。

嘱付双鬟莫扫。
爱天然、作就画材诗料。
袖手无言,会处翻然成笑。
半生潦倒。
拚一醉、消除怀抱。
凭谁告。
托向美人芳草。
莎村寒雨,冲泥夜返,燖汤新沐。
静掩岩腰,壁火微穿篱绿。
房随石曲。
唤赤脚、彫胡炊熟。
复自起、移灯拈句,巡廊花蹴。

覆顶何惭无竹。
便添墙补槛,休教牛触。
刻意经营,受冻吾庐心足。
汝吟我续。
莫写得、牢愁盈掬。
山窗独。
鹆研薄冰敲玉。
雪狮儿 花寒 清末民国初 · 曾廉
唤人温酒,银屏密坐,围炉犹爇。
共道春来,屈指已经连月。
狂情未歇。
郁万绪、待何人说。
浓云满,杜鹃休更,伤春啼血。
又是花寒时节。
看清明到了,雨还兼雪。
种豆南山,只怕冻残萌蘖。
东风信谲。
忽早旭、纱窗晴热。
曲槛外、万点海棠如缬。
云屏暖 清末民国初 · 易顺鼎
乱山孤骑,危楼暝角,暮天如画。
问酒前村,旗影冻云低亚。
吟魂潇洒。
定绕遍谁家鸳瓦。
天涯客,荒寒赋笔,俊怀慵写。
依约胭脂坡下。
更红炉熨晓,翠尊消夜。
典尽貂裘,空记年时游冶。
风醒雪醉,又看到梅花开也。
还暗惹,一点相思随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