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
词牌列表
喝火令 钦谱
喝火令 调见《琴趣外篇》。

喝火令 双调六十五字,前段五句三平韵,后段七句四平韵 黄庭坚

  见晚情如旧 交疏分已深 舞时歌处动人心 烟水数年魂梦 无处可追寻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昨夜灯前见 重题汉上襟 便愁云雨又难禁 晓也星稀 晓也月西沈 晓也雁行低度 不会寄芳音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此词无他首可校。后段句法,若准前段,则第四句应作“星月雁行低度”,今叠用三“晓也”字,摊作三句,当是体例应然,填者须遵之。
龙谱
喝火令 始见《山谷词》。六十五字,前片三平韵,后片四平韵。

喝火令 定格 黄庭坚

  见晚情如旧 交疏分已深 舞时歌处动人心 烟水数年魂梦 何处可追寻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中仄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


  昨夜灯前见 重题汉上襟 便愁云雨又难禁 晓也星稀 晓也月西沉 晓也雁行低度 不会寄芳音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

历代作品
共110,分4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当代(续上)
吴金水 1963 - ? 三首
魏新河 1967 - ? 一首
卢青山 1968 - ? 一首
谷海鹰 一首
陈初越 1973 - ? 一首
添雪斋 一首
熊盛元 二首
石任之 一首
水枕销残暑,舷窗仰覆庐。
小舟今夕得清娱。
身与碧波摇荡,鱼鸟试相呼。

翠叶连裙幄,娇花腻雪肤。
乱荷成阵倩谁图。
袅袅风轻,袅袅绿杨疏。
袅袅笛声吹梦,一霎到姑苏。
犬吠时喧巷,炊烟静袅空。
小桥人影渐朦胧。
楼外纸灯高挂,低映水波红。

酒味杨梅重,肴甘竹笋浓。
一弯新月照帘栊。
几缕閒愁,几缕市朝慵。
几缕鬓间尘垢,都付槛边风。
碧水涵清暑,虹桥沐晚风。
柳堤携手赏芙蓉。
别后几多思念,七夕寄情浓。

叹我秋来病,缁尘每压胸。
几回窗下误来鸿。
忆里明眸,忆里笑颜红。
忆里鬓云披拂,何日更重逢。
绿静深如梦,青凉俨入门。
白荷花影上衣巾,清极不宜闻。
境异思能共,情真劫更纯。
几番叮嘱即深恩。
莫问行人,莫问送行人。
莫问这轮终始,莫问果和因(莫问行人一句犯韵,姑仍之。)
未见前冬雪,先来此日春。
满天熙日不由人。
闭罢小楼虚阁,沉睡酒初醒。
昨夜裁诗纸,今朝衫上痕。
便空潇洒有谁闻?
退也无门,进也无门,醉也终须回梦,无处问人生。
碧藕漙珠露,红蕉绾客襟。
一年萍迹枉追寻。
风撷辋川清韵,高柳付蝉吟。

欲借观花眼,来修逝水心。
劫尘狂处叩青禽。
几度魂迷,几度怨痕深。
几度梦醒回首,天外响瑶琴。
按:【晦窗评】大作《喝火令》绝佳,写出高怀雅抱,以及迷而复醒之自得。三叠“几度”,极为自然灵动,一结尤妙,大有禅宗机趣;且又切合自己擅琴特徵,真黄绢幼妇之词也,钦佩曷似!《喝火令》词,诚如君言,“极少人填”。现凭手头资料,略作说明,以供参考:一、《钦定词谱》卷十四云:“此词无他首可校。后段句法,若准前段,则第四句应作‘星月雁行度’,今叠用三‘晓也’字,摊作三句,当是体例应然,填者须遵之。”二、《词律》卷九:“按:此调前后相同,不应中多二句,恐前有脱落。”晦窗按:黄山谷《琴趣外篇》上片结句作“烟水数年梦魂无处可追寻。”万树在《词律》注中曰“梦魂当是魂梦,则可断句,与后结同矣。或谓前后自是各异,前段原于‘数年’分句,‘梦魂’下乃七字句耳。然观两起处相同,而‘无处’下五字与‘不会’下五字亦合,当以‘魂梦’为是。”龙榆生先生采万红友说,为绝大多数人所接受;君按《唐宋词格律》即可,无须守四声也。现录两首清人此调,以供参考:刘炳照《喝火令》“酒醒诗魂瘦,灯昏旅梦残。孤眠已觉客情单。底事东风犹作十分寒? 陌上兰期缓,堤边柳色閒。谁教孤负艳阳天?惆怅萼开,惆怅月将圆。惆怅无人携手,同倚画阑看。”龚元凯《喝火令》“积雨苔如梦,当风柳未丝。黄鹂三请怯搴帷。为道咽寒铜笛,声涩不堪吹。 风信番番误,年光故故催。好春已过杏花期。可奈新花,不上旧年枝。可奈旧年枝上,又到落花时。”其句法、格律与山谷略有不同,可仔细对照。试奉和一首如下:《喝火令 海鹰卅七初度,即次其自寿韵》“闹市灯如海,幽窗月满襟。辋川烟水梦边寻。空对雪中蕉影,惆怅自清吟。 纵有弥天雾,难移向佛心。梵钟遥唤倦飞禽。了却虚名,了却宿缘深。了却一身诗债,独抚七弦琴。”
吾囧萌萌哒,嬉皮自乐天。
摊骹舞手惹人怜。
脑后一根小辫,盘个小圈圈。

昨被爹娘哄,参加小四班。
沦为群众太熬煎。
我要涂鸦,我要打秋千。
我要揾回真我,不上幼儿园。
注:摊骹舞手:福州方言,意为手舞足蹈。
(2014年,广州)
喝火令(癸未十一月初十(2003-12-3)) 当代 · 添雪斋
大梦穿何处,枯心片片零。
立于幻灭看今生。
无数怆惶飘舞,无数死魂灵。

触及风前地,沉埋寂寞形。
一些低调暗中萦。
血色斜阳,血色冷如冰。
血色漠然依旧,渗透夜冥冥。
雾敛遥山黛,香迷浅濑荷。
晚风吹送采莲歌。
声绕碧云深处,惊起白天鹅。

浊酒销愁尽,轻舟载梦多。
水仙休笑醉颜酡。
我自狂吟,我自舞婆娑。
我自举杯邀月,惝恍下星娥。
闹市灯如海,幽窗月满襟。
辋川烟水梦边寻。
空对雪中蕉影,惆怅自清吟。

纵有弥天雾,难移向佛心。
梵钟遥唤倦飞禽。
了却虚名,了却宿缘深。
了却一身诗债,独抚七弦琴。
甚处追前味,醒时已惘然。
愁丝织梦窄难穿。
记得二年蕉鹿,弹指解情禅。

眉目依稀在,心花次第寒。
镜中身世蜕中蝉。
减了蘋波,减了木兰船。
减了木兰船上,是我旧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