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句:
詞牌列表
蝶戀花 欽譜
蝶戀花 唐教坊曲。本名《鵲踏枝》,宋晏殊詞改今名。《樂章集》注“小石調”,趙令畤詞注“商調”,《太平樂府》注“雙調”。馮延巳詞有“楊柳風輕,展盡黃金縷”句,名《黃金縷》。趙令畤詞有“不卷珠簾,人在深深院”句,名《卷珠簾》。司馬槱詞有“夜凉明月生南浦”句,名《明月生南浦》。韓淲詞有“細雨吹池沼”句,名《細雨吹池沼》。賀鑄詞名《鳳棲梧》,李石詞名《一籮金》,衷元吉詞名《魚水同歡》,沈會宗詞名《轉調蝶戀花》。

蝶戀花 雙調六十字,前後段各五句、四仄韻 馮延巳

  六曲闌干偎碧樹 楊柳風輕 展盡黃金縷 誰把鈿箏移玉柱 穿簾海燕雙飛去 
  中仄中平平仄仄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平平仄

  滿眼遊絲兼落絮 紅杏開時 一霎清明雨 濃睡覺來鶯亂語 驚殘好夢無尋處 
  中仄中平平仄仄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平平仄


此詞為《蝶戀花》正體,宋元人俱如此填。 馮詞別首前段起句“霜落小園瑤草短”,“霜”字平聲,“小”字仄聲。第二、三句“瘦葉和風,惆悵芳時換”,“瘦”字仄聲,“惆”字平聲。第四句“舊恨新愁都不管”,“舊”字仄聲,“新”字平聲。第五句“捲簾雙鵲驚飛去”,“卷”字仄聲,“雙”字平聲。後段起句“心若垂楊千萬縷”,“心”字平聲。又一首“淚眼倚樓頻獨語”,“倚”字仄聲。第二句“水闊花飛”,“水”字仄聲。第三句又一首“齊奏雲和曲”,“齊”字平聲。第四句“忽憶當年歌舞伴”,“忽”字仄聲,“當”字平聲。結句“晚來雙臉啼痕滿”,“晚”字仄聲,“雙”字平聲。譜內可平可仄據此。至杜安世詞前段起句“秋日樓臺在空際”,“在”字微拗。李石詞前段起句“武陵春色濃如酒”,平仄全異。宋元人無如此填者,恐彙參作圖,其體莫辨,附注於此,填者審之。

格二 雙調六十字,前後段各五句、四仄韻 沈會宗

  漸近朱門香夾道 一片笙歌 依約樓臺杪 野色和煙滿芳草 溪光曲曲山回抱 
  中仄平平平仄仄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仄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仄

  物華不逐人間老 日日春風 在處花枝好 莫恨雲深路難到 劉郎可惜歸來早 
  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中仄中平中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仄


此詞與馮詞同,惟前後段第四句及換頭句平仄異。《樂府雅詞》名《轉調蝶戀花》。轉調者,移宮換羽,轉入別調也,字句雖同,音律自異,故另分列。 按沈詞別首“溪上清明”詞及杜安世“整頓雲鬟”詞、“池上新秋”詞,賀鑄“桃葉園林”詞、“排辦張燈”詞,張元幹“祥景飛光”詞及魏氏“記得來時”詞,俱與此同,可以參校。 沈詞別首前段起句“溪上清明初過雨”,“溪”字平聲。第二、三句“春色無多,葉底花如許”,“春”字平聲,“葉”字仄聲。第四句“輕暖時聞燕雙語”,“輕”字平聲。第五句“等閒飛入誰家去”,“等”字仄聲,“飛”字平聲。杜詞後段起句“新翻歸翅雲間燕”,“新”字、“歸”字俱平聲。第二句“金縷衣寬”,“金”字平聲。賀詞第四句“離索年多故人少”,“離”字平聲。魏詞“淚濕海棠花枝處”,“海”字仄聲,“花”字平聲。沈詞別首第五句“綠楊風裏黃昏鼓”,“綠”字仄聲,“風”字平聲。譜內可平可仄據此。至杜安世“別浦遲留”詞與“任在蘆花”詞,兩結句亦拗體者,又與此微異,因字句悉同,注明不另錄。

格三 雙調六十字,前段五句兩叶韻、兩仄韻,後段五句四仄韻 石孝友

  別來相思無限期 欲說相思 要見終無計 擬寫相思持送伊 如何盡得相思意 
  仄平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眼底相思心裏事 縱把相思 寫盡憑誰寄 多少相思都做淚 一齊淚損相思字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


此亦與馮詞同,惟前段平仄韻互叶異。 按此詞“期”字、“伊”字在平聲四支部,餘皆上聲四寘部、去聲四紙部中字也,即古韻所謂本部三聲叶者。宋詞間用古韻,與《中原音韻》純乎北音者不同。
龍譜
蝶戀花 又名《鵲踏枝》、《鳳栖梧》。唐教坊曲。《樂章集》、《張子野詞》幷入“小石調”,《清眞集》入“商調”。趙令畤有《商調蝶戀花》,聯章作《鼓子詞》,詠《會眞記》事。雙調,六十字,上下片各四仄韻。

蝶戀花 定格 馮延巳

  蕭索清秋珠淚墜 枕簟微凉 展轉渾無寐 殘酒欲醒中夜起 月明如練天如水 
  中仄中平平仄仄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平平仄

  階下寒聲啼絡緯 庭樹金風 悄悄重門閉 可惜舊歡攜手地 思量一夕成憔悴 
  中仄中平平仄仄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平平仄

歷代作品
共2687,分73頁顯示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續上)
杨无咎 (4首)
杨泽民 (4首)
柳永 (3首)
欧阳修 (20首)
蝶恋花 其一 曾韵鞋词(宋·杨无咎)  顯示自動注釋

端正纤柔如玉削。窄袜宫鞋,暖衬吴绫薄。掌上细看才半搦。

巧偷强夺尝春酌。

稳称身材轻绰约。微步盈盈,未怕香尘觉。试问更谁如样脚。

除非借与嫦娥著。


蝶恋花 其二 牛楚(宋·杨无咎)  顯示自動注釋

春睡腾腾长过午。楚梦云收,雨歇香风度。起傍妆台低笑语。

画檐双鹊尤偷顾。

笑指遥山微敛处。问我清癯,莫是因诗苦。不道别来愁几许。

相逢更忍从头诉。


蝶恋花 其三(宋·杨无咎)  顯示自動注釋

昔在仁皇当极治。南极星宫,曾降为嘉瑞。犹有画图传好事。

身材只恐君今是。

对酒不妨同看戏他日功名,晏子堪为比。更愿远孙逢九世。

安排君在鸡窠里。


蝶恋花 其四(宋·杨无咎)  顯示自動注釋

万里无云秋色静。上下天光,共水交辉映。坐对冰轮心目莹。

此身不在尘寰境。

扑漉文禽飞不定。勾引离人,分外添归兴。来往悠悠重记省。

夜阑人散花移影。


蝶恋花 其一 柳(宋·杨泽民)  顯示自動注釋

腊尽江南梅发後。万点黄金,娇眼初窥牖。曾见渭城人劝酒。

嫩条轻拂传杯手。

料峭东风寒欲透。暗点轻烟,便觉添疏秀。莫道故人今白首。

人虽有故心无旧。


蝶恋花 其二(宋·杨泽民)  顯示自動注釋

初过元宵三五後。曲槛依依,终日摇金牖。瘦损舞腰非为酒。

长条聊赠垂鞭手。

几叶小梅春已透。信是风流,占尽人间秀。走马章台还举首。

可人标韵强如旧。


蝶恋花 其三(宋·杨泽民)  顯示自動注釋

寂寞春残花谢後。落絮轻盈,点点穿风牖。浓绿阴中人卖酒。

凉生午扇都停手。

叶密啼莺飞不透。要咏清姿,除是凭才秀。往日周郎为唱首。

今将高韵重翻旧。


蝶恋花 其四(宋·杨泽民)  顯示自動注釋

百卉千花都绽後。浥露依风,翠影笼芳牖。杏脸桃腮匀著酒。

青红相映如携手。

一段帘丝风约透。妆点亭台,表里俱清秀。几度长堤频矫首。

青青颜色新如旧。


凤栖梧 其一(宋·柳永)  顯示自動注釋

帘下清歌帘外宴。虽爱新声,不见如花面。牙板数敲珠一串,梁尘暗落琉璃盏。

桐树花深孤凤怨。渐遏遥天,不放行云散。坐上少年听不惯,玉山未倒肠先断。


蝶恋花 其二(宋·柳永)  顯示自動注釋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

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

为伊消得人憔悴。


凤栖梧 其三(宋·柳永)  顯示自動注釋

蜀锦地衣丝步障。屈曲回廊,静夜闲寻访。玉砌雕阑新月上,朱扉半掩人相望。

旋暖熏炉温斗帐。玉树琼枝,迤逦偎傍酒力渐浓春思荡,鸳鸯绣被翻红浪。


蝶恋花(宋·欧阳修)  顯示自動注釋

腊雪初销梅蕊绽。梅雪相和,喜鹊穿花转。睡起夕阳迷醉眼。

新愁长向东风乱。

瘦觉玉肌罗带缓。红杏梢头,二月春犹浅。望极不来芳信断。

音书纵有争如见。


蝶恋花 其一(宋·欧阳修)  顯示自動注釋

帘幕东风寒料峭。雪里香梅,先报春来早。红蜡枝头双燕小。

金刀剪彩呈纤巧

旋暖金炉薰蕙藻。酒入横波,困不禁烦恼绣被五更春睡好。

罗帏不觉纱窗晓。


蝶恋花(宋·欧阳修)  顯示自動注釋

几度兰房听禁漏。臂上残妆,印得香盈袖。酒力融融香汗透。

春娇入眼横波溜。

不见些时眉已皱。水阔山遥,乍向分飞後。大抵有情须感旧。

肌肤拼为伊销瘦。


蝶恋花(作者或为晏殊)(宋·欧阳修)  顯示自動注釋

帘幕风轻双语燕。午後醒来,柳絮飞撩乱。心事一春犹未见。

红英落尽青苔院

百尺朱楼闲倚遍。薄雨浓云,抵死遮人面。羌管不须吹别怨

无肠更为新声断


蝶恋花(宋·欧阳修)  顯示自動注釋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評注(點擊查看或隱藏評注)
[1]几许:多少。
[2]堆烟:形容杨柳浓密。
[3]玉勒:玉制的马衔。雕鞍:精雕的马鞍。游冶处:指歌楼妓院。
[4]章台:汉长安街名。《汉书·张敞传》有“走马章台街”语。唐许尧佐《章台柳传》,记妓女柳氏事。后因以章台为歌妓聚居之地。
[5]乱红:落花。

此词写暮春闺怨,一起一结颇受推赏。“庭院”深深,“帘幕”重重,更兼“杨柳堆烟”,既浓且密——生活在这种内外隔绝的阴森、幽遂环境中,女主人公身心两方面都受到压抑与禁锢。叠用三个“深”字,写出其遭封锁,形同囚居之苦,不但暗示了女主人公的孤身独处,而且有心事深沉、怨恨莫诉之感。因此,李清照称赏不已,曾拟其语作“庭院深深”数阕。显然,女主人公的物质生活是优裕的。但她精神上的极度苦闷,也是不言自明的。
“玉勒雕鞍”以下诸句,逐层深入地展示了现实的凄风苦雨对其芳心的无情蹂躏:情人薄幸,冶游不归;春光将逝,年华如水。篇末“泪眼问花”,实即含泪自问。花不语,也非回避答案,“乱花飞过秋千去”,不是比语言更清楚地昭示了她面临的命运吗?在泪光莹莹之中,花如人,人如花,最后花、人莫辨,同样难以避免被抛掷遗弃而沦落的命运。这种完全用环境来暗示和烘托人物思绪的笔法,深婉不迫,曲折有致,真切地表现了生活在幽闭状态下的贵族少归难以明言的内心隐痛。
当然,溯其渊源,此前,温庭筠有“百舌问花花不语”(《惜春词》)句,严恽也有“尽日问花花不语”(《落花》)句,欧阳修结句或许由此脱化而来,但不独语言更为流美,意蕴更为深厚,而且境界之浑成与韵味之悠长,也远过于温、严原句。

【集评】

李清照《词序》:欧阳公作《蝶恋花》有“庭院深深深几许”之句,予酷爱之,用
其语作庭院深深数阕。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词帘深楼迥及“乱红飞过”等句,殆有寄托,不
仅送春也。或见《阳春集》。李易安定为六一词。易安云:
“此词余极爱之。”乃作“庭院深深”数阕,其声即旧《临江仙》也。
毛先舒《古今词论》:永叔词云“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此可谓层
深而浑成。何也?因花而有泪,此一层意也;因泪而问花,此一层意也;花竟不语,此
一层意也;不但不语,且又乱落,飞过秋千,此一层意也。人愈伤心,花愈恼人,语愈
浅而意愈入,又绝无刻画费力之迹,谓非层深而浑成耶?
这首词以生动的形象 、清浅的语言,含蓄委婉、深沉细腻地表现了闺中思妇复杂的内心感受,是闺怨词中传诵千古的名作。
此词首句“深深深”三字,其用叠字之工,致使全词的景写得深,情写得深,由此而生深远之意境。词人首先对女主人公的居处作了精心的描绘。“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这两句,似乎是一组电影摇动镜头,由远而近,逐步推移,逐步深入。随着镜头所指,先是看到一丛丛杨柳从眼前移过。“杨柳堆烟 ”,说的是早晨杨柳笼上层层雾气的景象 。着一“ 堆 ”字,则杨柳之密,雾气之浓,宛如一幅水墨画 。随着这一丛丛杨柳过去 ,词人又把镜头摇向庭院,摇向帘幕。这帘幕不是一重,而是过了一重又一重。究竟多少重,他不作琐屑的交代,一言以蔽之曰“无重数 ”。“ 无重数”,即无数重。一句“无重数”,令人感到这座庭院简直是无比幽深。至此,作者用一句“玉勒雕鞍游冶处”,宕开一笔,把视线引向她丈夫那里;然后折过笔来写道:“楼高不见章台路”。原来这词中女子正独处高楼,她的目光正透过重重帘幕、堆堆柳烟,向丈夫经常游冶的地方凝神远望。
词的上片着重写景,但“一切景语,皆情语也”(王国维《人间词话》),在深深庭院中,已宛然见到一颗被禁锢的与世隔绝的心灵。词的下片着重写情,雨横风狂,催送着残春,也催送女主人公的芳年。她想挽留住春天,但风雨无情,留春不住。于是她感到无奈:“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只好把感情寄托到命运同她一样的花上。这两句包含着无限的伤春之感。清人毛先舒评曰:“‘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此可谓层深而浑成。”(王又华《古今词论》引)他的意思是说语言浑成与情意层深往往是难以兼具的,但欧词这两句却把它统一起来。这两句情感层次如下:第一层写女主人公因花而有泪 。见花落泪 ,对月伤情,是古代女子常有的感触。此刻女子正在忆念走马章台(汉长安章台街,后世借以指游冶之处)的丈夫,可是望而不可见,眼中唯有在狂风暴雨中横遭摧残的花儿,由此联想到自己的命运,不禁伤心泪下。第二层是写因泪而问花。泪因愁苦而致,势必要找个发泄的对象。这个对象此刻已幻化为花,或者说花已幻化为人。于是女主人公向着花儿痴情地发问。第三层是花儿在一旁缄默,无言以对。紧接着词人写第四层:花儿不但不语,反而象故意抛舍她似地纷纷飞过秋千而去 。人儿走马章台,花儿飞过秋千 ,有情之人 、无情之物对她都报以冷漠 ,怎能不让人伤心 !这种借客观景物的反应来烘托 、反衬人物主观感情的写法,正是为了深化感情。
词人一层一层深挖感情,并非刻意雕琢,而是象竹笋有苞有节一样 ,自然生成,逐次展开,在自然浑成、浅显易晓的语言中,蕴藏着深挚真切的感情。
这首词意境深远。词中写景写情,而景与情又是那样的融合无间 ,浑然天成 ,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意境。词人刻画意境也是有层次的。从环境来说,它是由外景到内景,以深邃的居室烘托深邃的感情,以灰暗凄惨的色彩渲染孤独伤感的心情。从时间来说,上片是写浓雾弥漫的早晨 ,下片是写风狂雨暴的黄昏,由早及晚,逐次打开人物的心扉。过片三句,近人俞平伯评曰 :“‘三月暮’点季节,‘风雨’点气候,‘黄昏’点时刻,三层渲染,才逼出‘无计’句来。”(《 唐宋词选释 》)暮春时节,风雨黄昏;闭门深坐,情尤怛恻。个中意境,仿佛是诗,但诗不能写其貌;是画,但画不能传其神;唯有通过这种婉曲的词笔才能恰到好处地勾画出来。尤其是结句,近人王国维认为这是一种“ 有我之境”。所谓“有我之境”,便是“ 以我观物 ,故物皆著我之色彩”(《人间词话》)。也就是说,花儿含悲不语,反映了词中女子难言的苦痛;乱红飞过秋千,烘托了女子终鲜同情之侣 、怅然若失的神态。而情思之绵邈,意境之深远,尤令人神往。

蝶恋花(宋·欧阳修)  顯示自動注釋

百种相思千种恨。早是伤春,那更春醪困。薄倖辜人终不愤。

何时枕畔分明问。

懊恼风流心一寸。强醉偷眠,也即依前闷。此意为君君不信。

泪珠滴尽愁难尽。


蝶恋花(宋·欧阳修)  顯示自動注釋

海燕双来归画栋。帘影无风,花影频移动。半醉腾腾春睡重。

绿鬟堆枕香云拥。

翠被双盘金缕凤。忆得前春,有个人人共。花里黄莺时一弄。

日斜惊起相思梦。


蝶恋花(宋·欧阳修)  顯示自動注釋

一掬天和金粉腻。莲子心中,自有深深意。意密莲深秋正媚。

将花寄恨无人会。

桥上少年桥下水。小棹归时,不语牵红袂。浪溅荷心圆又碎。

无端欲伴相思泪。


蝶恋花 其五(宋·欧阳修)  顯示自動注釋

面旋落花风荡漾。柳重烟深,雪絮飞来往。雨後轻寒犹未放。

春愁酒病成惆怅。

枕畔屏山围碧浪。翠被华灯,夜夜空相向。寂寞起来褰绣幌。

月明正在梨花上。


蝶恋花 其七(宋·欧阳修)  顯示自動注釋

永日环堤乘彩舫。烟草萧疏,恰似晴江上。水浸碧天风皱浪。

菱花荇蔓随双桨。

红粉佳人翻丽唱惊起鸳鸯,两两飞相向。且把金尊倾美酿。

休思往事成惆怅。


蝶恋花 其八(宋·欧阳修)  顯示自動注釋

越女采莲秋水畔。窄袖轻罗,暗露双金钏。照影摘花花似面。

芳心只共丝争乱。

鸂鶒滩头风浪晚。雾重烟轻,不见来时伴。隐隐歌声归棹远。

离愁引著江南岸。

評注(點擊查看或隱藏評注)
此词以通俗的语言 、鲜明的形象、明快的节奏,曲折深婉地表现了越女采莲的动人情景。
起首三句即点明人物身份和活动环境,仿佛令人看到一群少女在美丽的荷塘里,用灵巧的双手采撷莲花。她们的衣着颇与文献记载相符——据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一四六《 乐考 》云:宋时教坊有采莲舞队,舞女们均“衣红罗生色绰子(套衫),系晕裙,戴云鬟髻,乘彩船,执莲花”。这里词人只是抓住舞女服饰的一部分,便把她们的绰约丰姿、婀娜舞态勾勒出来,笔法至为简练。“暗露双金钏”一句写得更好,富有一种含蓄的美、朦胧的美。玉腕上的金钏时隐时露,闪闪烁烁,便有一种妙不可言的美感,若是完全显露出来,即毫无意味了。以下两句分别写采莲姑娘的动作和表情,在明白晓畅的语言中蕴藏着美好的形象和美好的感情,语浅意深,以俗为雅。以荷花比女子 ,在唐宋词中屡见不鲜。李珣《临江山》云:“强整娇姿临宝镜,小池一朵芙蓉。”陈师道《菩萨蛮》云:“玉腕枕香腮,荷花藕上开。”但它们都离开了荷塘的特定环境,没有具体的形象作为陪衬,而且格调不高。这里的“ 照影摘花花似面 ”,俗中见雅,形象逼真。它的精神实质是较高雅的,可以娱悦和陶冶人们的性情。就意义来讲,这句话写的是采莲女子先是临水照影,接着伸手采莲,然后感到花如人面,不忍去摘。由于层次多,动作性也很强,故很容易揭示人物的内在感情。“芳心只共丝争乱 ”一句,便是表现人物的内心矛盾。芳心,是形容姑娘们美好的心灵。“丝”字指采摘莲花拗断莲梗时从断口中拉出来的丝,即温庭筠《达摩支曲》所云“拗莲作寸丝难绝”的丝。随事生发,信手拈来,以此丝之乱拟彼心之乱,构想绝妙。
下片场面渐渐变得紧张。天晚了,起风了,荷塘上涌起阵阵波涛。采莲船在风浪中颠簸、挣扎,有的竟被风浪冲散,似乎只剩下一个采莲姑娘。“鸂鶒滩头风浪晚”七个字渲染出一种紧张气氛。鸂鶒是一种类似鸳鸯的水鸟,而色多紫,性喜水上偶游,故又称紫鸳鸯 。接着词笔转而写采莲姑娘寻找失散的伙伴。
“露重烟轻”,是具体地描绘暮色。此时天幕渐渐暗下来,暮色苍茫,能见度极低,也许失散的伙伴相去不远,但采莲姑娘却找不到她们。其焦急之情,仓皇之状,令人可以想见。
在结尾之前,词情有一个跳跃,上面说姑娘在寻找伙伴,但到底找到了没有,词人未作具体交代。根据“ 隐隐歌声归棹远 ”一句来看,她们已快乐地回家,当然是找到了;而“离愁引著江南岸”,则似若有所失,又象是没有找到 。境界迷离惝恍 ,启人遐想,曲终而味永,正是这首词的妙处。

蝶恋花 其九(宋·欧阳修)  顯示自動注釋

水浸秋天风皱浪。缥缈仙舟,只似秋天上。和露采莲愁一饷。

看花却是啼妆样。

折得莲茎丝未放。莲断丝牵,特地成惆怅。归棹莫随花荡漾。

江头有个人相望。


蝶恋花 其十一(宋·欧阳修)  顯示自動注釋

独倚危楼风细细。望极离愁,黯黯生天际。草色山光残照里。

无人会得凭阑意。

也拟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饮还无味。衣带渐宽都不悔。

况伊销得人憔悴。


蝶恋花 其十三(宋·欧阳修)  顯示自動注釋

翠苑红芳晴满目。绮席流莺,上下长相逐。紫陌闲随金轹辘。

马蹄踏遍春郊绿。

一觉年华春梦促。往事悠悠,百种寻思足。烟雨满楼山断续。

人闲倚遍阑干曲。


蝶恋花 其十四(宋·欧阳修)  顯示自動注釋

小院深深门掩亚寂寞珠帘,画阁重重下。欲近禁烟微雨罢。

绿杨深处秋千挂。

傅粉狂游犹未舍。不念芳时,眉黛无人画。薄幸未归春去也。

杏花零落香红谢。


蝶恋花 其十五(宋·欧阳修)  顯示自動注釋

欲过清明烟雨细。小槛临窗,点点残花坠。梁燕语多惊晓睡。

银屏一半堆香被。

新岁风光如旧岁。所恨征轮,渐渐程迢递。纵有远情难写寄。

何妨解有相思泪。


蝶恋花 其十六(宋·欧阳修)  顯示自動注釋

画阁归来春又晚。燕子双飞,柳软桃花浅。细雨满天风满院。

愁眉敛尽无人见。

独倚阑干心绪乱。芳草芊绵,尚忆江南岸。风月无情人暗换。

旧游如梦空肠断。


蝶恋花 其十七(宋·欧阳修)  顯示自動注釋

尝爱西湖春色早。腊雪方销,已见桃开小。顷刻光阴都过了。

如今绿暗红英少。

且趁馀花谋一笑。况有笙歌,艳态相萦绕。老去风情应不到。

凭君剩把芳尊倒。


蝶恋花 其二 咏枕儿(宋·欧阳修)  顯示自動注釋

宝琢珊瑚山样瘦。缓髻轻拢,一朵云生袖。昨夜佳人初命偶。

论情旋旋移相就。

几叠鸳衾红浪皱。暗觉金钗,磔磔声相扣。一自楚台人梦後。

凄凉暮雨沾裀绣。


鹊踏枝/蝶恋花(宋·欧阳修)  顯示自動注釋

一曲尊前开画扇。暂近还遥,不语仍低面。直至情多缘少见。

千金不直双回眄。

苦恨行云容易散。过尽佳期,争向年芳晚。百种寻思千万遍。

愁肠不似情难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