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
词牌列表
茶瓶儿 钦谱
茶瓶儿 调见《花庵词选》。始自北宋李元膺,至南宋赵彦端、石孝友二家,又摊破两结句法,减去两起句字,自成新声。

茶瓶儿 双调五十六字,前段五句四仄韵,后段五句五仄韵 李元膺

  去年相逢深院宇 海棠下 曾歌金缕 歌罢花如雨 翠罗衫上 点点红无数 
  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今岁重寻携手处 空物是人非春暮 回首青云路 乱英飞絮 相逐东风去 
  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


此词无别首可校。后采赵、石二词,其源虽出于此,然句读不同,音律亦变,未可参校。旧谱混注平仄者误。 《词律》以后结“絮”字非韵,不知前句不押韵后句押韵者词中尽多,若在换头后结更多。盖词以韵为拍,过变曲终,不妨多加拍也。

格二 双调五十四字,前后段各四句、四仄韵 赵彦端

  淡月华灯春夜 送东风 柳烟梅麝 宝钗宫髻连娇马 似记得 帝乡游冶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


  悦亲戚之情话 况溪山 坐中如画 淩波微步人归也 看酒醒 凤鸾谁跨 
  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


此词两起句照李词各减去一字,其第三、第四、第五句又破作两句,虽字数同,而句法已不同矣。

格三 双调五十四字,前段四句四仄韵,后段五句四仄韵、一叠韵 石孝友

  相对盈盈一水 多声价 问名得字 刚能见也还抛弃 孤负了 万红千翠 
  中仄中平中仄中中仄仄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


  留无计 来无计 闷厌厌 几何况味 而今若没些儿事 却枉了 做人一世 
  平平仄平中仄仄平中仄平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中仄


此词旧多脱误,今照《词纬》本校正。《花草粹编》有梁意娘词,与此同。 梁词前段第一句“满地落花铺绣”,“满”字、“落”字俱仄声,“铺”字平声。第二句“正丽色、著人如酒”,“正”字、“丽”字俱仄声,“如”字平声。第三句“晓莺窗外啼杨柳”,“晓”字仄声,“窗”字平声。后段第二句“音信悄”,“信”字仄声。第三句“那堪是、昔年时候”,“是”字仄声,“时”字平声。第四句“盟言孤负知多少”,“孤”字平声。结句“对好景、顿成消瘦”,“消”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
历代作品
梁意娘 一首
石孝友 一首
李元膺 一首
赵彦端 1121 - 1175 一首
王哲 一首
屈大均 1630 - 1696 一首
董元恺 1630 - 1687 一首
陈维崧 1631 - 1688 一首
刘嗣绾 1762 - 1820 一首
邹祗谟 一首
顾太清 1799 - 1877 一首
朱祖谋 1857 - 1931 一首
近现代
汪东 1890 - 1963 一首
茅于美 1920 - 1998 一首
满地落花铺绣。
春色著人如酒。
晓莺窗外啼杨柳。
愁不奈、两眉频皱。
关山杳。
音尘悄。
那堪是、昔年时候。
盟言辜负知多少。
对好景、顿成消瘦。
相对盈盈一水。
多声价、开中得字。
刚能见也还抛弃。
负了万红千翠。
留无计。
来无计。
□□□、成何况味。
而今若没些儿事。
却枉了、做人一世。
去年相逢深院宇。
海棠下、曾歌金缕。
歌罢花如雨。
翠罗衫上,点点红无数。

今岁重寻携手处。
空物是、人非春暮。
回首青门路。
乱红飞絮,相逐东风去。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澹月华灯春夜。送东风、柳烟梅麝。
宝钗宫髻连娇马。似记得、帝乡游冶。

悦亲戚之情话。况溪山、坐中如画。
凌波微步人归也。看酒醒、凤鸾谁跨。
孝顺先知金母。
更无能、背爹寻父。
朝朝供养排簋簠。
便认得、自家宗祖。
呼儿女。
骑龙虎。
正好与神为主。
惺惺奉侍归紫府。
也管录、姓名仙簿。
正峭寒时人独卧。
雪吹乱、纷纷风簸。
花细难成朵。
锦衾空冷,一片层冰裹。

天遣多情真苦我。
更白发、催人无那。
草草青春过。
酒慵花惰,但掩窗儿坐。
新制凌家岕线。碾玉尘、月团千片。
倾琼蕊色香兼擅。映入幽兰葱茜。
寒泉溅、乳花泫。冰瓷春满。
松风小啜过阳羡。月冷空、江声断。
按:凌家岕线又名凌家茶
绿罨苕溪顾渚,拍茶妇、绣裙如雨。
携香茗,轻盈笑语。
记得鲍娘一赋。
邀陆羽,煎花乳,红闺日暮。
玉山半醉绡帏护,且消酪奴佳趣。
注:鲍令晖有《香茗赋》。
帘阁春阴如酿。个云烟、有人供养。
云蓝袖写新诗唱。记得在、绿天天上。

别来暮寒无恙。听茶声、易成惆怅。
风前只看薰香像。早瘦到、篆烟模样。(蕉阴茗话)
水味中泠第一。唤双鬟、点来新叶。
正蟹眼鱼针初歇。搀入兰花清色。
小鬟怯、擎杯涩。银瓶作汲。
阿郎到底相如渴。应罚做、王朗水厄。
病里闲愁如织。
落花残、小庭人寂。
倦梳慵裹浑无力。
恰寄到、雨前新叶。
慰消渴情何极。
泛清芬、者般颜色。
绿尘飞盏,碧香生颊。
风定处、竹垆烟直。
按:【录注】按谱“绿尘飞盏,碧香生颊”句应为七字一句,如“绿尘飞盏香生颊”已能达词意,疑似刻录者妄添字,将一句断为对偶二句。从语法的角度看,“碧”字无法修饰“香”,因而也无着落处。
十载轻衫尘涴。
逗乡心、玉梅疏朵。
花魂谁与招清些,便料理、五湖单舸。

雪窗月明愁卧。
梦东风、灞桥春锁。
熏笼偎夜培残火。
尚暖得、数椒红破。
翠阴蒙茸闻杜宇。
晓寒凝、轻烟如缕。
千丈芙蓉浦。
画船风快,两两三三去。

怊怅重经游冶处。
浑不见、当时蛮素。
从此休回顾。
醉襟啼涴,閒杀西城路。
春深春残春逝去。
山泽畔、行吟无据。
独夜迷归路。
一星如月,桥上空凝伫。

桥下星浸光一掬,有流水、及时相语。
肯为相留否?
万荷倾盖,相候还如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