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
词牌列表
西江月 钦谱
西江月 唐教坊曲名。《乐章集》注“中吕宫”。欧阳炯词有“两岸蘋香暗起”句,名《白蘋香》。程珌词名《步虚词》。王行词名《江月令》。

西江月 双调五十字,前后段各四句,两平韵、一叶韵 柳永

  凤额绣帘高卷 兽镮朱户频摇 两竿红日上花梢 春睡恹恹难觉 
  中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


  好梦枉随飞絮 閒愁浓胜香醪 不成雨暮与云朝 又是韶光过了 
  中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


此调始于南唐欧阳炯,前后段两起句俱叶仄韵,自宋苏轼、辛弃疾外,填者绝少,故此词必以柳词为正体。沈伯时《乐府指迷》云:“《西江月》第二句平声韵,第四句就平声切去押仄韵,如平声押‘东’字,仄声须押‘董、冻’字韵,不可随意押入他韵。”其说正与柳词体合。若吴词之两段各韵,欧词之添字,赵词之不叶韵,皆变体也。 前段第四句,晏几道词“晓镜心情更懒”,“更”字仄声。后段第三句,司马光词“笙歌散后酒微醒”,“笙”字平声。末句,欧阳炯词“犹占凤楼春色”,“凤”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之,馀参下词。

格二 双调五十字,前后段各四句,两平韵、两叶韵 苏轼

  点点楼头细雨 重重江外平湖 当年戏马会东徐 今日凄凉南浦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


  莫恨黄花未吐 且教红粉相扶 酒阑不必看茱萸 俯仰人间今古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


此词两起句俱叶仄韵,欧阳炯“水上鸳鸯”词、辛弃疾“贪数明朝”词即此体也,其可平可仄与柳词同,故不复注。 按欧词韵,以“力”、“色”叶“衣”、“眉”、“期”、“枝”,盖遵古韵“陌”、“锡”、“职”通“寘”、“未”,以四支无入声也,不若苏词韵之“虞”、“麌”、“遇”本部三声者为合法,故采苏词为谱。

格三 双调五十字,前后段各四句,两平韵、一叶韵 吴文英

  枝袅一痕雪在 叶藏几豆春浓 玉奴最晚嫁春风 来结梨花幽梦 
  平仄仄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


  香力添熏罗被 瘦肌犹怯冰绡  绿阴青子老溪桥 羞见东邻娇小  
  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


此与柳词同,惟前后段各韵异。周紫芝“池面风翻”词正与之合。

格四 双调五十一字,前后段各四句,两平韵、两仄韵 欧阳炯

  月映长江秋水  分明冷浸星河  浅沙汀上白云多 雪散几丛芦苇  
  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扁舟倒影寒潭里  烟光远罩轻波  笛声何处响渔歌 两岸蘋香暗起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


此见《尊前集》,换头句较“水上鸳鸯”词多一字,但此词押韵,又与诸家不同。 按古韵从无“五歌”通“四寘”之例,此盖以“苇”、“起”押“水”、“里”,“多”、“歌”押“河”、“波”也。唐人有间押之法,采以备体。

格五 双调五十六字,前后段各四句、三平韵 赵以仁

  夜半沙痕依约 雨馀天气溟蒙 起行微月遍池东 水影浮花 花影动帘栊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量减难追醉白 恨长莫尽题红 雁声能到画楼中 也要玉人 知道有秋风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此词两结句不叶仄韵,又各添三字作九字句,见周密《绝妙好词》选本。宋元人无填此者,采之以备一体。
龙谱
西江月 又名《步虚词》、《江月令》。唐教坊曲,《乐章集》、《张子野词》并入“中吕宫”。清季敦煌发现唐琵琶谱,犹存此调,但虚谱无词。兹以柳永词为准。五十字,上下片各两平韵,结句各叶一仄韵。沈义父《乐府指迷》:“《西江月》起头押平声韵,第二、第四句就平声切去,押侧声韵,如平韵押‘东’字,侧声须押‘董’字、‘冻’字方可。”

西江月 定格 柳永

  凤额绣帘高卷 兽环朱户频摇 两竿红日上花梢 春睡厌厌难觉 
  中仄中平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中仄


  好梦狂随飞絮 闲愁浓胜香醪 不成雨暮与云朝 又是韶光过了 
  中仄中平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中仄

历代作品
共1320,分38页显示   2  3  4  5 下一页
敦煌曲子 三首
吕岩 798 - ? 十一首
欧阳炯 896 - 971 二首
张伯端 984 - 1082 二十五首
女伴同寻烟水。今宵江月分明。
舵头无力一船横。波面微风暗起。

拨棹乘船无定止。楚词处处闻声。
连天江浪浸秋星。误入蓼花丛里。
按:敦煌歌辞总编卷三(○一七二)
浩渺天涯无际。旅人船薄孤洲。
团团明月照江楼。远望荻花风起。

东去不回千万里。乘船正值高秋。
此时变作望乡愁。一夜苦吟云水。
按:敦煌歌辞总编卷三(○一七三)
云散金波初吐。烟迷沙渚沉沉。
棹歌惊起乱栖禽。女伴各归南浦。

船压波光摇夜橹。贪欢不觉更深。
楚词哀怨出江心。正值月当南午。
按:敦煌歌辞总编卷三(○一七四)
世有学人无数,愚痴妄意如麻。
汞铅错认结为砂,运火欲觅黄芽。

千日虚劳心力,人人尽破其家。
真铅似玉本无瑕,将凤欲比狂鸦。
至道不烦不远,至人只在目前。
淮王炼石得冲天,汉世已经千年。

全在低心下人,事该缘分偶然。
安炉置鼎尽周圆,须得汞去投铅。
听说金公两字,何物唤作金孙。
寻枝寻叶必知根,无智便乃心昏。

若用凡铅为体,都来少魄无魂。
水银渐结必难存,秘诀要处谁论。
真假两般元字,金公所料重迷。
凡铅纵与岳山齐,不肯假与金妻。

听说真铅住处,他家跳在深溪。
两情恩爱事因媒,义重争向东西。
水火运来周岁,四六勿错如初。
水多火少失功夫,胜地方始安炉。

直须认鼎与药,却如鸡子无殊。
内黄外白结凝酥,一颗圆明汞珠。
彼此离于生处,火遭水破惊忙。
分身各自拟深藏,半路再遣萧郎。

夫为无衣素体,妻因水浸衣黄。
丙丁甲乙有形相,刚遣令合阴阳
⑴ 《古今图书集成神异典》三○二《静功部》
著意黄庭岁久,留心金碧年深。
为忧白发鬓相侵,仙诀朝朝讨论。

秘要俱皆览过,神仙奥旨重吟。
至人亲指水中金,不负平生志性。
任是聪明志士,常迷东灶黄庭。
参同大易事分明,不晓醉眠难醒。

若遇高人指引,都来不费功程。
北方坎子是金精,忍得黄牙方盛。
西江月 中唐 · 吕岩
葆炼中分相火,行持外借方鞋。
清虚爽彻御□□。
□□□□□□。

□□□□□□,□□灵宝为胎。
十分无极至真来。
恍惚芝軿羽盖。
西江月 中唐 · 吕岩
一日清欢何往,十年旧事重拈。
细风斜日到江南。
春满平湖潋滟。

黄简手题龙篆,绿舆前控鸾骖。
玉清真軿署仙衔。
列职灵台书监。
西江月 中唐 · 吕岩
落日数声啼鸟,香风满路吹花。
道人邀我煮新茶。
荡涤胸中潇洒。

世事不堪回首,梦魂犹绕天涯。
凤停桥畔即吾家,管甚月明今夜。
月映长江秋水,分明冷浸星河。
浅沙汀上白云多,雪散几丛芦苇。

扁舟倒影寒潭,烟光远罩轻波。
笛声何处响渔歌,两岸蘋香暗起。
水上鸳鸯比翼,巧将绣作罗衣。
镜中重画远山眉,春睡起来无力。

细雀稳簪云髻,含羞时想佳期。
脸边红艳对花枝,犹占凤楼春色。
内药还同外药,内通外亦须通。
丹头和合类相同。
温养两般作用。

内有天然真火,炉中赫赫长红。
外炉增减要勤功。
妙绝无过真种。
此道至神至圣,忧君分薄难消。
调和铅汞不终朝。
早睹玄珠形兆。

志士若能修炼,何妨在市居朝。
工夫容易药非遥。
说破人须失笑。
白虎首经至宝,华池神水真金。
故知上善利源深。
不比寻常药品。

若要修成九转,先须炼己持心。
依时采取定浮沈。
进火须防危甚。
若要真铅留汞,亲中不离家臣。
木金间隔会无因。
须仗媒人勾引。

木性爱金顺义,金情恋木慈仁。
相吞相啖却相亲。
始觉男儿有孕。
二八谁家姹女,九三何处郎君。
自称木液与金精。
遇土却成三性。

更假丁公煅炼,夫妻始结欢情。
河车不敢暂留停。
运入昆崙峰顶。
七返朱砂返本,九还金液还真。
休将寅子数坤申。
但要五行成准。

本是水银一味,周流遍历诸辰。
阴阳数足自通神。
出入岂离玄牝。
雄里内含雌质,负阴抱却阳精。
两般和合药方成。
点化魄纤魂胜。

信道金丹一粒,蛇吞立变龙形。
鸡餐亦乃化鸾鹏。
飞入真阳清境。
天地才经否泰,朝昏好识屯蒙。
辐来辏毂水朝宗。
妙在抽添运用。

得一万般皆毕,休分南北西东。
损之又损慎前功。
命宝不宜轻弄。
冬至一阳来复,三旬增一阳爻。
月中复卦朔晨潮。
望罢乾终姤兆。

日又别为寒暑,阳生复起中宵。
午时姤象一阴朝。
炼药须知昏晓。
不辨五行四象,那分朱汞铅银。
修丹火候未曾闻。
早便称呼居隐。

不肯自思己错,更将错路教人。
误他永劫在迷津。
似恁欺心安忍。
德行修逾八百,阴功积满三千。
均齐物我与亲冤。
始合神仙本愿。

虎兕刀兵不害,无常火宅难牵。
宝符降后去朝天。
稳驾鸾车凤辇。
牛女情缘道合,龟蛇类秉天然。
蟾乌遇朔合婵娟。
二气相资运转。

本是乾坤妙用,谁能达此深渊。
阴阳否隔却成愆。
怎得天长地远。
丹是色身至宝,炼成变化无穷。
更于性上究真宗。
决了死生妙用。

不待他身后世,现前获福神通。
自从龙女著斯功。
尔后谁能继踵。
妄想不须强灭,真如何必希求。
本源自性佛齐修。
迷悟岂拘先后。

悟则刹那成佛。
迷则万劫沦流。
若能一念契真修。
灭尽恒沙罪垢。
本自无生无灭,强将生灭区分。
只如罪福亦何根。
妙体何曾增损。

我有一轮明镜,从来只为蒙昏。
今朝磨莹照乾坤。
万象超然难隐。
我性入诸佛性,诸方佛性皆然。
亭亭蟾影照寒泉。
一月千潭普现。

小则毫分莫识,大时遍满三千。
高低不约信方圆。
说甚短长深浅。
法法法元无法,空空空亦非空。
静喧语默本来同。
梦里何曾说梦。

有用用中无用,无功功里施功。
还如果熟自然红。
莫问如何修种。
善恶一时妄念,荣枯都不关心。
晦明隐显任浮沈。
随分饥餐渴饮。

神静湛然常寂,不妨坐卧歌吟。
一池秋水碧仍深。
风动鱼惊尽任。
对镜不须强灭,假名权立菩提。
色空明暗本来齐。
真妄体分两种。

悟则便名静土,更无天竺曹溪。
谁言极乐在天西。
了则弥陀出世。
人我众生寿者,宁分彼此高低。
法身通照没吾伊。
念念体分同异。

见是何曾是是,闻非未必非非。
往来诸用不相知。
生死谁能碍你。
住想修行布施,果报不离天人。
恰如仰箭射浮云。
坠落只缘力尽。

争似无为实相,还须返朴归淳。
境忘情性任天真。
以證无生法忍。
鱼兔若还入手,自然忘却筌蹄。
渡河筏子上天梯。
到彼悉皆遗弃。

未悟须凭言说,悟来言说皆非。
虽然四句属无为。
此等何须脱离。
悟了莫求寂灭,随缘只接群迷。
寻常邪见及提携。
方便指归实际。

五眼三身四智,六度万行修齐。
圆光一颗好摩尼。
利物兼能自利。
我见时人说性,只誇口急酬机。
及逢境界转痴迷。
又与愚人何异。

说得便须行得,方名言行无亏。
能将慧剑斩魔魑。
此号如来正智。
欲了无生妙道,莫如自见真心。
真心无相亦无音。
清净法身只恁。

此道非无外有,非中亦莫求寻。
二边俱遣弃中心。
见了名为上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