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
词牌列表
少年游 钦谱
少年游 调见《珠玉集》。因词有“长似少年时”句,取以为名。《乐章集》注“林钟商调”。韩淲词有“明窗玉蜡梅枝好”句,更名《玉蜡梅枝》。萨都刺词名《小阑干》。   此调最为参差,今分七体,其源俱出于晏词。或添一字摊破前后段起句作四字两句者;或减一字摊破前后段第三、四句作七字一句者;或于前后段第二句添一字者;或于两结句添字、减字者,悉为类列,以便按谱查填。

少年游 双调五十字,前段五句三平韵,后段五句两平韵 晏殊

  芙蓉花发去年枝 双燕欲归飞 兰堂风软 金炉香暖 新曲动帘帷 
  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仄平平中中中中中平中仄平仄仄平平

  家人并上千春寿 深意满琼卮 绿鬓朱颜 道家装束 长似少年时 
  中中中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中中中中仄平中仄中仄仄平平


自晏殊词至周密词共四首,其前后段起句皆七字,第三、四句皆四字。所不同者,前后段第二句及结句添字、减字耳。而晏词实为正体,宋元人悉依此填。 前段第四句,陈允平词“箫吹紫玉”,“紫”字仄声。换头句,吴元可词“钏脱钗斜浑不省”,“脱”字、“不”字俱仄声,“钗”字、“斜”字俱平声。结句,柳永词“独上木兰桡”,“独”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类列李词、柳词、周词。

格二 双调五十字,前后段各五句、两平韵 李甲

  江国陆郎封寄后 独自冠群芳 折时雪里 带时灯下 香面讶争光 
  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而今不怕吹羌管 一任更繁霜 玳筵赏处 玉纤整后 犹胜岭头香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此词见《梅苑》,与晏词同,惟前段起句不押韵异。

格三 双调五十一字,前段五句三平韵,后段五句两平韵 柳永

  日高花榭懒梳头 无语倚妆楼 修眉敛黛 远山横翠 相对结春愁 
  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王孙走马长楸陌 贪迷恋 少年游 似恁疏狂 费人拘管 争似不风流 
  平平仄仄平平仄中中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此与晏词同,惟后段第二句添一字作六字异。《乐章集》四首皆然。欧阳修二词“追往事、又成空”、“忍抛弃、向秋光”亦与此同。

格四 双调五十二字,前段五句三平韵,后段五句两平韵 柳永

  一生赢得是凄凉 追往事 暗心伤 好天良夜 深屏香被 争忍便相忘 
  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王孙动是经年去 贪迷恋 有何长 万种千般 把伊情分 颠倒尽猜量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此亦与晏词同,惟前后段第二句各添一字俱作六字句异。

格五 双调四十八字,前段五句三平韵,后段五句两平韵 周密

  帘销宝篆卷宫罗 蜂蝶扑飞梭 一样东风 燕梁莺院 那处春多 
  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晓妆日日随香辇 多在牡丹坡 花深深处 柳阴阴处 一片笙歌 
  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此亦晏词体,惟前后段两结句各减一字作四字句异。

格六 双调五十字,前段五句三平韵,后段四句三平韵 杜安世

  小轩深院是秋时 风叶坠高枝 疏帘静永 薄帷清夜 暑退觉寒微 
  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凄凉天气离愁意 肯信杳难期 多情成病不须医 更憔悴 转寻思 
  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中平中仄中平仄中仄仄平平


此与向词俱后段第三句减一字,改晏词四字两句作七字句,结句添一字作六字者。欧阳修词“那堪疏雨滴黄昏,更特地、忆王孙”,张耒词“相见时稀隔别多,又春尽、奈愁何”,正与此同。

格七 双调五十字,前段五句两平韵,后段四句两平韵 向子諲

  去年同醉酴醾下 尽笔赋新词 今年君去 酴醾欲破 谁与醉为期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旧曲重歌倾别酒 风露泣花枝 章水能长湘水远 流不尽 两相思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


此与杜词同,惟前段起句、后段第三句不押韵异。

格八 双调五十一字,前段六句两平韵,后段五句两平韵 姜夔

  双螺未合 双蛾先敛 家在碧云西 别母情怀 随郎滋味 桃叶渡江时 
  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扁舟载了匆匆去 今夜泊前溪 杨柳津头 梨花墙外 心事两人知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此词摊破晏词前段起句七字一句作四字两句。周邦彦“并刀如水”词正与此同。此与下韩淲词又自成一体。

格九 双调五十二字,前段六句两平韵,后段五句两平韵 韩淲

  閒寻杯酒 清翻曲谱 相与送残冬 天地推移 古今兴替 斯道岂雷同 
  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明窗玉烛梅枝好 人情澹 物华浓 个里风光 别般滋味 无梦听飞鸿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此与姜词同,惟后段第二句添一字作六字折腰异。

格十 双调五十二字,前后段各六句、两平韵 晏几道

  绿勾栏畔 黄昏淡月 携手对残红 纱窗影里 朦胧春睡 繁杏小屏风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须愁别后 天高海阔 何处更相逢 幸有花前 一杯芳酒 归计莫匆匆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此词摊破“芙蓉花发”词,前后段起句七字一句各添一字作四字两句。《小山乐府》三首皆然。高观国“春风吹碧”词正与之同,此又自为一体。

格十一 双调五十一字,前后段各五句、三平韵 杜安世

  小楼归燕又黄昏 寂寞锁高门 轻风细雨 惜花天气 相次过春分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画堂无绪 初燃绛烛 罗帐掩馀熏 多情不解怨王孙 任薄倖 一从君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此词摊破晏词换头七字一句作四字两句,摊破晏词第三、四句四字两句作七字一句,结句又添一字作六字折腰句法。宋元人无依此填者,自成一体。

格十二 双调五十一字,前段六句两平韵,后段四句两平韵 苏轼

  去年相送 馀杭门外 飞雪似杨花 今年春尽 杨花似雪 犹不见还家 
  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对酒捲帘邀明月 风露透窗纱 恰似嫦娥怜双燕 分明照 画梁斜 
  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此词摊破晏词前段起句七字一句作四字两句,又摊破后段第三、四句四字两句作七字一句,结句又添一字作六字折腰。晁补之“前时相见”词正与之同。此亦自成一体。

格十三 双调五十一字,前段六句两平韵,后段五句三平韵 晏几道

  西楼别后 风高露冷 无奈月分明 飞鸿影里 捣衣砧外 总是玉关情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王孙此际 山重水远 何处赋西征 金闺魂梦枉叮咛 寻遍短长亭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此词摊破“芙蓉花发”词前后段起句七字一句俱作四字两句,又摊破后段第三、四句四字两句作七字一句。晏殊“重阳过后”词、“霜华满树”词,几道“雕梁燕去”词正与之同。此亦自成一体。

格十四 双调五十二字,前段六句两平韵,后段五句三平韵 杨亿

  江南节物 水昏云淡 飞雪满前村 千寻翠岭 一枝芳艳 迢递寄归人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寿阳妆罢 冰姿玉态 的的写天真 等閒风雨又纷纷 更忍向 笛中闻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此调见《梅苑》,与晏词同,惟后段结句添一字作六字折腰句法异。

格十五 双调四十九字,前后段各五句、两仄韵 晁补之

  当年携手 是处成双 无人不羡 自间阻五年也 一梦拥 娇娇粉面 
  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

  柳眉轻扫 杏腮微拂 依前双靥 甚睡里 起来寻觅 却眼前不见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


此词用仄韵,宋元人无填此者。因见《琴趣外篇》,采之以备一体。
龙谱
少年游 《乐章集》、《张子野词》入“林钟商”,《清真集》分入“黄钟”、“商调”。各家句读亦多出入,兹以柳词为定格。五十字,前片三平韵,后片两平韵。苏轼、周邦彦、姜夔三家同为别格,五十一字,前后片各两平韵。

少年游 定格 柳永

  参差烟树霸陵桥 风物尽前朝 衰杨古柳 几经攀折 憔悴楚宫腰 
  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

  夕阳闲淡秋光老 离思满蘅皋 一曲阳关 断肠声尽 独自凭兰桡 
  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


格二 别格一 苏轼

  去年相送 馀杭门外 飞雪似杨花 今年春尽 杨花似雪 犹不见还家 
  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

  对酒卷帘邀明月 风露透窗纱 恰似姮娥怜双燕 分明照 画梁斜 
  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格三 别格二 周邦彦

  并刀如水 吴盐胜雪 纤指破新橙 锦幄初温 兽香不断 相对坐调笙 
  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中仄中仄仄平平

  低声问 向谁行宿 城上已三更 马滑霜浓 不如休去 直是少人行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中仄中仄仄平平


格四 别格三 姜夔

  双螺未合 双蛾先敛 家在碧云西 别母情怀 随郎滋味 桃叶渡江时 
  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扁舟载了匆匆去 今夜泊前溪 杨柳津头 梨花墙外 心事两人知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历代作品
共314,分10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续上)
晏殊 (4首)
李甲 (1首)
杜安世 (2首)
杨亿 (1首)
杨泽民 (3首)
柳永 (10首)
欧阳修 (5首)
毛滂 (1首)
苏轼 (3首)
蒋捷 (2首)
少年游 其一(宋·晏殊)  显示自动注释

重阳过后,西风渐紧,庭树叶纷纷。朱阑向晓,芙蓉妖艳,特地斗芳新。

霜前月下,斜红淡蕊,明媚欲回春。莫将琼萼等闲分。

留赠意中人。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咏木芙蓉。秋风萧瑟,落叶纷纷,而芙蓉花却独自开得分外艳丽。这不畏严霜的木芙蓉象征着爱情的坚贞、高洁,因此词人要特地把它留赠给自己的意中人。
“重阳过后”三句为景语,写重阳过后自然景物的变化。西风凄紧,庭叶飘零,渲染出清秋萧索的气氛。紧接“朱阑”三句,作者在凄清的背景下,反出一艳笔:在这秋日的清晨,芙蓉(秋天开白、黄或淡红色花 )在枝梢簇集一处,淡雅美丽。这里用对比、反衬手法,益见出在清秋开放的芙蓉之可贵。
“霜前月下”三句着意刻画的是:在清霜中,在明月下,那微斜的红花、淡黄的小蕊,是多么鲜明美丽,真的要叫春天回转了。“霜前月下”,泛写芙蓉开放的环境 ,从另一角度补充“ 朱阑向晓 ”句意:“斜红淡蕊”,具体刻画出芙蓉的“妖艳”;“明媚欲回春”,是芙蓉所引起的强烈感受,它似乎能把萧瑟的秋季化作美好的春天。结拍二句承上抒怀:不要把这美玉般的花儿随便地摘下来,还是留着它赠送给意中人吧!因花及人,因人惜花,惜花亦惜人,此句为点睛之笔。
这首咏物词,在咏木芙蓉的同时,自有词人的感情在。词人要把这凌霜耐冷、独傲秋庭的花儿送给意中人,实际上寄托着作者对坚贞高洁之品德的肯定与赞赏。

少年游 其二(宋·晏殊)  显示自动注释

霜华满树,兰凋蕙惨,秋艳入芙蓉。胭脂嫩脸,金黄轻蕊,犹自怨西风。

前欢往事,当歌对酒,无限到心中。更凭朱槛忆芳容。

肠断一枝红。


少年游 其三(宋·晏殊)  显示自动注释

芙蓉花发去年枝。双燕欲归飞。兰堂风软,金炉香暖,新曲动帘帷。

家人拜上千春寿,深意满琼卮绿鬓朱颜,道家装束,长似少年时。


少年游 其四(宋·晏殊)  显示自动注释

谢家庭槛晓无尘。芳宴祝良辰。风流妙舞,樱桃清唱,依约驻行云。

榴花一盏浓香满,为寿百千春。岁岁年年,共欢同乐,嘉庆与时新。


少年游(宋·李甲)  显示自动注释

江国陆郎封寄后,独自冠群芳。折时雪里,带时灯下,香面讶争光。

而今不怕吹羌管,一任更繁霜。玳筵赏处,玉纤整后,犹胜岭头香。


少年游(宋·杜安世)  显示自动注释

小轩深院是秋时。风叶堕高枝。疏帘静永,薄帷清夜,暑退觉寒微。

凄凉天气离愁意,音书杳难期。多情成病不须医。

更憔悴、转寻思。


少年游(宋·杜安世)  显示自动注释

小楼归燕又黄昏。寂寞锁高门。轻风细雨,惜花天气,相次过春分。

画堂无绪,初燃绛蜡,罗帐掩馀薰。多情不解怨王孙。

任薄倖、一从君。


少年游(宋·杨亿)  显示自动注释

江南节物,水昏云淡,飞雪满前村。千寻翠岭,一枝芳艳,迢递寄归人。

寿阳妆罢,冰姿玉态,的的写天真。等闲风雨又纷纷,更忍向、笛中闻。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为咏梅之作。全词以写景始,以抒情终,通过风雪交加之际不畏风刀霜剑的梅花这一物象,抒写了作者别有怀抱的人生感慨 。词中借景言情 ,即景发感,营造出一个深婉蕴藉、若即若离、空朦柔美的意境。
上片起首三句 ,点明地点在江南,时令为严冬,刻划出风雪肃杀中的景象,为写迎冰雪而开的早梅作铺垫。此处既没有点破梅,又没有刻画梅,却从“水昏云淡”中、前村飞雪中,烘托出梅的“冰姿玉态”来,把梅的傲雪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后面三句,开始直接写梅花。“翠岭”,指位于粤、赣交界处的梅岭,据传张九龄为相,令人开凿新路,沿途植梅,故有是称。“迢递寄归人”,暗用南朝宋人陆凯赠范晔的诗:“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下片具体描绘梅的“芳艳”,并在风雨摧残的物象中寄托词人的惆怅和伤感,达到托物抒怀、借景言情的目的。“寿阳妆罢”,用寿阳公主梅落额上的典故。据唐韩鄂《岁华纪丽·人日梅花妆》云:南朝宋武帝女寿阳公主曾经睡在含章殿的檐下,梅花落到她的额上,成五出之花,怎么拂拭也留着花的印痕,宫中争相摹仿,于是有所谓梅花妆。“冰姿”二句,是作者对不惧风雪、冰肌玉骨的梅花的高度赞美。“等闲”一句写梅花遭到风雨的摧残,寄托了词人的升沉之感,在芳菲缠绵之中,具沉郁顿挫之致。词人在这里用一个“又”字表示自己同样在人生旅途上历经风波;又用了“等闲”两字来表达其遭到摧残的“平白无故”。“更忍向、笛中闻”,是以情语作结,辞尽意远,真味无穷,化用了李白“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与史郎中听黄鹤楼上吹笛》)的诗意 。李白借笛中有《 梅花落》的曲调,运用“双关”的修辞手段,写出当时冷落的心境,在苍凉的景色中透露内心的悲凉。而词人则是在风雨纷纷的现实中,感到名花零落的悲哀,在悠扬的笛声中,不忍听到《梅花落》的曲调,表明自己为梅花受风雨摧残而伤感,情致极为凄婉。总之,全词借物言情,营造出若即若离、美不胜收的艺术境界,给人留下了美好的回味。

少年游 其一(宋·杨泽民)  显示自动注释

金炉喷兽枕敧山。衾帐不知寒。数片飞花,初临窗外,犹作坠梅看。

明年此际应东去,藤轿逐征鞍。山水屏中,莺花堆里,相与下临安。


少年游 其二(宋·杨泽民)  显示自动注释

三分芳髻拢青丝。花下见仙姿。殢雨情怀,沾风踪迹,相见恨欢迟。

能言艳色如桃李,曾折最先枝。冶叶丛中,闲花堆里,那有者相知。


少年游(宋·杨泽民)  显示自动注释

鸾胎麟角,金盘玉箸,芳果荐香橙。洛浦佳人,缑山仙子,高会共吹笙。

挥毫便扫千章曲,一字不须更。绛阙瑶台,星桥云帐,全胜少年行。


少年游 其一(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嘶。夕阳岛外,秋风原上,目断四天垂。

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少年时。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小词以深秋的长安为背景,触目伤怀,抒发了词人“秋士易感”的失志之悲和离愁别恨。全词不事雕琢,采用白描手法,营造出一种低沉萧瑟而又冲淡清丽的意境。
开端的“长安”可以有写实与托喻两重含义。就写实而言,柳永确曾到过陕西的长安,在另一首《少年游 》中,他写过“参差烟树灞陵桥”之类的句子。
再就托喻言,“长安”原为中国历史上著名古都,诗人往往以“ 长安 ”借指为首都所在之地,而长安道上来往的车马,便也往往被借指为对于名利禄位的争逐。柳永此词在“马”字之下接上“迟迟”两字,这便与前面的“长安道”所可能引起的争逐的联想,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反衬。至于在“道”字上著以一“古”字,则又可以使人联想及在此长安道上的车马之奔驰,原是自古而然 ,因而遂又可产生无限沧桑之感 。总之,“长安古道马迟迟”一句意蕴深远,既表现了词人对争逐之事早已心灰意冷,也表现了一种对今古沧桑的深沉感慨。
“高柳乱蝉嘶”一句,写秋蝉之嘶鸣更独具有一种凄凉之致,也表现有一种时节变易、萧瑟惊秋的哀感。柳永在“蝉嘶”之上,还加了一个“乱”字,如此便不仅表现了蝉声的缭乱众多,也表现了被蝉嘶而引起哀感的词人之心情的缭乱纷纭。至于“高柳”二字,则一则表示了蝉嘶所在之地,再则又以“高”字表现了“柳”之零落萧疏,是其低垂的浓枝密叶已凋零,所以乃弥见树之“高”也。这一句给人的总体感受是凄凉萧索。
“夕阳鸟外,秋风原上,目断四天垂”三句,写词人在秋日效野所见之萧瑟凄凉的景象 ,“ 夕阳鸟外”一句足可以表现郊原之寥阔无垠。飞鸟隐没在长空之外,而夕阳隐没则更在飞鸟之外,所以说“夕阳鸟外 ”。值此日暮之时 ,郊原上寒风四起,故又曰“秋风原上 ”,此景此情之中,一失志落拓之词人,又将何所归何处呢 ?“目断四天垂”,只见天苍苍,野茫茫,双目望断而终无一归处。上阕是词人自写今日之飘零落拓,望断念绝,自外界之景象着笔,感慨极深。
下阕,开始写对于过去的追思,感慨一切希望与欢乐已复得。“归云一去无踪迹”一句,是对一切消逝不可复返之事物的一种象喻。柳词此句之喻托,则其口气实与下句之“ 何处是前期 ”直接贯注。所谓“前期”者,指的是旧日之志意心期和旧日的欢爱约期。对于柳永而言,这两种期待和愿望,都已经同样落空了。下面三句乃直写自己今日的寂寥落寞,“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少年时”。早年失意之时的“幸有意中人,堪寻访”的狎玩之意兴,既已经冷落荒疏,而当日与他在一起歌酒流连的“狂朋怪侣”也都已老大凋零。志意无成,年华一往,于是便只剩下了“不似少年时”的悲哀和叹息。这一句“少年时”气脉贯注,富于伤今感昔的慨叹,叹的是所追怀眷念的往事已无迹可循。以“归云”为喻象,写一切期望之落空,最后三句以悲叹自己之落拓无成作结。全词情景相生 ,虚实互应,是一首艺术造诣极高的好词,也是柳永悲剧性人生的缩影。作为一个禀赋有浪漫之天性及谱写俗曲之才能的青年人,命中注定了是一个充满矛盾不被接纳的悲剧人物。这首词不仅形象地描绘出高柳乱蝉、夕阳秋原的凄凉之景,而且更寄寓着作者浓重的离愁别恨和沉痛的身世之感。通篇采用白描手法,语言朴素,意境淡远。不论从思想上还是从艺术上,此词都对宋词的发展具有开拓性的意义。

少年游 其二(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参差烟树灞陵桥,风物尽前朝。衰杨古柳,几经攀折,憔悴楚宫腰。

夕阳闲淡秋光老,离思满蘅皋。一曲阳关,断肠声尽,独自凭兰桡。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抒发了作者在长安东灞桥这一传统离别场所与友人别时的离愁别恨和怀古伤今之情。全词通过描写富有寓意和韵味的景物来表达悲愁与离愁、羁旅与感昔的双重惆怅,使人触景生情,见微知著。
开篇总揽灞桥全景“参差烟树灞陵桥”一句,直接点明所咏对象,暮色苍茫中,杨柳如烟;柳色明暗处,霸桥横卧。灞桥是别离的象征,眼前凄迷的灞桥暮景,更易牵动羁泊异乡的情怀。灞桥不仅目睹人世间的离鸾别鹤之苦,而且也是人世沧桑、升沉变替的见证 。“风物尽前朝”一句,紧承首句又拓展词意,使现实的旅思羁愁与历史的兴亡之感交织,把空间的迷茫感与时间的悠远感融为一体,在貌似冷静的描述中,透露出作者沉思的神情与沉郁的情怀。“哀杨古柳”三句从折柳送别着想,专写离愁。作者想象年去岁来,多少离人在此折柳赠别,杨柳屡经攀折,纤细轻柔的柳条竟至“憔悴”!此词写衰杨古柳,憔悴衰败 ,已不胜攀折。以哀景映衬哀情,借伤柳以伤别,加倍突出人间别离之频繁,别恨之深重。
自“夕阳闲淡秋光老”一句始,词境愈加凄清又无限延伸。面对灞桥,已令人顿生离思,偏又时当秋日黄昏,日色晚,秋光老,夕阳残照,给本已萧瑟的秋色又抹上一层惨淡的色彩,也给作者本已凄楚的心灵再笼罩一层黯淡的阴影 。想到光阴易逝 ,游子飘零,离思愁绪绵延不尽,终于溢满蘅皋了。“离思满蘅皋”,是用夸张的比喻形容离愁之多,无所不在。
“一曲《 阳关 》”两句,转而从听觉角度写离愁。作者目瞻神驰,正离思索怀,身边忽又响起《阳关》曲,将作者思绪带回别前的离席。眼前又在进行一场深情的饯别,而行者正是自己。客中再尝别离之苦,旧恨加上新愁,已极可悲,而此次分袂,偏偏又在传统的离别之地,情形加倍难堪,耳闻《阳关》促别,自然使人肝肠寸断了。至此,目之所遇,耳之所闻,无不关合离情纷至沓来。词末以“独自凭兰桡”陡然收煞。“独自”二字,下得沉重,依依难舍的别衷、孤身飘零的苦况,尽含其中。
这首词运用了回环断续的艺术手法 ,借助灞桥、古柳 、夕阳、阳关等寓意深远的意象 ,不加丝毫议论,只通过凭吊前朝风物,就抒发无限的感慨,做到了“ 状难状之景 ,达难达之情 ,而出之以自然 ”(《 宋六十一家词选例言》)。

少年游 其三(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层波潋滟远山横。一笑一倾城。酒容红嫩,歌喉清丽,百媚坐中生。

墙头马上初相见,不准拟、恁多情。昨夜杯阑,洞房深处,特地快逢迎。


少年游 其四(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世间尤物意中人。轻细好腰身。香帏睡起,发妆酒酽,红脸杏花春。

娇多爱把齐纨扇,和笑掩朱唇心性温柔,品流详雅,不称在风尘。


少年游 其五(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淡黄衫子郁金裙长忆个人人。文谈闲雅,歌喉清丽,举措好精神。

当初为倚深深宠,无个事、爱娇嗔。想得别来,旧家模样,只是翠蛾颦。


少年游 其六(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铃斋无讼宴游频。罗绮簇簪绅。施朱傅粉,丰肌清骨,容态尽天真。

舞裀歌扇花光里,翻回雪、驻行云。绮席阑珊,凤灯明灭,谁是意中人。


少年游 其七(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帘垂深院冷萧萧。花外漏声遥。青灯未灭,红窗闲卧,魂梦去迢迢。

薄情漫有归消息,鸳鸯被、半香消。试问伊家,阿谁心绪,禁得恁无憀。


少年游 其八(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一生赢得是凄凉。追前事、暗心伤。好天良夜,深屏香被,争忍便相忘。

王孙动是经年去,贪迷恋、有何长。万种千般,把伊情分,颠倒尽猜量


少年游 其九(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日高花榭懒梳头。无语倚妆楼修眉敛黛,遥山横翠,相对结春愁。

王孙走马长楸陌,贪迷恋、少年游。似恁疏狂,费人拘管,争似不风流。


少年游 其十(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佳人巧笑值千金。当日偶情深。几回饮散,灯残香暖,好事尽鸳衾。

如今万水千山阻,魂杳杳、信沉沉。孤棹烟波,小楼风月,两处一般心。


少年游 其一(宋·欧阳修)  显示自动注释

去年秋晚此园中。携手玩芳丛。拈花嗅蕊,恼烟撩雾,拼醉倚西风。

今年重对芳丛处,追往事、又成空。敲遍阑干,向人无语,惆怅满枝红。


少年游 其二(宋·欧阳修)  显示自动注释

肉红圆样浅心黄。枝上巧如装。雨轻烟重,无憀天气,啼破晓来妆。

寒轻贴体风头冷,忍抛弃、向秋光。不会深心,为谁惆怅,回面恨斜阳。


少年游 其三(宋·欧阳修)  显示自动注释

玉壶冰莹兽炉灰。人起绣帘开。春丛一夜,六花开尽,不待剪刀催。

洛阳城阙中天起,高下遍楼台。絮乱风轻,拂鞍沾袖,归路似章街。


少年游(宋·欧阳修)
  押萧韵  显示自动注释

绿云双亸插金翘。年纪正妖饶。汉妃束素,小蛮垂柳,都占洛城腰。

锦屏春过衣初减,香雪暖凝消。试问当筵眼波恨,滴滴为谁娇。


少年游(宋·欧阳修)  显示自动注释

阑干十二独凭春。晴碧远连云。千里万里,二月三月,行色苦愁人。

谢家池上,江淹浦畔,吟魄与离魂。那堪疏雨滴黄昏。

更特地,忆王孙。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借咏春草而赋别,抒写离别相思之情。词的上片写主人公凭栏远眺的感受 ,引出离别相思之苦,下片用一系列离别相思的典故,使离愁别绪进一步深化。全词以写意为主,全凭涵泳的意境取胜。
词从凭栏写入。“春”字点出季节,“独”字说明孤身一人。当春独立,人之了无意绪可知。“栏干十二”,着一“凭”字,表示凭遍了十二栏干。李清照词:“倚遍栏干,只是无情绪。”(《点绛唇》)辛弃疾词:“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水龙吟》)“倚遍”、“拍遍”,都是一种动作性的描绘。这里说栏干十二,一一凭遍,说明词中人物凭眺之久长 、心情之焦切 。这一句不只点出了时 、地、人,还写了人物的处境、动作和情态。
“晴碧远连云”承上句凭栏所见,以“晴碧”着色,正面咏草。江淹《别赋》云:“春草碧色”。晴则色明。“远连云”,是说芳草延伸,至目尽处与天相接。杜牧《江上偶见绝句》:“草色连云人去住。”可见此景确实关乎别情。写景如画 ,亦有点染之法,即先点出中心物象,然后就其上下左右着意渲染之。“晴碧”句是“点”,“千里”两句为“染”。“千里万里”承“远连云”,从广阔的空间上加以渲染 ,极言春草的绵延无垠。
“二月三月”应首句一个“春”字,从“草长”的时间上加以渲染,极言春草滋生之盛。
“行色苦愁人”句将人、景绾合,结出不胜离别之苦的词旨 ,并开启了下片的抒情 。“行色”总括“ 晴碧”三句,即指芳草连天之景这一远行的象征。
这种景象在伤离的愁人眼中看出,倍赠苦痛,因为引起了对远人的思念。
下片先用典来咏物抒情。“谢家池上”,指谢灵运《登池上楼》中的名句“池塘生春草”。这首诗是诗人有感于时序更迭、阳春初临而发,故曰“吟魄”。
“江淹浦畔”,指江淹作《别赋》描摹各种类型的离别情态,其中直接写到春草的有“春草碧色,春水渌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因为赋中又有“知离梦之踯躅 ,意别魂之飞扬 ”,所以欧词中出现“江淹浦”与“离魂”字面。
接着“那堪”一句用景色的变换,将此种不堪离愁之苦的感情再翻进一层。“疏雨滴黄昏”,则是黄昏时分的雨中之景 。王国维在《 人间词话 》中说:“人知和靖《点绛唇》、圣俞《苏幕遮》、永叔《少年游 》三阕为咏春草绝调结拍“ 更特地忆王孙”,“更”与“那堪 ”呼应,由景入情,文意连贯而下。
“忆王孙 ”本自“ 王孙游兮不归 ,春草生兮萋萋”(《楚辞·招隐士》)。至此,确知词之主人公是思妇无疑。 她于当春之际,独上翠楼,无论艳阳晴空,还是疏雨黄昏,她总是别情依依,离梦缠绕。
宋词之由婉约到豪放 ,有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欧公乃是这一过程中一位承先启后的人物 。这一点,在此词中有集中体现。从艺术上看,此词境界辽远阔大,语言质朴清新,与一般描写离别相思之苦的婉约词已有所区别。

少年游 长至日席上作(宋·毛滂)  显示自动注释

遥山雪气入疏帘。罗幕晓寒添。爱日腾波,朝霞入户,一线过冰檐。

绿尊香嫩蒲萄暖,满酌破冬严。庭下早梅,已含芳意,春近瘦枝南。


少年游 润州作,代人寄远(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去年相送,馀杭门外,飞雪似杨花。今年春尽,杨花似雪,犹不见还家。

对酒捲帘邀明月,风露透窗纱。恰似姮娥怜双燕,分明照、画梁斜。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婉约词》
①余杭门:宋代杭州城北三座城门之一。
②“对酒”句:写月下独饮。

【评解】

这是一首托为思妇怀念远人的词。作者于熙宁六年冬,自杭州至镇江,到次年春尚迟留未归,有感而写此词。上片说去年离家是在飞雪似杨花的冬天,现在已是杨花似雪的暮春,尚无返回的消息。巧妙地把眼前的杨花与去年的雪花联系起来。下片写对酒邀月,明月却偏照着画梁双燕,衬托作者久居客地的孤寂凄凉。

【集评】

王元诰《苏诗总案》:甲寅四月,有感雪中行役作。公以去年十一月发临平(今杭州市东北),及是春尽,犹行役未归,故托为此词。
胡云翼《宋词选》:“恰似姮娥怜双燕”三句,是以月里嫦娥的怜爱双燕,反衬自己无人怜惜的孤寂。
以下资料来源未详
宋神宗熙宁七年(1074)三月底、四月初,任杭州通判的苏轼因赈济灾民而远在润州时(今江苏镇江 )。为寄托自己对妻子王润之的思念之情,他写下了这首词。此词是作者假托妻子在杭思己之作,含蓄婉转地表现了夫妻双方的一往情深。
上片写夫妻别离时间之久,诉说亲人不当别而别、当归而未归。前三句分别点明离别的时间——“去年相送”;离别的地点——“余杭门外”;分别时的气候——“飞雪似杨花 ”。把分别的时间与地点说得如此之分明,说明夫妻间无时无刻不在惦念。大雪纷飞本不是出门的日子,可是公务在身,不得不送丈夫冒雪出发,这种凄凉气氛自然又加深了平日的思念。后三句与前三句对举 ,同样点明时间——“ 今年春尽”,气候——“杨花似雪 ”,可是去年送别的丈夫“犹不见还家 ”。原以为此次行役的时间不长,当春即可还家,可如今春天已尽,杨花飘絮,却不见人归来,怎能不叫人牵肠挂肚呢?这一段引入了《诗·小雅·采薇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手法,而“雪似杨花”、“杨花似雪”两句,比拟既工,语亦精巧,可谓推陈出新的绝妙好辞。
下片转写夜晚 ,着意刻画妻子对月思己的孤寂、惆怅。“对酒卷帘邀明月,风露透窗纱”,说的是在寂寞中,本想仿效李白的“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卷起帘子引明月作伴,可是风露又乘隙而入,透过窗纱,扑入襟怀。结尾三句是说,妻子在人间孤寂地思念丈夫 ,恰似姮娥在月宫孤寂地思念丈夫后羿一样。
姮娥怜爱双栖燕子,把她的光辉与柔情斜斜地洒向那画梁上的燕巢,这就不能不使妻子由羡慕双燕,而更思念远方的亲人。
词中将“姮娥”与作者之妻类比,以虚衬实,以虚证实,衬托妻子的孤寂无伴;又以对比衬托法,通过描写双燕相伴的画面,反衬出天上孤寂无伴的姮娥和梁下孤寂无伴的妻子思情之孤苦、凄冷。这一高超的艺术手法,与上片飞雪与杨花互喻的手法一道,产生了强烈的艺术感染力,深深地打动了读者的心魂。

少年游 黄之侨人郭氏每岁正月迎紫姑神,以箕为腹,箸为口,画灰盘中为诗。敏捷立成。余往观之。神请余作少年游,乃以此戏之(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玉肌铅粉傲秋霜。准拟凤呼凰。伶伦不见,清香未吐,且糠秕吹扬。

到处成双君独只,空无数、烂文章。一点香檀,谁能借箸,无复似张良。


少年游 端午赠黄守徐君猷(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银塘朱槛曲尘波。圆绿卷新荷。兰条荐浴,菖花酿酒,天气尚清和。

好将沈醉酬佳节,十分酒、一分歌。狱草烟深,讼庭人悄,无吝宴游过。


少年游 其一(宋·蒋捷)  显示自动注释

梨边风紧雪难晴。千点照溪明。吹絮窗低,唾茸窗小,人隔翠阴行。

而今白鸟横飞处,烟树渺乡城。两袖春寒,一襟春恨,斜日淡无情。


少年游 其二(宋·蒋捷)  显示自动注释

枫林红透晚烟青。客思满鸥汀。二十年来,无家种竹,犹借竹为名。

春风未了秋风到,老去万缘轻。只把平生,闲吟闲咏,谱作棹歌声。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蒋捷的这首词是和其《虞美人·听雨》一样,是其对己身世和生平的自叙性文字。这首词在表达了更为婉约些。它用一种闲适、淡漠的表面,以潇洒而轻逸的笔调写出内心的隐痛。
全词以写景起调。“ 枫林红透晚烟青 ”,枫叶深红 ,是经霜长久 ,“ 透 ”了即要落地。“烟青”在“晚”:这恰如一个饱经折磨身乏神疲 ,凄恻迟暮的老人。接着抒发愁思:“客思满鸥汀 ”,“客思”是客居江湖的亡国飘泊之愁;“鸥汀”,表示水乡,愁对闲暇栖息的鸥鸟和平静空阔的沙汀,一“思”便即景见情。
“二十年来 ,无家种竹,犹借竹为名 。”“二十年 ”,应是亡国后的二十多年 。他想“种竹”,因为竹节是被当作保持高节与虚心的象征的。种竹,实为寄托亡国遗民的心事。“种竹”而“无家”,是因国破家亡。如果还不想改变自己的好尚,而只能“借竹为名 ”。在词人故乡宜兴有竹山,在县东北六十里的太湖之滨,作者曾隐居于此,故号竹山。转笔写时间之易逝。“春风未了秋风到”,季节迅速地变换,其余是一片空虚 。“ 老去万缘轻”,意同《虞美人·听雨》的“ 悲欢离合总无情”,词人表示这种淡漠、麻木的感情,是包含了失去少年欢乐和豪情壮志的悲哀。实际上他是用冷漠、麻木来表示对黑暗现实的蔑视的。
“只把平生,闲吟闲咏,谱作棹歌声。”以颓唐、闲散、放浪的形态自污,以山水、渔樵为知音,作逍遥游,“闲吟闲咏”,让舟子、渔人,去作“棹歌”歌唱了。“闲淡”是被迫养成的;“无闷”、“无愁”恰是愁闷大到无可收拾的地步。
蒋捷世属宜兴望族,加上少年即中科第,使他从骨子养成一种名士风流的气概。但朝代的更换,使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词只好在吟花赏月表示出对往昔盛事的眷念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