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
词牌列表
眼儿媚 钦谱
眼儿媚 左誉词有“斜月小阑干”句,名《小阑干》。韩淲词有“东风拂槛露犹寒”句,名《东风寒》。陆游词名《秋波媚》。

眼儿媚 双调四十八字,前段五句三平韵,后段五句两平韵 左誉

  楼上黄昏杏花寒 斜月小阑干 一双燕子 两行归雁 画角声残 
  平仄平平仄平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

  绮窗人在东风里 洒泪对春閒 也应似旧 盈盈秋水 淡淡青山 
  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


此调以左词、贺词为正体,若赵词之换头句多押一韵,乃变格也。左词前段起句拗体,如王雱词之“杨柳丝丝弄轻柔”、曾觌词之“花近清明晚风寒”、尹焕词之“袅袅垂杨蘸清漪”皆是,故两词俱采,其两起句之平仄不可相通,任填者自择一体宗之。 前段第三句,黄公度词“如今憔悴”,“如”字、“憔”字俱平声。后段第一、二句,王雱词“而今往事难重省,归梦绕秦楼”,“而”字平声,“往”字仄声,“归”字平声。第三句,黄机词“离愁多在”,“多”字平声。第四句,薛梦桂词“雁飞不到”,“雁”字、“不”字俱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贺词、赵词。

格二 双调四十八字,前段五句三平韵,后段五句两平韵 贺铸

  萧萧江上荻花秋 做弄许多愁 半竿落日 两行新雁 一叶扁舟 
  中平中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惜分长怕君先去 且待醉时休 今宵眼底 明朝心上 后日眉头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此与左词同,惟前段起句不作拗体,如卢祖皋之“玉钩清晓上帘衣”、史达祖词之“儿家七十二鸳鸯”皆是。以下可平可仄即同左词。

格三 双调四十八字,前后段各五句、三平韵 赵长卿

  南枝消息杳然间 寂寞倚雕阑 紫腰艳艳 青腰袅袅 风月俱閒 
  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

  佳人环佩玉阑珊 作恶探花还 玉纤撚粟 樱唇呵粉 愁点眉弯 
  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


此即贺词体,惟换头句多押一韵异。
龙谱
眼儿媚 又名《秋波媚》。四十八字,前片三平韵,后片两平韵。

眼儿媚 定格 王雱

  杨柳丝丝弄轻柔 烟缕织成愁 海棠未雨 梨花先雪 一半春休 
  平仄平平仄平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

  而今往事难重省 归梦绕秦楼 相思只在 丁香枝上 豆蔻梢头 
  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


首句前四字,一作“中平中仄”。

格二 格二 范成大

  酣酣日脚紫烟浮 妍暖试轻裘 困人天气 醉人花底 午梦扶头 
  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

  春慵恰似春塘水 一片縠纹愁 溶溶泄泄 东风无力 欲皱还休 
  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


搜韵君按:依定格附注,引原书例词,补此词格。
历代作品
共287,分10页显示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续上)
朱淑真 (1首)
杨无咎 (1首)
毛幵 (6首)
汪元量 (1首)
石孝友 (2首)
范成大 (1首)
赵彦端 (2首)
赵长卿 (8首)
辛弃疾 (1首)
阮阅 (1首)
陆游 (2首)
陈亮 (1首)
韩淲 (3首)
高观国 (1首)
眼儿媚(宋·朱淑真)  显示自动注释

迟迟春日弄轻柔,花径暗香流。清明过了,不堪回首,云锁朱楼。

午窗睡起莺声巧,何处唤春愁。绿杨影里,海棠亭畔,红杏梢头。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轻柔:形容风和日暖。

【评解】

这首小词,通过春景的描写,宛转地抒发了惜春情绪。上片写风和日丽,百花飘香,而转眼清明已过,落花飞絮,云锁朱楼,令人不堪回首。下片写午梦初醒,绿窗闻莺,声声唤起春愁。结尾三句,构思新巧,含蕴无限。全词语浅意深,辞淡情浓。清新和婉,别具一格。
朱淑真是一位多愁善感的女词人,这首词写一位闺中女子(实际上是作者自己)在明媚的春光中,回首往事而愁绪万端。
上片“迟迟春日弄轻柔,花径暗香流”两句,描绘出一幅风和日丽 ,花香怡人的春日美景。“迟迟春日”语出《诗经·七月 》“春日迟迟”,“迟迟”指日长而暖。“弄轻柔”三字 ,言和煦的阳光在抚弄着杨柳的柔枝嫩条。秦观《江城子》词 :“西城杨柳弄春柔。”“弄”字下得很妙,形象生动鲜明。对此良辰美景,主人公信步走在花间小径上,一股暗香扑鼻而来,令人心醉,春天多么美好啊!但是好景不长,清明过后,却遇上阴霾的天气,云雾笼罩着朱阁绣户,犹如给女主人公的内心罩上了一层愁雾,使她想起了一段不堪回首的伤心往事。看来开头所写的春光明媚,并不是眼前之景,而是已经逝去的美好时光。不然和煦的阳光与云雾是很难统一在一个画面上,也很难发生在同一时间内。“云锁朱楼”的“ 锁”字,是一句之眼,它除了给我们云雾压楼的阴霾感觉以外,还具有锁在深闺的女子不得自由的象喻性 。“锁”字蕴含丰富,将阴云四布的天气、深闺女子的被禁锢和心头的郁闷,尽括其中。
下片着重表现的是女主人公的春愁。这种春愁是由黄莺的啼叫唤起的。大凡心绪不佳的女子,最易闻鸟啼而惊心,故唐诗有“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之句。试想一个愁绪万端的女子 ,在百无聊赖之时,只好在午睡中消磨时光,午睡醒来,听到窗外莺声巧啭。不禁唤起了她的春愁。黄莺在何处啼叫呢?是在绿杨影里,还是在海棠亭畔,抑或是在红杏梢头呢?自问自答,颇耐人玩味。
这首词笔触轻柔细腻,语言婉丽自然。作者用鸟语花香来反衬自己的惆怅 ,这是以乐景写哀的手法。作者在写景上不断变换画面,从明媚的春日,到阴霾的天气;时间上从清明之前,写到清明之后;有眼前的感受,也有往事的回忆。既有感到的暖意,嗅到馨香,也有听到的莺啼,看到的色彩。通过它们表现女主人公细腻的感情波澜。下片词的自问自答,更是妙趣横生。词人将静态的“绿杨影里,海棠亭畔,红杏梢头”,引入黄莺的巧啭,静中有动、寂中有声,化静态美为动态美,使读者仿佛听到莺啼之声不断地从一个地方流播到另一个地方,使鸟啼之声富于立体感和流动感。这是非常美的意境创造。以听觉写鸟声的流动,使人辨别不出鸟鸣何处,词人的春愁,也像飞鸣的流莺 ,忽儿在东 ,忽儿在西,说不清准确的位置。这莫可名状的愁怨,词人并不说破,留给读者去想象,去补充。

眼儿媚(宋·杨无咎)  显示自动注释

柳腰花貌天然好,聪慧更温柔。千娇百媚,一时半霎,不离心头。

是人总道新来瘦,也著甚来由。假饶薄命,因何瘦了,刬地风流。


眼儿媚(宋·毛幵)  显示自动注释

小溪微月淡无痕。残雪拥孤村。攀条弄蕊,春愁相值,寂默无言。

忍寒宜主何人见,应怯过黄昏。朝阳梦断,熏残沈水,谁为招魂。


眼儿媚 春情(宋·冯伟寿)  显示自动注释

自颦双黛听啼鸦。帘外翠烟斜。社前风雨,已归燕子,未入人家。

鞋儿试著无人看,莫是忒宽些。想它楼上,闷拈箫管,憔悴莺花。


眼儿媚 题九里桥(宋·危昂霄)  显示自动注释

晴云十丈跨杉溪。偏称夜凉时。我来正值,一滩月朗,万木霜飞。

谪仙不住人间世,此恨有谁知。何人画我,倚阑得句,听水忘归。


眼儿媚(宋·李德载)  显示自动注释

雪儿魂在水云乡。犹忆学梅妆。玻璃枝上,体薰山麝,色带飞霜。

水边竹外愁多少,不断俗人肠。如何伴我,黄昏携手,步月斜廊。


眼儿媚(宋·曾揆)  显示自动注释

芙蓉帐冷翠衾单。魂梦几曾闲。怎禁未许,茫茫烟水,叠叠云山。

去时频把归期约,远不过春残。而今已是,荷花开了,犹倚栏干。


眼儿媚 绿笺(宋·薛梦桂)  显示自动注释

碧筒新展绿蕉芽。黄露洒榴花。蘸烟染就,和云卷起,秋水人家。

只因一朵芙蓉月,生怕黛帘遮。燕衔不去,雁飞不到,愁满天涯。


眼儿媚(宋末元初·汪元量)  显示自动注释

记得年时赏荼蘼。蝴蝶满园飞。一双宝马,两行箫管,月下扶归。

而今寂寞人何处,脉脉泪沾衣。空房独守,风穿帘子,雨隔窗儿。


眼儿媚 其一(宋·石孝友)  显示自动注释

何须著粉更施朱。元不在妆梳。寻常结束,珊珊环佩,短短裙襦。

花羞柳妒空撩乱,冰雪做肌肤。而今便好,小名弄玉,小字琼奴。


眼儿媚 其二(宋·石孝友)  显示自动注释

愁云淡淡雨潇潇。暮暮复朝朝。别来应是,眉峰翠减,腕玉香销。

小轩独坐相思处,情绪好无聊。一丛萱草,几竿修竹,数叶芭蕉。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传情达物,纯真自然,没有矫柔造作之感。上片从触景生发开去,产生浓浓情意,下片情景交融,即使后来曲终情意仍在。写景时海阔天空,错综交叉,对人的别离之恨和相思之苦作了尽情渲染;写情时则突破空间、地域的限制,或从感情来揣摩对方,或直抒胸臆,充分表达自己的相思情,虚虚实实,交错使用,心灵与大自然融于一体,表现了作者很高的抒情技巧。
“愁云淡淡雨萧萧 ,暮暮复朝朝”,上片起调二句,不仅点出节气,而且兼有渲染气氛,烘托情绪的作用。“淡淡”、“萧萧”、“暮暮”、“朝朝”四个叠字,以声传情,用得自然而巧妙。“淡淡”摹阴霾的天色,“萧萧”状淅沥的雨声,以此交织成有声有色的惨淡画面,为写相思怀人布设了特定背景 。“朝朝暮暮”,写的是愁云苦雨,相思无聊之长久。“暮暮”、“朝朝”的风雨渲染了一种沉闷、迷濛、凄冷的氛围。作者怀人的心曲寓于客体环境,愁云与愁绪、雨声与心声交织融合,雨不断 ,思无穷,愁不绝,彼此相生相衬。
春情漠漠,相思绵绵,作者不由发出内心的慨叹:“别来应是,眉峰翠减,腕玉香销。”这三句 ,是思极而生的想象虚拟之词。作者思念遥远的情人,推想她别后容态的变化,古人说,“女为悦己者容”,想必陷于离别痛苦中的她,独居无伴,已无心梳妆修饰,随着无休止的思念,一定会日渐容衰体瘦,以至“眉峰翠减 ,腕玉香销”。作者从对方着笔,借人映己,运实于虚,笔端饱含体贴关切之情,在容态宛然但又空灵虚幻的形象中,寄托着自己的无限思念。
词的下片,才正面写到自己的相思的苦况 。“小轩独坐相思处 ,情绪好无聊 。”上句描画形影孤单,独坐小轩,相思盈怀的情态,下句直言此时情怀。一个“独”字,托出孤寂悒郁的神情和四顾茫然的怅惘。独坐相思,因相思无望而觉百无聊赖,两句由眼前处境导出心境 ,叙事言情质实直率 。但是,究竟何等“无聊” ,却未详言,而于结拍处借景物曲曲传出。
结处三句 ,作者独取“萱草”、“修竹”、“芭蕉”三个物象,一句一景,又合成一体,含有不尽之意。“萱草”又名“谖草”,古人以为此草可以忘忧。《诗》毛传:“谖草令人忘忧。”嵇康《养生论》亦云 :“合欢蠲忿,萱草忘忧,愚智所共知也 。”然而,作者相思心切,既得萱草,也不足以解忧,这就加倍突出忧思的绵绵无尽,难排难解。修竹、芭蕉,在此都是助愁添恨的景物。杜甫《佳人》诗中有“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之句,翠竹与美人互相映衬,而如今,只见“ 修竹 ”而不见美人,自然会触目伤怀。李商隐《代赠二首》(其一)有“芭蕉不展丁香结 ,同向春风各自愁”的诗句,李煜《长相思》也写道 :“帘外芭蕉三两窠 ,夜长人奈何!”在寂寞的相思中,身边的萱草 、修竹、芭蕉,无不关合着忧思,呈于眼前,添愁加恨。这三个物象 ,仿佛从眼前景中信手拈来,不经意地罗列,实则寓含了丰富的感情内涵。范晞文《对床夜语》卷二曾引《四虚序》云:“不以虚为虚,而以实为虚 ,化景物为情思 。”以景物来象征情思,是我国古代诗词中常见的写法。此词收尾三句,融情入景,正是一种“以实为虚”,悠然不尽的妙结。
总而言之 ,石孝友的这首《眼儿媚》,深刻诚挚地刻划了作者在绵绵不断的春雨中的寂寥况味中思恋情人的心情,在抒情手法上也可谓独树一帜。

眼儿媚 萍乡道中乍晴,卧舆中,困甚,小憩柳塘(宋·范成大)  显示自动注释

酣酣日脚紫烟浮。妍暖破轻裘。困人天色,醉人花气,午梦扶头。

春慵恰似春塘水,一片縠纹愁。溶溶泄泄,东风无力,欲皱还休。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集评】
沈际飞《草堂诗余别集》:此词字字软温,着其气息即醉。
许昂霄《词综偶评》:换头“春慵”紧接“困”字、“醉”字来,细极。
王闿运《湘绮楼词选》:自然移情,不可言说,绮语中仙语也。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上阕“午梦扶头”句领起下文。以下五句借东风皱水,极力写出春慵,笔意深透,可谓入木三分。
此词作于作者调知静江府、广西经略安抚使赴桂林上任途中 。据作者《骖鸾录 》,乾道九年(1173)闰正月末过萍乡(今江西萍乡市),时雨方晴,乘轿困乏,歇息于柳塘畔。柳条新抽,春塘水满,这样的环境既便小憩,又易引发诗兴。
“酣酣日脚紫烟浮,妍暖破轻裘。”“ 日脚”,云缝斜射到地面的日光。“紫烟”,映照日光的地表上升腾的水气。“ 酣酣”,其色调之深。这一句是写初春“乍晴”景色,抓住了主要特征:云彩、地气都显得特别活跃,云脚低垂,地气浮腾;日光也显得强烈了,“日脚”给人夺目的光亮;天气也暖和了 ,“酣酣”、“紫”的色调就给人以暖感。“妍暖”,和暖 、轻暖。“轻裘”,薄袄。这时的温度也不是一下子升得很高,并不是带给人热的感觉,这种暖意首先是包裹在“轻裘”里的躯体感觉到了,它一阵阵地传了过来。这一句是写感觉 。总之,这天气给人的是暖乎乎的感觉。
“ 困人天色 ,醉人花气,午梦扶头。”“天色”即天气。这天气叫人感到舒服,因而容易使人陶醉,加上暖乎乎的花香沁人心脾,更使人精神恍惚了。暖香与“冷香”对人的刺激确乎不同。“扶头”,本是指一种易使人醉的酒 ,也状醉态。“午梦扶头”就是午梦昏昏沉沉的样子。
上阕是写乘舆道中的困乏,下阕写“小憩柳塘”。
“春慵恰似春塘水,一片縠纹愁。这片“春慵”紧接“困”字“醉”字来,意脉很细。这里即景作比。“縠纹”,绉纱的细纹比喻水的波纹。这两句说:春慵就象春塘中那细小的波纹一样,叫人感到那么微妙,只觉得那丝丝的麻麻痒痒、阵阵的软软绵绵。这个“愁”字的味道似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下面又进一步进行描写:“溶溶泄泄(y ìy ì),东风无力,欲皱还休。”“溶溶泄泄,水缓缓掠动。“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冯延已《谒金门》),墉水皱了;可你认真去看,又“风静縠纹平”(苏轼《临江仙》)了。这里写水波就是这种情形。这是比喻春慵的不可捉摸,又似曾可见恍恍惚惚,浮浮沉沉的状态。这几句都是用比喻写春慵,把难以言状的困乏形容得如此具体、形象,作者的写作技巧真令人叹服。同时还要体会,这春水形象的本身又给人以美感。它那么温柔熨贴,它那么充溢、富于生命力,它那么细腻、明净,真叫人喜爱。春慵就是它,享受春慵真是人生的快乐。
春慵,是一种生理现象,也是一种感觉,虽然在前人诗词里经常出现这字眼,但具体描写很少,苏轼(《 水龙吟·杨花词 》)借杨花写了女子的慵态,但没有这首词写得生动、细腻、充盈。此词用了许多贴切的词语天气给人的困乏感觉,又用了一系列比拟写感觉中的春慵,使人刻画如沐其中;感觉到了春天的温暖,闻到了醉人的花香,感受到了柳塘小憩的恬美。
沈际飞评道 :“字字软温 ,着其气息即醉。”(《草堂诗余别集》引)确实不错。如此写生理现象,写感觉,应当说是文学描写的进步。

眼儿媚 建安作(宋·赵彦端)  显示自动注释

侬家风物似山家。梅老鬓丝华。几回记得,攀翻琪树,醉帽敧斜。

冷香不断春千里,归路本非赊。有人却道,使君犹健,看遍馀花。


眼儿媚 王漕赴介庵赏梅(宋·赵彦端)  显示自动注释

黄昏小宴史君家。梅粉试春华。暗香素蕊,横枝疏影,月淡风斜。

更饶红烛枝头挂,粉蜡斗香奢。元宵近也,小园先试,火树银花。


眼儿媚 霜夜对月(宋·赵长卿)  显示自动注释

一钩新月照西楼。清夜思悠悠。那堪更被,征鸿嘹唳,绊惹离愁。

倚栏不语情如醉,都总寄眉头。从前只为,惜他伶俐,举措风流。


眼儿媚 东院适人乞词,醉中书于裙带三首 其一(宋·赵长卿)  显示自动注释

人随社节去匆匆。此恨几时穷。阳台寂寞,巫山凄惨,云雨成空。

芭蕉密处窗儿下,冷落旧香中。黄昏静也,蛩声满院,明月清风。


眼儿媚 其二(宋·赵长卿)  显示自动注释

槐阴密处啭黄鹂。午日正长时。一番过雨,绿荷池面,冷浸琉璃。

红尘不到华堂里,纤楚对蛾眉。笑偎人道,新词觅个,美底腔儿。


眼儿媚 其三(宋·赵长卿)  显示自动注释

当年策马过钱塘。曲径小平康。繁红酽白,娇莺姹燕,争唤何郎。

而今又客东风里,浑不似寻常。只愁别后,月房云洞,啼损红妆。


眼儿媚(宋·赵长卿)  显示自动注释

连沧危观暮江前。几醉使君筵。少年俊气,曾将吟笔,买断江天。

重来细把朋游数,回首一辛酸。兰成已老,文园多病,负此江山。


眼儿媚(宋·赵长卿)  显示自动注释

玉楼初见念奴娇。无处不妖娆。眼传密意,樽前烛外,怎不魂消。

西风明月相逢夜,枕簟正凉宵。殢人记得,叮咛残漏,且慢明朝。


眼儿媚(宋·赵长卿)  显示自动注释

先来客路足伤悲。那更话别离。玉骢也解,知人欲去,骧首频嘶。

马蹄动是三千里,后会莫相违。切须更把,丁香珍重,待我重期。


眼儿媚(宋·赵长卿)  显示自动注释

南枝消息杳然间。寂寞倚雕栏。紫腰艳艳,青腰袅袅,风月俱闲。

佳人环佩玉阑珊。作恶探花还。玉纤拈粟,樱唇呵粉,愁点眉弯。


眼儿媚 妓(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烟花丛里不宜他。绝似好人家。淡妆娇面,轻注朱唇,一朵梅花。

相逢比著年时节,顾意又争些。来朝去也,莫因别个,忘了人咱。


眼儿媚(宋·阮阅)  显示自动注释

楼上黄昏杏花寒。斜月小栏干。一双燕子,两行征雁,画角声残。

绮窗人在东风里,洒泪对春闲。也应似旧,盈盈秋水,淡淡春山。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写的是与一营妓相恋又分别之后的无尽相思,语淡而情深。
首句交待登楼望月的时间与地点。黄昏,指登楼时刻 ;杏花寒,谓登楼季节。据《花候考》,在雨水这个节气中,一候菜花,二候杏花,三候李花,其时当在二月。但这里兼有描写环境的作用,故而于清冷中显出幽美 。词人独上层楼,极目天涯,无边思绪,自会油然而生 。何况登楼之际 ,春寒料峭,暮色苍芒,一钩斜月,映照栏干,这种环境,多么使人感到孤单凄凉。下面三句,写登楼所见所闻。“一双燕子,两行征雁 ”,含意深长。燕本双飞,雁惯合群,特写“ 一双”、“两行”,反衬词人此际的孤独。耳边还传来城上的画角声 ,心情之凄楚 ,可以想见。上片写景,然景中有情,情中见人。
下片由写景到抒情。此情是怀人之情,怀人又从悬想对方着笔。“绮窗”,谓雕饰华美的窗棂。唐王维《扶南曲歌辞》云“ 朝日照绮窗,佳人坐临镜”,把佳人与绮窗分作两句,意境优美;阮阅此词则将绮窗与人合并一起 ,径称“绮窗人”,语言更加浓缩,形象更加鲜明。仿佛词人从这熟悉的华美的窗口透视进去,只见其人亭亭玉立于春风之中,悄然无语。这里的“ 无语”,实际上就是深思;“春闲”,实际上是春愁。就中可以看出,窗内人是一个深于情的女子。结尾两句“盈盈秋水,淡淡春山 ”,谓佳人眼如秋水之清,眉似春山之秀。前面着以“也应似旧”一句,词情顿然跳出实境,转作冥想之笔。
这首词收放有度,过渡自然,结处更见功力。以旧时惯见的形象做底色,在佳人山水般秀目间蕴藏着缠绵之思,迷离徜徨,有余而不尽之妙。

秋波媚 其一 七月十六日晚登高兴亭望长安南山(宋·陆游)  显示自动注释

秋到边城角声哀。烽火照高台。悲歌击筑,凭高酹酒,此兴悠哉。

多情谁似南山月,特地暮云开。灞桥烟柳,曲江池馆,应待人来。


秋波媚 其二(宋·陆游)  显示自动注释

曾散天花蕊珠宫。一念堕尘中。铅华洗尽,珠玑不御,道骨仙风。

东游我醉骑鲸去,君驾素鸾从。垂虹看月,天台采药,更与谁同。


眼儿媚 春愁(宋·陈亮)  显示自动注释

试灯天气又春来。难说是情怀。寂寥聊似,扬州何逊,不为江梅。

扶头酒醒炉香灺,心绪未全灰。愁人最是,黄昏前后,烟雨楼台。


眼儿媚(宋·韩淲)  显示自动注释

东风拂槛露犹寒。花重湿阑干。淡云殢日,晨光微透,帘幕香残。

阴晴不定瑶阶润,新恨觉心阑。凭高望断,绿杨南陌,无限关山。


眼儿媚 社日(宋·韩淲)  显示自动注释

风回香雪到梨花。山影是谁家。小窗未晚,重檐初霁,玉倚蒹葭。

社寒不管人如此,依旧在天涯。碧云暮合,芳心撩乱,醉眼横斜。


眼儿媚 下郭赵园(宋·韩淲)  显示自动注释

西溪回合小青苍。梅雨弄残阳。意行陇亩,景分庭院,乳燕春长。

酒深不用人歌啸,锄圃试商量。细晞菜甲,旋寻蔬笋,一梦黄粱。


眼儿媚(宋·高观国)  显示自动注释

轻云终被断云留。不肯放春愁。翠楼旧倚,粉墙重见,歌酒风流。

今朝毕竟吟情澹,芳意未全酬。东风向晚,莺花有意,吹转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