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
词牌列表
菩萨蛮 钦谱
菩萨蛮 唐教坊曲名。《宋史·乐志》:女弟子舞队名。《尊前集》注“中吕宫”。《宋史·乐志》亦“中吕宫”。《正音谱》注“正宫”。唐苏鄂《杜阳杂编》云:“大中初,女蛮国入贡,危髻金冠,缨络被体,号菩萨蛮队,当时倡优遂制《菩萨蛮》曲,文士亦往往声其词。”孙光宪《北梦琐言》云:“唐宣宗爱唱《菩萨蛮》词,令狐绹命温庭筠新撰进之。”《碧鸡漫志》云:“今《花间集》温词十四首是也。”   按温词有“小山重叠金明灭”句,名《重叠金》。南唐李煜词名《子夜歌》,一名《菩萨鬘》。韩淲词有“新声休写花间意”句,名《花间意》。又有“风前觅得梅花”句,名《梅花句》。有“山城望断花溪碧”句,名《花溪碧》。有“晚云烘日南枝北”句,名《晚云烘日》。

菩萨蛮 双调四十四字,前后段各四句,两仄韵、两平韵 李白

  平林漠漠烟如织  寒山一带伤心碧 暝色入高楼  有人楼上愁 
  中平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

  玉阶空伫立   宿鸟归飞急 何处是归程   长亭更短亭 
  中平平仄仄中仄中平仄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平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若朱词之不换韵,楼词之三声叶韵,皆变格也。 按元好问《中州集乐府》王庭筠词“断肠人恨馀香换,尘暗琐窗春。小花檐月晓,屏掩半山青”,李晏、孟宗献俱有之,盖回文体也。每句一回,即同李白词体。或以单调另分一体者误。 温庭筠词前段起句“牡丹花谢莺声歇”,“牡”字仄声。后段起句“无言匀睡脸”,“无”字平声。第二句“钗上蝶双舞”,“蝶”字仄声。结句“无憀独倚门”,“独”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下词。

格二 双调四十四字,前后段各四句,两仄韵、两平韵 朱敦儒

  秋风乍起梧桐落  蛩吟唧唧添萧索 敧枕背灯眠  月和残梦圆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

  起来钩翠箔  何处寒砧作 独倚小阑干  逼人风露寒 
  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


此即李词体,但后段仄韵、平韵即押前段原韵。

格三 双调四十四字,前后段各四句,两叶韵、两平韵 楼扶

  丝丝杨柳莺声近 晚风吹过秋千影 寒色一帘轻 灯残梦不成 
  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

  耳边消息在  笑指花梢待 又是不归来 满庭花自开 
  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


按《太平乐府》无名氏词“镜中两鬓皤然矣,心头一点愁而已,清瘦仗谁医,羁情只自知。”仄韵即叶平韵,名“三声叶”,元人多宗之,此词即其体也。
龙谱
菩萨蛮 又名《子夜歌》、《重叠金》。唐教坊曲,《宋史·乐志》、《尊前集》、《金奁集》并入“中吕宫”,《张子野词》作“中吕调”。唐苏鹗《杜阳杂编》:“大中初,女蛮国入贡,危髻金冠,璎珞被体,号‘菩萨蛮队’。当时倡优遂制《菩萨蛮曲》,文士亦往往声其词。”(见《词谱》卷五引)据此,知其调原出外来舞曲,输入在公元八四七年以后。但开元时人崔令钦所著《教坊记》中已有此曲名,可能这种舞队前后不止一次输入中国。小令四十四字,前后片各两仄韵,两平韵,平仄递转,情调由紧促转低沉,历来名作最多。

菩萨蛮 定格 李白

  平林漠漠烟如织  寒山一带伤心碧 暝色入高楼  有人楼上愁 
  中平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中平平仄平

  玉梯空伫立   宿鸟归飞急 何处是归程   长亭连短亭 
  中平平仄仄中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中平平仄平

历代作品
共3100,分8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李白 701 - 762 二首
陶埴 一首
敦煌曲子 十一首
李晔 二首
苏癿 四首
温庭筠 801 - 866 十五首
菩萨蛮(唐·李白)  显示自动注释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以下资料来源未详
①近水杨宁益《零墨新笺》考证《菩萨蛮》为古缅甸曲调,唐玄宗时传入中国,列于教坊曲。变调,四十四字,两仄韵,两平韵。

【品评】
宋初《尊前集》及稍后的文学《湘山野录》、杨绘《时贤本事曲子集》,都载有传为李白所作的这首《菩萨蛮》。黄^诳《唐宋诸贤绝妙词选》且将此词推为“百代词典之祖”。然自明胡应麟以来,不断有人提出质疑,认为它是晚唐五代人作而托李白的。这场争议至今仍继续。
这是一首怀人词,写思妇盼望远方行人久候而不归的心情。开头两句为远景。高楼极目,平林秋山,横亘天末,凝望之际,不觉日暮。“烟如织”是说暮烟浓密,“伤心碧”是说山色转深。王建《江陵使至汝州》诗:“日暮数峰青似染,商人说是汝州山”。薛涛《题竹郎庙》诗:“竹郎庙前多古木,夕阳沉沉山更绿。”多言晚山之青,可以参看。这两句全从登楼望远的思妇眼中写出,主观色彩很重,而行人之远与伫望之深,尽在其中。“暝色”两句为近景,用一“入”字由远而近,从全景式的平林远山拉到楼头思妇的特写镜头,突出了“有人楼上愁”的人物主体,层次井然。下片玉阶伫立仰见飞鸟,与上片登楼远望俯眺平楚,所见不同,思念之情则一。“宿鸟归飞急”还意在反衬行人滞留他乡,未免恋恋不返。末句计归程以卜归期。庚信《哀江南赋》有“十里五里,长亭短亭”之语。词中着一“更”字加强了连续不断的以至无穷无尽的印象。征途上无数长亭短亭,不但说明归程遥远,同时也说明归期无望,以与过片“空伫立”之“空”字相应。如此日日空候,思妇的离愁也就永无穷尽了。
结句不怨行人忘返,却愁道路几千,归程迢递,不露哀怨,语甚酝藉。韩元吉《念奴娇》词云,“尊前谁唱新词,平林真有恨,寒烟如织。”可见南宋初这首《菩萨蛮》犹传唱不绝。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
此首望远怀人之词,寓情于境界之中。一起写平林寒山境界,苍茫悲壮梁元帝赋云:“登楼一望,唯见远树含烟。平原如此,不知道路几千。”此词境界似之。然其写日暮景色,更觉凄黯。此两句,白内而外。“瞑色”两句,自外而内。烟如织、伤心碧,皆瞑色也。两句折到楼与人,逼出“愁”字,唤醒全篇。所以觉寒山伤心者,以愁之故;所以愁者,则以人不归耳。下片,点明“归”字。“空”字,亦从“愁”字来。乌归飞急,写出空间动态,写出鸟之心情。鸟归人不归,故云此首望远怀人之词,寓情于境界之中。一起写平林寒山境界,苍茫悲壮。粱元帝赋云“空伫立”。“何处”两句,自相呼应,仍以境界结束。但见归程,不见归人,语意含蓄不尽。

菩萨蛮(唐·李白)  显示自动注释

举头忽见衡阳雁,千声万字情何限。叵耐薄情夫,一行书也无。

泣归香阁恨,和泪淹红粉。待雁却回时,也无书寄伊。


菩萨蛮(唐·陶埴)  显示自动注释

家家尽有长生药,时人取用皆差错。气候若飞沈,问君何处寻?

眼看犹不识,误向铅中觅。此物没黄芽,徒劳岁月赊


菩萨蛮 千般愿(唐·敦煌曲子)  显示自动注释

枕前发尽千般愿。要休且待青山烂。水面上秤锤浮。直待黄河彻底枯。

白日参辰现。北斗回南面。休即未能休。且待三更见日头。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作者】
本世纪初,大量五代写本被发现于甘肃敦煌莫高窟(又称千佛洞)。随之而重新问世的唐五代民间词曲,或称为敦煌曲子词,或称为敦煌歌辞。它们是千年词史的椎轮大辂,内容广泛,形式活泼,风格繁富,有鲜明的个性特征和浓郁的生活气息,反映了词兴起于民间时的原始形态。敦煌词的辑本,有王重民的《敦煌曲子词集》,饶宗颐的《敦煌曲》,任二北的《敦煌歌辞总集》等。

【注释】
①近水杨宁益《零墨新笺》考证《菩萨蛮》为古缅甸曲调,唐玄宗时传入中国,列于教坊曲。变调,四十四字,两仄韵,两平韵。 ②休:罢休,双方断绝关系。 ③参(音申)辰:星宿名。参星在西方,辰星(即商星)在东方,晚间此出彼灭,不能并见;白天一同隐没,更难觅得。 ④北斗:星座名,以位置在北、形状如斗而得名。 ⑤即:同“则”。

【品评】
此词写爱情的盟誓,充满了磐石般的信念和火焰般的热情。它以不可实现之事,示不可变异之心,新颖泼辣,奇特生动,表现了抒情主人公对爱情的坚贞不渝。汉乐府民歌中有一首《上邪》:“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其命意与构思或为此词所本。但《上邪》是一位女子对“君”剖白心迹,此词中的誓言发自男方抑或女方,却任人想象,因而更见灵动活泼。不言而喻,此词的抒情主人公是在两情最为浓烈与炽热的欢娱之际向对方陈词的。发愿于“枕前”,表明他们是已结连理的伉俚。而所发誓愿多达“千般”,则见出主人公发愿时为激情所驱滔滔不能自已,作者再现于笔端的只不过是其中的片言 语罢了:他时而指譬日月星辰(“白日参辰现”、“北斗回南面”、“三更见日头”),时而引喻河流山川(青山烂、黄河枯),时而又从生活中信手拈来实例(“水面上秤锤浮”),而它们无一例外,都是绝无可能出现的自然现象,借以比况拳拳爱心的坚贞不渝,是极为确切而又富于联想的。作者省略了比喻之词,而直接托出喻体,一气排开,直贯到底,不稍停顿,使人于目不暇接之际留下鲜明而又深刻的印象。这正是此词在艺术上显著特点。同时,此词无意象文人词那样追求含蓄蕴藉之致,其抒情方式以直率、热烈、大胆、泼辣见长,遣词造句亦不假雕饰,形同白话,充分表现出民间歌辞的拙朴、自然的本色。

菩萨蛮 抛鞭落(唐·敦煌曲子)  显示自动注释

清明节近千山绿。轻盈士女腰如束。九陌正花芳。少年骑马郎。

罗衫香袖薄。佯醉抛鞭落。何用更回头。谩添春夜愁。


菩萨蛮 送行人(唐·敦煌曲子)  显示自动注释

昨朝为送行人早。五更未罢金鸡叫。相送过河梁。水声堪断肠。

唯愁离别苦。努力登长路。驻马再摇鞭。为传千万言。


菩萨蛮 问龙门(唐·敦煌曲子)  显示自动注释

自从宇宙充戈戟。狼烟处处熏天黑。早晚竖金鸡。休磨战马蹄。

淼淼三江水。半是儒生泪。老尚逐经才。问龙门何日开。


菩萨蛮 却回归(唐·敦煌曲子)  显示自动注释

常惭血愿居臣下。明君巡幸恩沾洒。差匠见修宫。竭诚无有终。

奉国何曾睡。葺治无人醉。克日却回归。愿天涯总西。


菩萨蛮 回鸾辂(唐·敦煌曲子)  显示自动注释

再安社稷垂衣理。寿同山岳长江水。频见老人星。万方休战征。

良臣安国步。今喜回鸾辂。从此后泰阶清。齐□呼圣明。


菩萨蛮 敦煌将(唐·敦煌曲子)  显示自动注释

敦煌古往出神将。感得诸蕃遥钦仰。效节望龙庭。麟台早有名。

只恨隔蕃部。情恳难申吐。早晚灭狼蕃。一齐拜圣颜。


菩萨蛮 在三峰(唐·敦煌曲子)  显示自动注释

千年凤阙争离弃。何时献得安邦计。銮驾在三峰。天同地不同。

宇宙憎嫌侧。今作蒙尘客。阃外有忠常。思佐圣人王。


菩萨蛮 却回归(唐·敦煌曲子)  显示自动注释

御园点点红丝挂。因风坠落沾枝架。柳色正依依。玄宫照渌池。

每思龙凤阙。惟恨累年别。计日却回归。象似南山不动微。


菩萨蛮 忧邦国(唐·敦煌曲子)  显示自动注释

自从銮驾三峰住。倾心日夜思明主。惯在紫微间。笙歌不暂闲。

受禄分南北。谁是忧邦国。此夜却回銮。须教社稷安。


菩萨蛮 溪边舞 叠字体(唐·敦煌曲子)  显示自动注释

霏霏点点回塘雨。双双只只鸳鸯语。灼灼野花香。依依金柳黄。

盈盈江上女。两两溪边舞。皎皎绮罗光。轻轻云粉妆。


菩萨蛮 其一 三峰下(唐·李晔)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名子夜歌,一名巫山一片云,一名重叠金。

登楼遥望秦宫殿,茫茫只见双飞燕。渭水一条流,千山与万丘。

远烟笼碧树,陌上行人去。安得有英雄,迎归大内中


菩萨蛮 其二 三峰下(唐·李晔)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名子夜歌,一名巫山一片云,一名重叠金。

飘飘且在三峰下,秋风往往堪沾洒肠断忆仙宫,朦胧烟雾中。

思梦时时睡,不语长如醉。早晚是归期,苍穹知不知。


菩萨蛮 归不归二首 其一(唐·苏癿)  显示自动注释

清明时节樱桃熟。卷帘嫩笋初成竹。小玉莫添香。正嫌红日长。

四肢无气力。鹊语虚消息。愁对牡丹花。不曾君在家。


菩萨蛮 归不归二首 其二(唐·苏癿)  显示自动注释

香消罗幌堪魂断。唯闻蟋蟀吟相伴。每岁送寒衣。到头归不归。

千行欹枕泪。恨别添憔悴。罗带旧同心。不曾看至今。


菩萨蛮 求宦二首 其一(唐·苏癿)  显示自动注释

自从涉远为游客。乡关迢递千山隔。求宦一无成。操劳不暂停。

路逢寒食节。处处樱花发。携酒步金堤。望乡关双泪垂。


菩萨蛮 求宦二首 其二(唐·苏癿)  显示自动注释

数年学剑攻书苦。也曾凿壁偷光露。堑云聚飞萤。多年事不成。

每恨无谋识。路远关山隔。权隐在江河。龙门终一过。


菩萨蛮 其一(唐·温庭筠)  显示自动注释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小山:指屏风上雕画的小山。金明灭:金光闪耀的样子。
②鬓云:象云朵似的鬓发。度:覆盖。香腮雪:雪白的面颊。
③弄妆:梳妆打扮。
④罗襦:丝绸短袄。
⑤鹧鸪:这里指装饰的图案。

【评解】
这首《菩萨蛮》,为了适应宫廷歌伎的声口,也为了点缀皇宫里的生活情趣,把妇女的容貌写得很美丽,服饰写得很华贵,体态也写得十分娇柔。仿佛描绘了一帽唐代仕女图。
词的上片,写床前屏风的景色及梳洗时的娇慵姿态;下片写妆成后的情态,暗示了人物孤独寂寞的心境。全词委婉含蓄地揭示了人物的内心世界,并成功地运用反衬手法。鹧鸪双双,反衬人物的孤独;容貌服饰的描写,反衬人物内心的寂寞空虚。表现了作者的词风和艺术成就。

【集评】
张惠言《词选》卷一:此感士不遇之作也。篇法仿佛《长门赋》,而用节节逆叙。此章从梦晓后领起“懒起”二字,含后文情事。“照花”四句,《离骚》初服之意。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一:飞卿词如“懒起画娥眉,弄妆梳洗迟”,无限伤心,溢于言表。
张燕瑾《唐宋词选析》:这首《菩萨蛮》不仅称物芳美,也具有“其文约,其词微”的特点,富有暗示性,容易使人产生种种联想。
《中国历代诗歌各篇赏析》:在这首词里,作者将许多可以调和的颜色和物件放在一起,使它们自己组织配合,形成一个意境,一个画面,让读者去领略其中的情意,这正是作者在创造词的意境上,表现了他的独特的手法。
唐圭璋 《唐宋词简释》:此首写闺怨,章法极密,层次极清。首句,写绣屏掩映,可见环境之富丽;次句,写鬓丝撩乱,可见人未起之容仪。三、四两句叙事,画眉梳洗,皆事也。然“懒”字、“迟”字,又兼写人之情态。“照花”两句承上,言梳洗停当,簪花为饰,愈增艳丽。末句,言更换新绣之罗衣,忽税衣上有鹧鸪双双,遂兴孤独之哀与膏沐谁容之感。有此收束,振起全篇。上文之所以懒画眉、迟梳洗者,皆因有此一段怨情蕴蓄于中也。

菩萨蛮 其二(唐·温庭筠)  显示自动注释

水精帘里颇黎枕,暖香惹梦鸳鸯锦江上柳如烟,雁飞残月天。

藕丝秋色浅,人胜参差剪。双鬓隔香红,玉钗头上风。


菩萨蛮 其三(唐·温庭筠)  显示自动注释

蕊黄无限当山额宿妆隐笑纱窗隔。相见牡丹时,暂来还别离。

翠钗金作股,钗上蝶双舞。心事竟谁知,月明花满枝。


菩萨蛮 其四(唐·温庭筠)  显示自动注释

翠翘金缕双鸂鶒,水文细起春池碧。池上海棠梨,雨晴红满枝。

绣衫遮笑靥,烟草黏飞蝶。青琐对芳菲,玉关音信稀。


菩萨蛮 其五(唐·温庭筠)  显示自动注释

杏花含露团香雪,绿杨陌上多离别。灯在月胧明,觉来闻晓莺。

玉钩褰翠幕,妆浅旧眉薄。春梦正关情,镜中蝉鬓轻。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
此首抒怀人之情。起点杏花、绿杨,是芳春景色。此际景色虽美,然人多离别,亦黯然也。"灯在"两句,拍到己之因别而忆,因忆而梦;一梦觉来,廉内之残灯尚在,廉外之残月尚在,而又闻骁莺恼人,其境既迷离倘恍,而其情尤可哀。换头两句,言晓来妆浅眉薄,百无聊赖,亦懒起画眉弄妆也。「春梦」两句倒装,言偶一临镜,忽思及宵来好梦,又不禁自怜憔悴,空负此良辰美景矣。张皋文云"飞卿之词,深美闳约。“观此词可信。末两句,十字皆阳声字,可见温词声韵之响亮。

菩萨蛮 其六(唐·温庭筠)  显示自动注释

玉楼明月长相忆,柳丝袅娜春无力。门外草萋萋,送君闻马嘶。

画罗金翡翠香烛销成泪。花落子规啼,绿窗残梦迷。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
此首写怀人,亦加倍深刻。首句即说明相忆之切,虚笼全篇。每当玉楼有月之时,总念及远人不归,今见柳丝,更添伤感。以人之思极无力,故觉柳丝摇漾亦无力也。「门外」两句,忆及当时分别之情景,宛然在目。换头,又入今情。绣帏深掩,香烛成泪,较相忆无力,更深更苦。看末,以相忆难成梦作结。窗外残春景象,不堪视听;窗内残梦迷离,尤难排遣。通体景真情真,浑厚流转。

菩萨蛮 其七(唐·温庭筠)  显示自动注释

凤凰相对盘金缕,牡丹一夜经微雨。明镜照新妆,鬓轻双脸长。

画楼相望久,阑外垂丝柳。音信不归来,社前双燕回。


菩萨蛮 其八(唐·温庭筠)  显示自动注释

牡丹花谢莺声歇,绿杨满院中庭月。相忆梦难成,背窗灯半明。

翠钿金压脸,寂寞香闺掩。人远泪阑干,燕飞春又残。


菩萨蛮 其九(唐·温庭筠)  显示自动注释

满宫明月梨花白,故人万里关山隔。金雁一双飞,泪痕沾绣衣。

小园芳草绿,家住越溪曲。杨柳色依依,燕归君不归。


菩萨蛮 其十(唐·温庭筠)  显示自动注释

宝函钿雀金鸂鶒,沈香阁上吴山碧。杨柳又如丝,驿桥春雨时。

画楼音信断,芳草江南岸。鸾镜与花枝,此情谁得知。


菩萨蛮 其十一 春闺(唐·温庭筠)  显示自动注释

南园满地堆轻絮,愁闻一霎清明雨。雨后却斜阳,杏花零落香。

无言匀睡脸,枕上屏山掩。时节欲黄昏,无憀独倚门


菩萨蛮 其十二(唐·温庭筠)  显示自动注释

夜来皓月才当午重帘悄悄无人语。深处麝烟长,卧时留薄妆。

当年还自惜,往事那堪忆。花露月明残,锦衾知晓寒。


菩萨蛮 其十三(唐·温庭筠)  显示自动注释

雨晴夜合玲珑日,万枝香袅红丝拂。闲梦忆金堂,满庭萱草长。

绣帘垂𦋏𦌉,眉黛远山绿。春水渡溪桥,凭阑魂欲消。


菩萨蛮 其十四(唐·温庭筠)  显示自动注释

竹风轻动庭除冷,珠帘月上玲珑影。山枕隐浓妆,绿檀金凤凰

两蛾愁黛浅,故国吴宫远。春恨正关情,画楼残点声。


菩萨蛮 其十五(唐·温庭筠)  显示自动注释

玉纤弹处真珠落,流多暗湿铅华薄。春露浥朝花,秋波浸晚霞。

风流心上物,本为风流出。看取薄情人,罗衣无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