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中运用到的《汉语大词典》、《骈字类编》词汇已以连接方式标示出来。由于是电脑自动分析,词组划分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滴滴金 梅(宋·孙道绚)

月光飞入林前屋。策策,度庭竹夜半江城击柝声,动寒梢栖宿

等闲老去年华促,只有江梅幽独梦绕夷门旧家山,恨惊回难续。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从篇首到“蓬壶殿里笙歌作”为第一段。写登黄鹤楼遥望北方失地,引起对故国往昔“繁华”的追忆。
“ 想当年”三字点目。“花遮柳护”四句极其简洁地写出北宋汴京宫苑之风月繁华。万岁山亦名艮岳。据《 宋史·地理志·京城》记载,徽宗政和七年始筑。积土为假山,山周十余里,堂馆池亭极多,建制精巧(蓬壶是其中一堂名 ),四方花竹奇石,悉聚于此,专供皇帝游玩。
此词写南方羁迟南方苦难的生活。道绚乃中原人,盛年居孀(见王逢《 梧溪集》卷二)。在金兵南下之际 ,她同李清照一样,“ 漂零遂与流入伍”,流徒江南,只身寄居一室。根据词中所写,她居住在临江的城市镇上,屋前种着树林,庭中长满绿竹。环境清幽的如在平时,这位女词人的心情想必很宁静;然而此刻她却梦绕夷门,中心恨惊。什么原因呢?定是战争气氛的影响。
这首轻细之词注入了动荡年代的时代精神,笔是轻细的情却是深沉的。夜已深了,孤栖一室的词人却未合眼。透过窗棂,只见月光透过林梢 ,穿入小屋。
晏殊《蝶恋花》云: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与此词相近。晏词的“穿”字,孙词的“飞”字 ,俱从不眠者眼中反映出月光的情态,境界极佳。这是从视觉方面着笔 ,以下几句则从听觉方面进行。
“策策”,象声词,韩愈《秋杯》诗 :“秋风一披佛,策策鸣不已 。”白居易《 冬雪》诗 :“策策窗户前,又闻新雪睛 。”由音感听觉写出漂零异地之情,南宋词时为有之,如李清照《添字丑奴儿》 :“窗前谁种芭蕉树,⋯⋯点滴霖淫,点滴霖淫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 。”此处写风吹绿竹声,具有特色。这风吹绿竹发出来的策策响声,对嫁给建安人的孙道绚来说,是熟悉;而对刚从中原南来的词人来说,又是陌生。可见心理描写之细致。竹声未已,继之以柝声,更使词人心情浮燥。柝,俗称梆子,用于巡夜打更。也许因为处于战争年代的缘故,巡夜击柝以报平安之声,牵动人心。迢迢长夜,月光入户,柝声盈耳 ,离人当此,何以堪情!但她不具体写心情如何难受,却采用象征手法,通过环境描写 。“动寒梢栖宿”一句,写得极妙。“梢”谓树梢,“栖宿”,以动词作名词 ,借指鸟类。也许是栖鸦,也许是栖鹊,也许是半夜听到柝声,它们都躁动起来。由描写中,我们看到一个落魄者惶惧战栗的影子。
如果上片是用纤细笔锋勾出作者的环境,由客观事物象征作者的心态。那么下片便深入到刻画词人的内心世界,抒发出怀念国都的思想了 。“等闲老去年华促 ”,说明词人已经年老。据其子黄铢绍兴三年跋其词云 :“年三十,先君捐弃,即抱贞节以自终 。”(张世南《游宦纪闻》卷八)此词作于其前,盖建炎年间(1127-1130)。若三十丧失,则作此词时恐亦四十余岁,可以称老了。这里词人不是嗟叹一生庸碌无为,而是感慨人生短促,词情深沉。零落江城,老年守寡,唯有幽独的江梅与相伴,此境极为凄惨。姜夔《疏影》云 :“但暗忆江南江北 。想佩环月夜归来,化作此花幽独 。”是以幽然梅花比喻王昭君的魂魄;此处则以此比喻自己,可谓异曲同工,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篇末二句采用了新乐府诗“ 卒章显志”的手法,点明题旨所在。不管月光如何照人无寐,也不管竹声柝声如何干人清睡 ,词人入梦了。在梦中,她回到“夷门旧家山”,得到片刻的安慰 。按夷门原为战国时大梁东门 。《史记·魏公子传赞》云 :“吾过大梁之墟,求问其所谓夷门”夷门者,城之东门也 。”宋时大梁称汴京。汴京东门为词人之“旧家山”可见词人曾在那里住过。此句重要,乃全篇关键。有此一句,通体皆明;否则将不知所云了 。词人梦中回到夷门,又被惊醒,欲想重续旧梦已不可能,于是她陷入深深的悲哀。词中恋旧居、爱旧国的主题,终于达到了。
应该指出的是,此词前结写栖鸟惊躁,后结写好梦惊回,虚实结合,前后映衬,极力突出了离乱中词人的形象。掩卷当知个中意味。魏庆之《诗人玉屑》卷二十称其“使易安尚在,且有愧容矣”而思。抑扬起伏虽然太大,但也可证明其词水平之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