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中运用到的《汉语大词典》、《骈字类编》词汇已以连接方式标示出来。由于是电脑自动分析,词组划分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八六子(宋·秦观

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刬尽还生柳外青骢别后,水边红袂分时怆然暗惊。

无端天与娉婷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奈回首欢娱,渐随流水素弦声断,翠绡香减那堪片片飞花弄晚,蒙蒙残雨笼晴

销凝黄鹂又啼数声。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写作者与他曾经爱恋的一位歌女之间的离别相思之情。全词由情切入,突兀而起,其间绘景叙事,或回溯别前之欢,或追忆离后之苦,或感叹现实之悲,委婉曲折,道尽心中一个“恨”字。
下片“无端”三句,再进一步追忆当时欢聚之乐。“无端”是不知何故之意,言老天好没来由,赐予她一份娉婷之姿,致使我为之神魂颠倒 。“夜月”二句叙写欢聚情况,借用杜牧诗句“娉娉袅袅十三馀,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知。”
《赠别》含蓄出之无浅露之病。“怎奈向”三句(“怎奈向”义同“奈何”)叹惋好景不常,倏又离散。“素弦声断 ,翠绡香减”,仍是用形象写别离,有幽美凄清之致。“那堪”二句,忽又写当前景物,以景融情。“片片飞花弄晚 ,蒙蒙残雨笼晴”,是凄迷之景,在怀人的深切愁闷中 ,观此景更增惆怅,故用“那堪”二字领起 。结尾“正销凝,黄鹂又啼数声”,又是融情入景,有悠然不尽之意。洪迈《容斋四笔》卷十三云:“秦少游《八六子》词云:‘片片飞花弄晚,蒙蒙残雨笼晴。正销凝 ,黄鹂又啼数声。’语句清峭,为名流推激 。予家旧有建本《兰畹曲集》,载杜牧之一词,但记其末句云:‘正销魂,梧桐又移翠阴。’秦公盖效之 ,似差不及也。”洪迈指出秦观词此二句是从杜牧词中脱化出来。
此词在语言上好用对句,如“柳外水边”、“夜月春风”、“素琴翠绡” 、“飞花残雨”皆是,尤以“夜月”和“飞花”两联为佳,不仅语言工丽,而且各具意境。全词情景交融,景语情语难分,可谓感人至深,独具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