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中运用到的《汉语大词典》、《骈字类编》词汇已以连接方式标示出来。由于是电脑自动分析,词组划分难免有误,仅供参考。
杂曲歌辞 其六 杨柳枝(唐·刘禹锡)
  押真韵

炀帝行宫汴水滨,数枝不胜春。来风起花如雪,飞入宫不见人。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注解选唐诗》
炀帝荒淫不君,国亡身丧,行宫外残柳数株,枝条柔弱,如不胜春风之摇荡,柳花如雪飞宫墙,似若羞见时人者。隋之臣子仕唐,曾不曰国亡主灭分任其咎,扬扬然无羞恶心,观观杨花亦可愧矣。
《唐诗绝句类选》
徐子扩曰:只是形容荒凉之态。谢谓羞不见人,非也。李君虞《隋宫燕》诗“几度飞来不见人”,亦此意。桂天祥曰:绝处味好。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蒋一葵曰:吊亡隋者,多不出此意。如此落句,更出人意表。陆时雍曰:忽入雅调。胡次焱曰:谢叠翁注:炀帝荒淫,国亡身殒,隋之君子仕唐,曾不分任其咎,扬扬然无羞恶之心,观柳花亦可以愧矣。谓柳花如雪,飞入宫墙,如羞见时人者,此扶植世教,足以立顽廉贪;似“不见人”三字,恐只是《易》所谓“窥其户,阒其无人”之意。
《唐诗摘钞》
“不胜春”三字正为“残柳”写照,若作“杨柳”则三字落空矣。只“不见人”三字,写尽故宫黍离之悲,何用多言。
《唐诗别裁》
似胜李君虞《汴河曲》(末二句下)。
《网师园唐诗笺》
韵远情深。
《唐诗笺要》
“不见人”是荒凉之象,宋儒谓改作“羞见人”更佳,其说非是。
《精选评注五朝诗学津梁》
写杨花写到花到地,方色空空,唤醒迷夫不少。
《历代诗评注读本》
隋炀植柳汴堤,谓之柳塘,故梦得有此作。末句谓宫墙尚在,宫中无人,即柳花飞入,谁人见来?不胜兴废之感。
《诗境浅说续编》
此隋宫怀古之作,咏残柳以写亡国之悲,情韵双美,寄慨苍凉,与《石头城》怀古诗皆推绝唱,宜白乐天称为“诗豪”也。李益《隋宫燕》、《汴河曲》,与梦得用意同,而用笔逊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