畴昔篇(唐·骆宾王)  显示自动注释

少年重英侠,弱岁贱衣冠。既托寰中赏,方承膝下欢。

遨游灞水(一作陵)曲,风月洛城端。且知无玉馔,谁肯逐金丸

金丸玉馔盛繁华,自言轻侮季伦家。五霸争驰千里马,三条竞骛七香车。

掩映飞轩乘落(一作夜)照,参差步障引(一作列)朝霞。

池中旧水如悬镜(一作涵明月),屋里新妆不让花。

意气风云倏如昨,岁月春秋屡回薄。上苑频经柳絮飞,中园几见(一作番)梅花落。

当时门客今何在?畴昔交朋(一作游)疏索(一作不)教憔悴损容仪,会得(一作在)高秋云雾廓。

淹留坐帝乡,无事积(一作度)炎凉。一朝披短褐,六载奉长廊(一作赋长杨)

赋文惭昔马,执戟叹(一作慕)前扬。挥戈出武帐,荷笔入文昌

文昌隐隐皇城里,由来奕奕多才子。潘陆词锋骆(一作络)驿飞,张曹(一作曹张文)苑纵横起。

卿相未曾识,王侯宁见拟。垂钓甘成白首翁(一作徒劳倦)负薪何处逢知己?

(一作谁)将运命赋穷通,从来奇(一作命)舛任西东。

不应(一作岂教)永弃同刍狗,且复飘飖类转蓬。(一作客)鬓年年异,春华岁岁同。

荣观未尽礼,徇主欲申功。脂车秣马辞乡(一作京)国,萦(一作策)辔西南使邛僰

玉垒铜梁不易攀,地角天涯眇难测。莺啭蝉吟(一作鸣)有悲望,鸿来雁度无音息。

阳关积雾万里昏,剑阁连山千种色。蜀路何悠悠,岷峰阻且修。

回肠随九折,迸泪连(一作下)双流。寒光(一作云)千里暮,露气二江秋。

长途看束(一作策)马,平水且沈牛华阳旧地标神制,石镜蛾眉真(一作偏)秀丽。

诸葛才雄已号龙,公孙跃马轻称帝。五丁卓荦多奇力,四士英灵富(一作用)文艺。

云气横开八阵形,桥形遥分七星势。川平烟雾开,游戏锦城隈。

(一作墙)高龟望出(一作步转),水净雁文回。寻姝入酒肆,访客上琴台。

不识金貂重,偏惜玉山颓他乡冉冉消年月,帝里沈沈限(一作悠悠恨)城阙。

不见猿声助客啼,唯闻旅思将花发。我家迢递关山里,关山迢递不可越。

故园梅柳尚馀春(一作有馀),来时(一作春来)勿使芳菲歇。

解鞅(一作秩)欲言归,执袂怆多违。北梁俱握手,南浦共沾衣。

别情伤去盖,离念惜徂(一作光)辉。知音何所托,木落雁南飞。

回来望(一作卧)平陆,春来酒应熟。相将菌阁卧(一作望)青溪(一作沂),且用藤杯泛黄菊

十年不调(一作达)为贫贱,百日屡迁随倚伏。祗为须求负郭田,使我再干州县(一作郡)禄。

百年郁郁少腾迁,万里遥遥(一作迢迢)镜川(一作吴)江拂潮冲白日(一作浪),淮海长波接远天。

丛竹凝朝露,孤山起暝烟。赖有边城月,常伴(一作来傍)客旌悬。

东南美箭称吴会,名都隐轸三江外。涂山执玉应昌期(一作朝),曲水开襟重文会。

仙镝流音鸣鹤岭,宝剑分辉落蛟濑。未看白马对芦刍,且觉浮云似车盖。

江南节序多,文酒屡经过。(一作莫)踏春江曲,俱(一作但)唱采菱歌。

舟移疑入镜,棹举若乘波。风光无限极(一作数),归楫碍池荷。

眺听烟霞正流眄,即从王事归舻转。芝田花月(一作发)屡裴回,金谷佳期重游衍。

登高北望一作南适)梁叟,凭轼西征想潘掾。峰开华岳耸疑莲,水激龙门急如箭。

人事谢光阴,俄遭霜露侵。偷存七尺影,分没九泉深。

穷途行泣玉,愤路未藏金茹荼(一作徒)有叹,怀橘独伤心。

年来岁去成销铄,怀抱心期渐寥落。挂冠裂冕已辞荣,南亩东皋事耕凿。

宾阶客院常疏散,蓬径柴扉终寂寞。自有林泉堪隐栖,何必山中事丘壑。

我住青门外,家临素浐滨。遥瞻丹凤阙,斜望黑龙津。

荒衢通猎骑,穷巷抵樵轮。时有桃源客,来访竹林人

昨夜琴声奏悲调,旭旦含颦不成(一作言)笑。乘骢马发嚣书,复道郎官禀纶诰(一作诏)

冶长非罪曾缧绁,长孺然灰也经溺。(一作于)门有阅不图封,峻笔无闻敛敷妙

适离京兆谤,还从御史(一作府)弹。炎威资(一作分)夏景,平曲况秋翰。

画地终难入,书空自不安。吹毛(一作犹)可待,摇尾且求餐。

丈夫坎壈多愁疾,契阔迍邅尽今日。慎罚宁凭两造辞,严科直挂三章律。

邹衍衔悲系燕狱,李斯抱怨拘秦桎(一作格)不应白发顿成丝,直为黄沙暗如漆。

紫禁终难叫,朱门不易(一作可)排。惊魂闻叶落,危魄逐轮埋。

霜威遥有厉,雪枉遂(一作枉更)无阶。含冤欲谁道,饮气独居怀。

忽闻驿使发关东,传道天波万里通。涸鳞去辙还游(一作先游)海,幽禽释网便(一作更)翔空。

舜泽尧曦方有极,谗言巧佞傥无穷。谁能局迹(一作蹐)依三辅,会就商山访四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敬曰:宾王《畴昔》、《帝京》二作,不独富丽华藻,极掞天下之才,而开合曲折,尽神工之致。莫言中晚,即盛唐罕有与敌。歌行长篇绝技,舍两作更何格调可法?黄家鼎曰:铺叙有法,抑扬有韵,借故文辞,写己胸臆,而首尾照应,脉络无爽,岂凑砌堆垛者比。
《诗辩坻》
初唐如《帝京》、《畴疗》、《长安》、《汾阴》等作,非臣匠不办。非徒博丽,即气概充硕,无纪渻之养者,一望却走。唐人无赋,此调可以上敌班、张。盖风神流动,词旨宕逸,即文章属第二义。钟、潭更目为板,独取乔知之《绿珠篇》。此等伎俩,为南唐后主构花中亭子可耳,安知造五凤楼乎!
《唐诗绪笺》
六朝七言古诗,通章尚用平韵转声,七字成句,读未大畅。至此韵则平仄互换,句则二五错综,时又加以开阖,传以神情,宏以风藻,七言之体至是大备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