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先刘少府新画山水障歌(唐·杜甫)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英华》题作《新画山水障歌奉先尉刘单宅作》。

堂上不合生枫树,怪底江山(一作山川)起烟雾。闻君埽却赤县图,乘兴谴画沧洲趣。

画师亦无数,好手不可遇。对此融心神,知君重毫素。

岂但祁岳与郑虔,笔迹远过杨契丹得非悬圃裂(一作坼),无乃潇湘翻。

悄然坐我天姥下,耳边已似闻清猿。反思前夜风雨急,乃(一作恐)是蒲(一作满)城鬼神入。

元气淋漓障犹湿,真宰上诉天应泣。野亭春还杂花远,渔翁暝蹋孤舟立。

沧浪水深青溟,攲岸(一作峰)侧岛(一作岸)秋毫末。

不见湘妃鼓瑟时,至今斑竹临江活。刘侯天机精,爱画入骨髓。

自有两儿郎,挥洒亦莫比。大儿聪明到,能添老树巅崖里。

小儿心孔开,貌(音邈)得山僧及童子。若耶溪,云门寺(俱在会稽)

吾独胡为在泥滓青鞋布袜从此始。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苕溪渔隐丛话》
许彦周《诗话》云:画山水诗,少陵数首,无人可继者……苕溪渔隐曰:少陵题画山水数诗,其间古风二篇(按指本诗与《戏题五宰山水图歌》)尤为超绝。荆公、东坡二诗悉录于左,时时哦之,以快滞懑。
《䂬溪诗话》
老杜《刘少府画山水歌》云:“反思前夜风雨急,乃是蒲城鬼神入。元气淋漓障犹湿,真宰七诉天应泣。”……此皆穷本探妙,超出准绳处,不特状写景物也。
《诚斋诗话》
诗有惊人句。杜《山水障》:“堂上不合生枫树,怪底江山起烟雾”,又“斫却月中桂,清光应更多”。
《唐诗品汇》
刘曰:情景玄淡,活脱自在。范德机云:歌行之奇,清景绝者。又云:古今题画之律度也。
《唐诗归》
钟云:唐突得妙(首句下)。钟云:追写冥理,疑畏交集(“反思”二句下)。钟云:从何处插入(“自有”二句下)。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甸曰:起便见画得妙,“得非”“无乃”“悄然”“已似”并“裂”字、“翻”字,便入画妙;“野亭春还”四句,描写兴致;“若耶”“云门”,见画中景象仿佛。徐中行曰:亦奇,亦脱,是何等气韵生动,摹拟逼真!蒋一梅曰:信口拈来都妙,自有画意。末,动人谋隐之思。周启琦曰:诗成画外之意,画写意外之情:妙得诗画三昧。
《杜臆》
画有六法,“气韵生动”第一,“骨法用笔”次之。社以画法为诗法,通篇字字跳跃,天机盎然,见其气韵。乃“堂上不合生枫树”,突然而起,从天而下;已而忽入“前夜风雨急”,已而忽入“两儿挥洒”,突兀顿拌,不知所自来,见其骨法,至末因“貌山僧”,转“云门若耶”、“青鞋布袜”,阕然而止,总得画法经营位置之妙。而篇中最得画家三昧,尤在“元气淋漓障犹湿”一语。试一想象,此画至今在目,真是下笔有神;而诗中之画,令顾、陆奔走笔端。
《唐诗快》
何其突兀(首句下)。杳然(末句下)。
《杜诗详注》
谢省曰:此诗一篇之中,微则竹树花草,变则烟雾风雨,仙境则沧州玄圃,州县则赤县蒲城,山则天姥,水则潇湘,人则渔翁释子,物则猿猱舟船,妙则鬼神,怪则湘灵,无所不备,而纵横出没,几莫测其端倪。
《义门读书记》
是“新画”(“怪底江山”句下)。皆有“新”字在(“画师亦无数”六句下)。大概写(“得非玄圃裂”四句下)。跌断,插人四句。新障变化曲折,并奉先少府亦不漏略(“反思前夜”四句下)。言其明(“野亭春还”句下)。言其暗(“渔翁暝蹋”句下)。言其平(“沧浪水深”句下)。言其侧。“野亭”以下六句细写,逐层不乱(“攲岸侧岛”句下)。带叙(“自有两儿郎”句下)。画其高处(“大儿聪明到”二句下)。),画其下处。四句又将大处细景补出(“小儿心孔开”二句下)。暗应“新”字结(“青鞋布袜”句下)。
《茧斋诗谈》
中间“反思前夜风雨急”四句,向笔墨通神处一衬,将前后实写底俱映得灵异深沉,此以虚运实之妙。
《增订唐诗摘钞》
起句如空中坠石。杜之起句多有如此者,律诗亦然。通篇将画景作耳景。……描写与赏赞分作数层,反复浓至。
《唐宋诗醇》
起处飞腾而入,末则馀波绵邈,中间忽然顿挫,刻意奇警,与李白《同族弟烛照山水画壁歌》用意正同而各极其妙。
《唐诗别裁》
惊风雨、泣鬼神意,写来怪怪奇奇,不顾俗眼(“反思前夜”四句下)。见画时思游名山,神游题外(末句下)。题画诗开出异境,后人往往宗之。
《读杜心解》
此歌笔势飘洒,第就其句法长短,韵脚转换处,寻出自然节奏,无若坊本横加割裂也。时公在奉先,少府列障于其堂,要公作歌。起就新障作虚摹势,为若疑若讶之词,谓“烟雾”本出于深林,“堂上不合生树”,何为迷离忽起乎?下二句,乃落出画来,又以别幅陪起本幅,此出题处也,一顿。“画师”四句,泛言画好,又一顿。“岂但”六句,就障上山水之势,统为形容,又一顿。“反思”四句,又就本处近日事,发出奇想,笔法倒装:言山水之奇如此,岂人工能事哉,乃“元气淋漓”,而天为雨泣,前夜“蒲城”风雨,职是故耳。……“野亭”六句,才写凼中景物。前皆虚拟,此乃实描也。……末忽因画而动出世之想,更有含毫邈然之趣。
《杜诗镜铨》
突兀。张上若云:以画作真,落想甚奇(“堂上不合”二句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诗亦若有神助(“反思前夜”二句下)。邵子湘云:忽接景语,妙(“野亭春还”句下)。指点极缥渺(“不见湘妃”句下)。结到移情处,宛入真境,神游题外,尤觉去路邈然。字字飞腾跳跃,篇中无数山水境地人物,纵横出没,几莫测其端倪。
《龙性堂诗话初集》
《刘少府山水障歌》云:“沧浪水深青溟阔,攲岸侧岛秋毫末。不见湘妃鼓瑟时,至今斑竹临江活”等句,笔底烟云,透出纸背,无能继者。
《昭昧詹言》
章法作用,奇怪神妙,此为第一,韩、苏以下无之。起突写二句,妙。下始接叙画,已奇矣。“画师”以下,接叙人,作两层跌入。“得非玄圃”数句,又接写画,乃遥接“烟雾”句下也,却隔两段。“耳边”句,随手于议写中起棱,“反思”四句棱汁。“野亭”六句又接写画,乃遥接“闻猿”句下也,却隔一段。“不见”二句,又于写中起棱。“刘侯”一段铺叙,乃接“杨契丹”句下也。每接不测,奇幻无伦。“若耶”四句,另一意作结,乃是兴也,远情阔韵。
《岘佣说诗》
起手用突兀之笔,中段用翻腾之笔,收处用逸宕之笔,突兀则气势壮,翻腾则波澜阔,逸宕则神韵远:诸法备矣。须细细揣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