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伤时盗贼未息,兴起王公、李公,叹旧怀贤,终于张相国。八公前后存殁,遂不诠次焉。
引用典故:八骏 忆黄犬 范晔顾儿 负米 黄屋 茂松意 劬劳 爇薪照字 石可转 一麾出守 斋房芝
武功少也孤,徒步客(一作寓)徐兖。
读书东岳中,十载考坟典。
时下莱芜郭,忍饥浮云巘。
负米晚为身,每食脸必泫。
夜字照爇薪,垢衣生(一作带)碧藓
庶以勤苦志,报兹劬劳(一作愿)
学蔚醇儒姿,文包旧史善。
洒落(一作泪)辞幽人,归来潜京辇。
射君东堂策宗匠精选
制可题(一作制题墨)未乾,乙科已大阐。
文章日自负,吏禄(一作掾吏)亦累践。
晨趋阊阖内,足蹋宿昔趼。
一麾出守还,黄屋朔风卷。
不暇陪八骏,虏庭悲所遣。
平生满尊酒,断此朋知展。
忧愤病二秋,有恨(一作不)可转
肃宗复社稷,得无逆顺辨。
范晔顾其儿,李斯忆黄犬
秘书茂松意,溟涨本末(一作未)浅。
青荧芙蓉剑,犀兕岂独剸(止兖切)
反为后辈亵,予实苦怀缅。
煌煌斋房芝,事绝(一作终)万手搴(音蹇)
垂之俟来者,正始徵(一作贞)劝勉。
不要(一作恶)悬黄金,胡为投(一作乱)(音畎)
结交三十载,吾与谁游衍。
荥阳(谓郑虔)复冥莫,罪罟已横罥(音泫)
呜呼子逝日,始泰则(一作郎)终蹇。
长安米万钱,凋丧尽馀喘。
战伐何当解,归帆阻清沔。
尚缠漳水疾,永负蒿里饯。
⑴ 一作射策君东堂,晋武帝诏诸贤良方正辈会东堂策问
⑵ 一作休声,经策全得为甲科,策得四帖以上为乙科
⑶ 一作“秘书茂松色,屡扈祠坛墠。前后百卷文,枕藉皆禁脔。篆刻扬雄流,溟涨本末浅”。一本屡扈作再从,一本作屡侍,篆刻作制作
⑷ 汉武帝有芝房歌,时宰相王玙以祈祷媚上,源明极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