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唐·杜甫)
  七言律诗 押豪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贾至,洛阳人,与父曾俱为中书舍人。

引用典故:凤毛 

五夜漏声催晓箭,九重春色醉仙桃旌旗日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雀高。

朝罢香烟携满袖,诗成珠玉在挥毫。欲知世掌丝纶,池上于凤毛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东坡志林》
七言之伟丽者,杜子美云“旌旗日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雀高”、“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尔后寂寥无闻焉。
《文昌杂录》
礼部王员外因言和诗最为难,唯唐贤尤工于此。……三篇(按指贾至《早朝大明宫》及王维、杜甫和诗)皆用凤池事,唯上部尤出于二公,昨建三省待漏院,书此诗为屏风焉。
《诫斋诗话》
七言褒颂功德,如少陵、贾至诸人倡和《早朝大明宫》,乃为典椎重大。
《瀛奎律髓》
四人早朝之作,俱伟丽可喜。不但东坡所赏子美“龙蛇”、“燕雀”一联也。然京师喋血之后,疮痍未复,四人虽夸美朝仪,不已泰乎!
《唐诗品汇》
刘云:壮丽自是,若非“微”字清洒,不免痴肥矣。漫发此议。(“宫殿风微”句下)。
《诗薮》
《早朝》四诗,妙绝今古……工部诗全首轻扬,较他篇沉著浑雄,如出二手。
《杜诗说》
王元美嫌此诗后半意竭,不知自作诗,与和人诗,体固不同。唐贤和诗,必见出和意。王、岑二首,结并归美于贾;少陵后半,特令注之,此正公律格深老处,可反以此为病哉?且王结美掌纶,岑结美倡咏,惟杜兼收之,又显其世职,写意周到,更非二子所及,合观四作,贾首倡,殊平平。三和俱有夺席之意。就三诗论之,杜老气无前,王、岑秀色可揽。一则三春秾李,一则千尺乔松。结语用事,天然凑泊,故当推为擅场。
《唐诗镜》
“九重春色醉仙桃”,此一语意,诸家少及。三、四意气高远,景见言外。“诗成珠玉在挥毫”一语三折笔,气格最老。“旌旗日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雀高”景色融和,“宫”字肃穆于此照出,非为“旌旗”、“燕雀”咏也。结语“欲知”、“于今”一转折间,便觉语气深厚。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启升曰:次句用事牵合,所取一结妥耳。吴山民曰:“燕雀高”三字,以实对虚。五、六颇拙,结是赠答佳句。
《姜斋诗话》
情、景名为一,而实不可离。神于诗者,妙合无垠。……情中景尤难曲写,如“诗成珠玉在挥毫”,写出才人翰墨淋漓、自心欣赏之景。凡此类,知者遇之;非然,亦鹘突看过,作等闲语耳。
《瀛奎律髓汇评》
冯班:颔联壮气,直掩王、岑。此首当居第二。何义门:前四句将早朝打叠,后半详叙和贾,较之王、岑,绰有馀裕,此笔力之高。他人佴切舍人,此更切贾。纪昀:西河诋此诗太甚,然要非杜之佳处。无名氏(甲):老健独出。许印芳:西河才高学博,不愧名家。而好诋毁前贤,朱子一代大懦,且遭其齮龁,况子美哉!此诗东坡极赏“旌旗”一联,称为伟丽,而晓岚不取,亦因西河之说有以中之耳。无名氏(乙):或谓此诗脱尽窠臼,为公用意处,未免好奇之病。众不谓然。或问予,予曰:吾从众。
《杜诗详注》
前人评此诗,谓其起语高华,三壮丽,四悠扬,无可议矣。颇嫌五、六气弱而语俗,得结尾振救,便觉全体生动也。顾注:贾诗言“凤池”,公即用“凤毛”,贴贾氏父子,不可移赠他人,结语独胜。
《兰丛诗话》
偶宿春暖花开,思及宋子京得名词句“红杏枝头春意闹”,“闹”字亦佳;但词则可用,字太尖。若诗,如老杜“九重春色醉仙桃”,略迹而会神,又追琢,又混成。“醉仙桃”不可解,亦正不必求解。施诸廊庙之诗,尤宜平易。如《早朝大明宫》,杜之“九重春色醉仙桃”,仙语也,却不如贾至、王维之稳。
《杜诗镜铨》
声采壮丽,妙复生动(“旌旗日暖”二句下)。
《唐诗合选详解》
李元生曰:此作律法工整,用意甚高,从题前“五夜”入手,用“醉仙桃”衬朝仪,“日暖”、“风微”,赞气象,“炉烟”拟笼幸,“珠玉”比才华。“世掌”作结,写来出色入妙。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评:陈德公谓此诗或以熟见不鲜。其实三、四旺丽生动,殆胜王、岑。……结切实,末句使事巧合,尤胜诸家。
以下资料来源未详
(1)贾舍人:贾至。舍人:官名,即中书舍人。(2)五夜:天之将晓。箭:漏箭。计时的工具。(3)九重:皇帝居住之地,(4)龙蛇:旌旗上的图象。(5)世长丝纶:世代掌握皇帝的诏书。贾至及其父皆担任过中书舍人,掌管拟诏敕,故称“世掌”。(6)凤毛:喻人有文采,不弱其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