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蚀诗(唐·卢仝)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太白 天狼 

新天子即位五年,岁次庚寅。斗柄插子,律调黄钟。

森森万木夜僵立,寒气赑屃顽无风。烂银盘从海底出,出来照我草屋东。

天色绀滑凝不流,冰光交贯寒朣胧。初疑白莲花,浮出龙王宫。

八月十五夜,比并不可双。此时怪事发,有物吞食来。

轮如壮士斧斫坏,桂似雪山风拉摧。百鍊镜,照见胆。

平地埋寒灰,火龙珠。飞出脑,却入蚌蛤胎。摧环破璧眼看尽,当天一搭煤炱

磨踪灭迹须臾间,便似万古不可开。不料至神物,有此大狼狈。

星如撒沙出,争头事光大。奴婢炷暗灯,掩(乌感切)菼如玳瑁。

今夜吐燄长如虹,孔隙千道射户外。玉川子,涕泗下。

中庭独自行,念此日月者。太阴太阳精,皇天要识物。

日月乃化生,走天汲汲劳四体。与天作眼行光明,此眼不自保。

天公行道何由行,吾见阴阳家有说。望日蚀月月光灭,朔月掩日日光缺。

两眼不相攻,此说吾不容。又孔子师老子云,五色令人目盲。

吾恐天似人,好色即(一作则)丧明。幸且非春时(一作晴),万物不娇荣。

青山破瓦色,绿水冰峥嵘。花枯无女艳,鸟死沈歌声。

顽冬何所好,偏使一目盲。传闻古老说,蚀月虾蟆精。

径圆千里入汝腹,汝此痴骸(一作騃)阿谁(一作何从)生。

可从海窟来,便解缘青冥。恐是眶睫间,掩(一作揞)塞所化成。

黄帝有二目,帝舜重瞳明。二帝悬四目,四海生光辉。

吾不遇二帝,滉漭不可知。何故瞳子上,坐受虫豸欺。

长嗟白兔捣灵药,恰似有意防奸非药成满臼不中度,委任白兔夫何为。

忆昔尧为天,十日烧九州。金烁水银流,玉煼(音炒)丹砂焦。

六合烘为窑(音遥),尧心增百忧。帝见尧心忧,勃然发怒决洪流。

立拟沃杀九日妖,天高日走沃不及。但见万国赤子𧥄𧥄生鱼头,此时九御导九日。

争持节幡麾幢旒,驾车六九五十四头蛟螭虬。掣电九火辀,汝若蚀开齱齵(一作龃龉)轮。

御辔执索相爬钩,推荡轰訇(一作渴)入汝喉。红鳞燄鸟烧口快,翎鬣倒侧声盏邹。

撑肠拄肚礧傀(一作礧)如山丘,自可饱死更不偷。

不独填饥坑,亦解尧心忧。恨汝时(一本无时字)当食,藏(一作埋)头擪脑不肯食。

不当食,张唇哆觜食不休。食天之眼养逆命,安得上(一作天)帝请汝刘。

呜呼!人养虎,被虎齧。天媚蟆,被蟆瞎乃知恩非类,一一自作孽

吾见患眼人,必索良工诀。想天不异人,爱眼固应一。

安得常娥氏,来习扁鹊术。手操舂喉戈,去此睛上物。

其初(一作初既)犹朦胧,既久如(一作似)抹漆。但恐功业成,便此不吐出。

玉川子又涕泗下,心祷再拜额榻(一作蹋)砂土中。

地上虮虱臣仝告愬帝天皇,臣心有铁一寸。可刳妖蟆痴肠,上天不为臣立梯磴

臣血肉身,无由飞上天。扬天光,封词付与小心风

(一作越)排阊阖入紫宫,密迩玉几前擘坼奏上臣仝顽愚胸,敢死横干天。

代天谋其长,东方苍龙角。插戟尾捭风,当心开明堂。

统领三百六十鳞虫,坐理(一作治)东方宫。月蚀不救援,安用东方龙。

南方火鸟赤泼血,项长尾短飞跋躠(一作刺)头戴井(一作丹)冠高逵蘖,月蚀鸟宫十三度。

鸟为居停主人不觉察,贪向何人家。行赤口毒舌,毒虫头上吃却月。

不啄杀,虚眨鬼眼明䆕䆷(音抉血)鸟罪不可雪,西方攫虎立踦踦(音几)

斧为牙,凿为齿。偷牺牲,食封豕。大蟆一脔,固当软美。

见似不见,是何道理。爪牙根天不念天,天若准拟错准拟。

北方寒龟被蛇缚,藏头入壳如入狱,蛇筋束紧束破壳。

寒龟夏鳖一种味,且当以其肉充臛。死壳没信处,唯堪支床脚,不堪(一作中)钻灼与天(一本有下字)卜。

岁星主福德,官爵奉董秦。忍使黔娄生,覆尸无衣巾。

天失眼不吊,岁星胡其仁。荧惑矍铄翁,执法大不中。

月明无罪过,不纠蚀月虫。年年十月朝太微,支卢谪罚何灾凶。

土星与土性相背,反养福德生祸害。到人头上死破败,今夜月蚀安可会。

太白真将军,怒激锋铓生。恒州阵斩郦定进,项骨脆甚春蔓菁。

天唯两眼失一眼,将军何处行天兵。辰星任廷尉,天律自主持

人命在盆底,固应乐见天盲时。天若不肯信,试唤皋陶鬼一问。

一如今日,三台文昌宫,作上天(一作天上)纪纲。环天二十八宿(一本无宿字),磊磊尚书郎。

整顿排班行,剑握他人将。一四太阳侧,一四天市傍。

操斧代大匠,两手不怕伤。弧矢引满反射人,天狼呀啄明煌煌。

痴牛与騃女,不肯勤农桑。徒劳含淫思,旦夕遥相望。

蚩尤簸旗弄旬朔,始搥天鼓鸣珰琅枉矢能蛇行,眊目森森张。

天狗下舐地,血流何滂滂谲险万万党,架搆何可当。

眯目衅成就,害我光明王。请留北斗一星相北极,指麾万国悬中央。

此外尽扫(一作拂)除,堆积(一作砂碛)如山冈。赎我父母光,当时常星没。

(一作星)雨如迸(一作坼)浆,似天会事发。叱喝奸强何故中道废。

自遗今日殃,善善又恶恶。郭公所以亡,愿天神圣心。

无信他人忠,玉川子词讫。风色紧格格,近月黑暗边。

有似动剑戟,须臾痴蟆精。两吻自决坼,初露半个璧。

渐吐满轮魄,众星尽原赦一蟆独诛磔,腹肚忽脱落。

依旧挂穹碧,光彩未苏来。惨澹一片白,奈何万里光。

受此吞吐厄,再得见天眼感荷天地力,或问玉川子。

孔子修春秋,二百四十年。月蚀尽不收,今子咄咄词。

(一作固)合孔意不,玉川子笑荅。或请听逗留,孔子父母鲁。

讳鲁不讳周,书外书大恶。故月蚀不见收,予命唐天。

口食唐土,唐礼过三。唐乐过五,小犹不说。大不可数,灾沴无有小大瘉。

安得(一本无得字)引衰周,研覈(一本无其字)可否。

日分昼,月分夜。辨寒暑,一主刑。二主德,政乃举。孰为人面上,一目偏可去。

愿天完两目,照下万方土。万古更不瞽,万万古。更不瞽,照万古。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新唐书•卢仝传》
仝自号玉川子,尝为《月蚀诗》,以讥切元和逆党,(韩)愈称其工。
《苕溪渔隐丛话》
《学林新编》云:韩退之《月食诗》,大半用玉川子句,或者谓玉川子《月食诗》豪怪奇挺,退之深所叹伏,故所作尽摘玉川子佳句而补成之。某切以为不然。……玉川子诗虽豪放,然太险怪,而不循诗家法度,退之乃摘其句而约之以礼。
《庚溪诗话》
蔡天启尝从王介甫游,一日,语及卢仝《月蚀诗》辞语奇险。介甫曰:“人少有诵得者。”天启立诵之,不遗一字。
《艺苑卮言》
玉川《月蚀》是病热人呓语,前则任华,后者卢仝、马异,皆乞儿唱长短急口歌博酒食者。
《诗薮》
唐人歌行烜赫者,郭元振《宝剑篇》、宋之问《龙门行》、《明河篇》、李峤《汾阴行》、元稹《连昌辞》、白居易《长恨歌》、《琵琶行》、卢仝《月蚀》、李贺《高轩》,并惊绝一时。
《野鸿诗的》
玉川好怪,作《月蚀诗》以吓鸢雏,宁不虑苍鹰见之而一击乎?
《龙性堂诗话续集》
玉川子为退之所重,《月蚀诗》亦是忠爱热血,诡托而出,盖《离骚》之变体也。元美讥其为病狂人呓语,恐元美犹是梦耳。
《石洲诗话》
韩公效玉川《月蚀》之作,删之也。对读之,最见古人心手相调之理。然玉川原作雄快”、不可逾矣。玉川《月蚀诗》点逗恒州事,则亦赋而比也。
《石园诗话》
玉川子《月蚀》诗,凡一千六百七十七字,艰涩险怪,读之不易。韩文公仿其诗,凡五百七十八字,前后简净,但结处不如玉川子有馀味。
《养一斋诗话》
王子衡云:“《风》、《骚》包韫本体,标姐色相。若子美《北征》之篇,昌黎《南山》之作,玉川《月蚀》之词,微之《阳城》之什,漫敷繁叙,填事委实,言多趁帖,情出附辏。”呜呼!何其诞也?《北征》一篇,原本忠爱,发以史笔,根蒂槃深,关系宏远,乃杜集之巨制,与《风》、《雅》相出入者;比以昌黎《南山》诗,已觉不伦,况侪诸卢仝、元稹辈哉?彼盖只知意在词表为《三百》,为《离骚》,而不知《风》、《骚》之畅叙己怀,铺陈乱始,直诋匪人者,固指不胜屈也。大抵诗知赋而不知比兴,则切直而乏味;知比兴而不知赋,则婉曲而无骨,三纬所以不可缺一。子衡崇比兴而废赋,直知一而不知二矣。
《王闿运手批唐诗选》
《月食诗》横恣出奇,不可有二之作。笔势才情,俱能驱驾。非退之所可拟也;只是笔有余妍,乃能及此。借此点正意,讥口宦官(“又孔子师”四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