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故

《全唐诗》卷四百一十九〈连昌宫词〉
连昌宫中满宫竹,岁久无人森似束【岁久无人森自束】。 又有墙头千叶桃,风动落花红蔌蔌。 宫边老翁为余泣,小年进食曾因入【小年选进因曾入】。 上皇正在望仙楼,太真同凭阑干立。 楼上楼前尽珠翠,炫转荧煌照天地。 归来如梦复如痴,何暇备言宫里事。 初过寒食一百六,店舍无烟宫树绿。 夜半月高弦索鸣,贺老琵琶定场屋【贺老琵琶擅场屋】。 力士传呼觅念奴,念奴潜伴诸郎宿。 须臾觅得又连催,特敕街中许然烛。 春娇满眼睡红绡【春娇满眼眠红绡】,掠削云鬟旋装束。 飞上九天歌一声,二十五郎吹管逐。 逡巡大遍凉州彻,色色龟兹轰录续。 李暮擪笛傍宫墙,偷得新翻数般曲【案:念奴。 天宝中名倡。 善歌。 每 岁楼下酺宴。 累日之后。 万众喧隘。 严安之、韦黄裳辈辟易不能禁。 众乐为之罢奏。 明皇遣高力士大呼于楼上曰。 欲遣念奴唱歌。 邠二十五郎吹小管〔逐〕(篴)。 看人能听否。 未尝不悄然奉诏。 其为当时所重也如此。 然而明皇不欲夺侠游之盛。 未尝置在宫禁。 或岁幸汤泉。 时巡东洛。 有司潜遣从行而已。 又明皇尝于上阳宫夜后按新翻一曲。 属明夕正月十五日。 潜游灯下。 忽闻酒楼上有笛奏前夕新曲。 大骇之。 明日密遣捕捉笛者。 诘验之。 自云。 其夕窃于天津桥玩月。 闻宫中度曲。 遂于桥柱上插谱记之。 臣即长安少年善笛者李暮也。 明皇异而遣之。 】。 平明大驾发行宫,万人歌舞涂路中【万人歌舞涂途中】。 百官队仗避岐薛【案:岐王范、薛王业。 明皇之弟。 】,杨氏诸姨【案:贵妃三姊。 帝呼为姨。 封韩、虢、秦国三夫人。 】车斗风。 明年十月东都破【案:天宝十三年。 禄山破洛阳。 】,御路犹存禄山过【御路独存禄山过】。 驱令供顿不敢藏,万姓无声泪潜堕【万姓无言泪潜堕】。 两京定后六七年,却寻家舍行宫前。 庄园烧尽有枯井,行宫门闭树宛然【行宫门闼树宛然】。 尔后相传六皇帝【案:肃、代、德、顺、宪、穆。 】,不到离宫门久闭。 往来年少说长安,玄武楼成花萼废【玄武楼前花萼废】。 去年敕使因斫竹【去年因敕使斫竹】,偶值门开暂相逐。 荆榛栉比塞池塘,狐兔骄痴缘树木。 舞榭敧倾基尚在【舞榭敧倾台尚在】【舞榭敧倾基尚存】【舞榭敧倾台尚存】,文窗窈窕纱犹绿。 尘埋粉壁旧花钿,乌啄风筝碎珠玉【鸟啄风筝碎珠玉】。 上皇偏爱临砌花,依然御榻临阶斜。 蛇出燕巢盘斗栱,菌生香案正当衙。 寝殿相连端正楼,太真梳洗楼上头。 晨光未出帘影黑【晨光未出帘影动】,至今反挂珊瑚钩。 指似傍人因恸哭【指向傍人因恸哭】,却出宫门泪相续【却立宫门泪相续】。 自从此后还闭门,夜夜狐狸上门屋。 我闻此语心骨悲,太平谁致乱者谁。 翁言野父何分别,耳闻眼见为君说。 姚崇宋璟作相公,劝谏上皇言语切。 燮理阴阳禾黍丰,调和中外无兵戎。 长官清平太守好,拣选皆言由相公【拣选皆言由至公】。 开元之末姚宋死,朝廷渐渐由妃子。 禄山宫里养作儿【禄山宫里养为儿】,虢国门前闹如市。 弄权宰相不记名,依稀忆得杨与李【忆得依稀杨与李】。 庙谟颠倒四海摇【庙谋颠倒四海摇】,五十年来作疮痏。 今皇神圣丞相明,诏书才下吴蜀平。 官军又取淮西贼,此贼亦除天下宁。 年年耕种宫前道,今年不遣子孙耕。 老翁此意深望幸,努力庙谋休用兵【努力庙谟休用兵】。
《开元天宝遗事》卷上〈眼底媚人〉
念奴者,有姿色,善歌唱;未尝一日离帝左右。每执饭当席顾盼,帝谓妃子曰:「此女妖丽,眼色媚人。」每啭声歌喉,则声出于朝霞之上,虽钟鼓笙竽,嘈杂而莫能遏。宫妓中帝之钟爱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