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韵字:  或选择
韵字 五絶 1594七絶 11926五律 8030七律 13039 124五排 859七排 89四言 167六言 221古風 2514樂府 192 4 358 2 87其他 426 525
共1594,分4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元稹 (4首)
刘禹锡 (2首)
刘长卿 (6首)
孟浩然 (4首)
孟郊 (1首)
张祜 (1首)
李商隐 (3首)
李白 (5首)
李益 (3首)
杜荀鹤 (1首)
柳宗元 (1首)
感事三首(此后并是学士时作) 其一(唐·元稹)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为国谋羊舌,从来不为身。此心长自保,终不学张陈


牡丹二首 其一(唐·元稹)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此后并是校书郎以前作

簇蕊风频坏,裁红雨更新。眼看吹落地,便别一年春。


象人(唐·元稹)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被色空成象,观空色异真。自悲人是假,那复假为人。


赠熊士登(唐·元稹)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平生本多思,况复老逢春。今日梅花下,他乡值故人。


再伤庞尹(唐·刘禹锡)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章台 

京兆归何处,章台空暮尘。可怜鸾镜下,哭杀画眉人。


和游房公旧竹亭闻琴绝句(唐·刘禹锡)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尚有竹间路,永无綦下尘。一闻流水曲,重忆餐霞人。


逢雪宿芙蓉山主人(唐·刘长卿)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批点唐音》
此所谓真语真情者,清语古调。
《唐诗正声》
吴逸一曰:极肖山庄清景,却不寂寞。
《唐诗解》
此诗直赋实事,然令落魄者读之,真足凄绝千古。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敬曰:语清调古,含无限凄楚。
《大历诗略》
宜入宋人团扇小景。
《唐诗笺注》
上二句孤寂况味,犬吠人归,若惊若喜,景色入妙。
《岘佣说诗》
较王、韦稍浅,其清妙自不可废。
《唐人绝句精华》
此诗二十字,将雪夜宿山人家一段情事,描绘如见。
《唐诗鉴赏辞典》
这首诗用极其凝炼的诗笔,描画出一幅以旅客暮夜投宿、山家风雪人归为素材的寒山夜宿图。诗是按时间顺序写下来的。首句写旅客薄暮在山路上行进时所感,次句写到达投宿人家时所见,后两句写入夜后在投宿人家所闻。每句诗都构成一个独立的画面,而又彼此连属。诗中有画,画外见情。

诗的开端,以「日暮苍山远」五个字勾画出一个暮色苍茫、山路漫长的画面。诗句中并没有明写人物,直抒情思,但使读者感到其人呼之欲出,其情浮现纸上。这里,点活画面、托出诗境的是一个「远」字。它给人以暗示,引人去想象。从这一个字,读者自会想见有人在暮色来临的山路上行进,并推知他的孤寂劳顿的旅况和急于投宿的心情。接下来,诗的次句使读者的视线跟随这位行人,沿着这条山路投向借宿人家。天寒白屋贫」是对这户人家的写照;而一个「贫」字,应当是从遥遥望见茅屋到叩门入室后形成的印象。上句在「苍山远」前先写「日暮」,这句则在「白屋贫」前先写「天寒」,都是增多诗句层次、加重诗句分量的写法。漫长的山路,本来已经使人感到行程遥远,又眼看日暮,就更觉得遥远;简陋的茅屋,本来已经使人感到境况贫穷,再时逢寒冬,就更显出贫穷。而联系上下句看,这一句里的「天寒」两字,还有其承上启下作用。承上,是进一步渲染日暮路遥的行色;启下,是作为夜来风雪的伏笔。

这前两句诗,合起来只用了十个字,已经把山行和投宿的情景写得神完气足了。后两句诗「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写的是借宿山家以后的事。在用字上,「柴门」上承「白屋」,「风雪」遥承「天寒」,而「夜」则与「日暮」衔接。这样,从整首诗来说,虽然下半首另外开辟了一个诗境,却又与上半首紧紧相扣,不使读者感到上下脱节。但这里,在承接中又有跳越。看来,「闻犬吠」既在夜间,山行劳累的旅人多半已经就寝;而从暮色苍茫到黑夜来临,从寒气侵人到风雪交作,从进入茅屋到安顿就寝,中间有一段时间,也应当有一些可以描写的事物,可是诗笔跳过了这段时间,略去了一些情节,既使诗篇显得格外精炼,也使承接显得更加紧凑。诗人在取舍之间是费了一番斟酌的。如果不下这番剪裁的功夫,也许下半首诗应当进一步描写借宿人家境况的萧条,写山居的荒凉和环境的静寂,或写夜间风雪的来临,再不然,也可以写自己的孤寂旅况和投宿后静夜所思。但诗人撇开这些不去写,出人意外地展现了一个在万籁俱寂中忽见喧闹的犬吠人归的场面。这就在尺幅中显示变化,给人以平地上突现奇峰之感。

就写作角度而言,前半首诗是从所见之景着墨,后半首诗则是从所闻之声下笔的。因为,既然夜已来临,人已就寝,就不可能再写所见,只可能写所闻了。「柴门」句写的应是黑夜中、卧榻上听到的院内动静;「风雪」句应也不是眼见,而是耳闻,是因听到各种声音而知道风雪中有人归来。这里,只写「闻犬吠」,可能因为这是最先打破静夜之声,也是最先入耳之声,而实际听到的当然不只是犬吠声,应当还有风雪声、叩门声、柴门启闭声、家人回答声,等等。这些声音交织成一片,尽管借宿之人不在院内,未曾目睹,但从这一片嘈杂的声音足以构想出一幅风雪人归的画面。

诗写到这里,含意不伸,戛然而止,没有多费笔墨去说明倾听这些声音、构想 这幅画面的借宿之人的感想,但从中透露的山居荒寒之感,由此触发的旅人静夜之情,都不言自见,可想而知了。

(陈邦炎)

送张起崔载华之闽中(唐·刘长卿)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朝无寒士达,家在旧山贫。相送天涯里,怜君更远人。


赠秦系徵君(唐·刘长卿)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五柳 

群公谁让位,五柳独知贫。惆怅青山路,烟霞老此人。


春草宫怀古(唐·刘长卿)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君王不可见,芳草旧宫春。犹带罗裙色,青青向楚人。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分类绳尺》
只一“楚”字,便是无限意味。且“芳草”三句一意直下,长卿真是“五言长城”。
《诗境浅说续编》
此作可称郁伊善感。
《唐人绝句精华》
此亦吊古之饲。第三句从第二句“芳草”引出,因草色与罗裙同而想见昔日之宫人,故曰“犹带”。又因今日之草色青青,但向楚人,补足首句之意,词意回环入妙。江都故东楚地,故曰“楚人”。

正朝览镜作(唐·刘长卿)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憔悴逢新岁,茅扉见旧春。朝来明镜里,不忍白头人。


送子婿崔真甫李穆往扬州四首 其四(唐·刘长卿)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桃源人 

狎鸟携稚子,钓鱼终老身。殷勤嘱归客,莫话桃源人


洛中访袁拾遗不遇(唐·孟浩然)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洛阳人 

洛阳访才子,江岭作流人。闻说梅花早,何如北地春。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1)袁拾遗:作者的朋友,即第一句中的才子。(2)江岭:今江西省大余县和广东省南雄县交界处的大庾岭。 流人:获罪而流放的人。

扬子津望京口(唐·孟浩然)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北固临京口,夷山近海滨。江风白浪起,愁杀渡头人。


同储十二洛阳道中作(唐·孟浩然)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珠弹繁华子,金羁游侠人。酒酣白日暮,走马入红尘。


宿建德江(唐·孟浩然)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鹤林玉露》
孟浩然诗云“江清月近人”,杜陵云“江月去人只数尺”,子美视浩然为前辈,岂祖述而敷衍之耶?浩然之句浑涵,子美之句精工。
《王孟诗评》
刘云:“新”字妙。“野旷”二语酷似老杜。
《批点唐诗正声》
语少意远,清思痛入骨髓。
《唐诗解》
客愁因景而生,故下联不复言情,而旅思自见。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敬曰:神韵无伦。
《唐诗笺要》
襄阳最多率素语,如此绝又杂以庄重,似齐梁俪体。
《唐诗别裁》
下半写景,而客愁自见。
《茧斋诗谈》
“低”字、“近”字,宋人所谓诗眼,却无造作痕,此唐诗之妙也。
《唐诗笺注》
“野旷”一联,人但赏其写景之妙,不知其即景而言旅情,有诗外味。
《唐诗近体》
下半写景而客愁自见,十字咀味不尽。
《唐诗真趣编》
“低”字从“旷”宇生出,“近”字从“清”字生出。野惟旷,故见天低于树;江惟清,故觉月近于人。清旷极矣。烟际泊宿,恍置身海角天涯、寂寥无人之境,凄然四顾,弥觉家乡之远,故云“客愁新”也。下二句不是写景,有“愁”字在内。
《唐人绝句精华》
诗家有情在景中之说,此诗是也。
《唐诗鉴赏辞典》
这是一首抒写羁旅之思的诗。建德江,指新安江流经建德(今属浙江)的一段江水。这首诗不以行人出发为背景,也不以船行途中为背景,而是以舟泊暮宿为背景。它虽然露出一个“愁”字,但立即又将笔触转到景物描写上去了。可见它在选材和表现上都是颇有特色的。
诗的起句“移舟泊烟渚”,“移舟”,就是移舟近岸的意思;“泊”,这里有停船宿夜的含意。行船停靠在江中的一个烟雾朦胧的小洲边,这一面是点题,另一面也就为下文的写景抒情作了准备。
第二句“日暮客愁新”,“日暮”显然和上句的“泊”、“烟”有联系,因为日暮,船需要停宿;也因为日落黄昏,江面上才水烟蒙蒙。同时“日暮”又是“客愁新”的原因。“客”是诗人自指。若按旧日作诗的所谓起、承、转、合的格式,这第二句就将承、转两重意思揉合在一句之中了,这也是少见的一格。为什么“日暮”会撩起“客愁新”呢?我们可以读一读《诗经》里的一段:“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王风·君子于役》)这里写一位妇女,每当到夕阳西下、鸡进笼舍、牛羊归栏的时刻,她就更加思念在外服役的丈夫。借此,我们不也正可以理解此时旅人的心情吗?本来行船停下来,应该静静地休息一夜,消除旅途的疲劳,谁知在这众鸟归林、牛羊下山的黄昏时刻,那羁旅之愁又蓦然而生。
接下去诗人以一个对句铺写景物,似乎要将一颗愁心化入那空旷寂寥的天地之中。所以沈德潜说:“下半写景,而客愁自见。”第三句写日暮时刻,苍苍茫茫,旷野无垠,放眼望去,远处的天空显得比近处的树木还要低,“低”和“旷”是相互依存、相互映衬的。第四句写夜已降临,高挂在天上的明月,映在澄清的江水中,和舟中的人是那么近,“近”和“清”也是相互依存、相互映衬的。“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这种极富特色的景物,只有人在舟中才能领略得到的。诗的第二句就点出“客愁新”,这三四句好似诗人怀着愁心,在这广袤而宁静的宇宙之中,经过一番上下求索,终于发现了还有一轮孤月此刻和他是那么亲近!寂寞的愁心似乎寻得了慰藉,诗也就戛然而止了。
然而,言虽止,意未尽。试想,此刻那亲近的明月会在诗人的心中引起什么呢?似有一丝喜悦,一点慰藉,但终究驱散不了团团新愁。新愁知多少?“皇皇三十载,书剑两无成。山水寻吴越,风尘厌洛京”(《自洛之越》)。诗人曾带着多年的准备、多年的希望奔入长安,而今却只能怀着一腔被弃置的忧愤南寻吴越。此刻,他孑然一身,面对着这四野茫茫、江水悠悠、明月孤舟的景色,那羁旅的惆怅,故乡的思念,仕途的失意,理想的幻灭,人生的坎坷……千愁万绪,不禁纷来沓至,涌上心头。“江清月近人”,这画面上让我们见到的是清澈平静的江水,以及水中的明月伴着船上的诗人;可那画面上见不到而应该体味到的,则是诗人的愁心已经随着江水流入思潮翻腾的海洋。这一隐一现,一虚一实,相互映衬,相互补充,正构成一个人宿建德江,心随明月去的意境。是的,这“宿”而“未宿”,不正意味深长地表现出“日暮客愁新”吗?“人禀七情,应物斯感;感物吟志,莫非自然”(刘协《文心雕龙·明诗》)。孟浩然的这首小诗正是在这种情景相生、思与境谐的“自然流出”之中,显示出一种风韵天成、淡中有味、含而不露的艺术美。

(赵其钧)

赠建业契公(唐·孟郊)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师住青山寺,清华常绕身。虽然到城郭,衣上不栖尘。


梦江南(唐·张祜)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行吟洞庭句,不见洞庭人。尽日碧江梦,江南红树春。


袜(唐·李商隐)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宓妃袜 

尝闻宓妃袜,渡水欲生尘。好借常娥著,清秋踏月轮。


早起(唐·李商隐)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风露澹清晨,帘间独起人。莺花啼又笑,毕竟是谁春。


房君珊瑚散(唐·李商隐)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不见姮娥影,清秋守月轮。月中闲杵臼,桂子捣成尘。


九日龙山饮(唐·李白)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风落帽 

九日龙山饮,黄花笑逐臣。醉看风落帽,舞爱月留人。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品汇》
刘云:同是棹歌,此与童谣等尔。
《唐诗解》
时有夜郎之放,故称“逐臣”,而任风落帽,爱月留人,所为花亦笑其狂态者也。

紫藤树(唐·李白)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紫藤挂云木,花蔓宜阳春。密叶隐歌鸟,香风留美人。


哭宣城善酿纪叟(唐·李白)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纪叟黄泉里,还应酿老春夜台无晓日,沽酒与何人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后村诗话》
太白七言近体,如《凤皇台》,五言如《忆贺监》、《哭纪叟》之作,皆局妙。
《唐诗归》
钟云:夜台中,还占地步(“夜台”二句下)。
《李太白全集》
王琦注:《杨升庵外集》:《哭宣城善酿纪叟》,予家古本作“夜台无李白”,此句绝妙,不但齐一生死,又且雄视幽明矣。昧者改为“夜台无晓日”、“夜台”自无“晓日”,又与下句“何人”字不相干。甚矣,士俗不可医也!
《李太白诗醇》
严沧浪曰:“无李白”,妙。既云“夜台”,何必更言“无晓日”耶!与“稽山无贺老”用意同。狂客谪仙,饮中并歌。自视世间,惟我与尔。于鬼窟亦居胜地。傲甚,达甚,趣甚。
《唐诗鉴赏辞典》
这首五绝是李白在宣城,为悼念一位善于酿酒的老师傅而写的。事本寻常,诗也只寥寥数语,但因为它以朴拙的语言,表达了真挚动人的感情,一直为后人所爱读。
纪叟离开人世间,引起诗人深深的惋惜和怀念。诗人痴情地想象这位酿酒老人死后的生活。既然生前他能为我李白酿出老春名酒,那么如今在黄泉之下,还会施展他的拿手绝招,继续酿造香醇的美酒吧!这看去是诗人一种荒诞可笑的假想,然而却说得那么认真、悲切,使读者在感情上容易接受,觉得这一奇想是合乎人情的。
接着,诗人又沿着这条思路想得更深一层:纪叟纵然在黄泉里仍操旧业,但生死殊途,叫我李白如何能喝得到他的酒呢?想到这里,诗人更为悲切,为了表达这种强烈的伤感之情,采用设问句式,故作痴语问道:“老师傅!你已经去到漫漫长夜般的幽冥世界中去了,而我李白还活在人世上,你酿了老春好酒,又将卖给谁呢?”照这两句诗的含意,似乎纪叟原是专为李白酿酒而活着,并且他酿的酒也只有李白赏识。这种想法显然更是不合乎情理的痴呆想法,但更能表明诗人平时与纪叟感情的深厚,彼此是难得的知音,现在死生分离,是多么悲痛啊!
沽酒与酿酒是李白与纪叟生前最平常的接触,然而,这看似平常的小事,却是最令人难忘,最易引起伤感。诗人善于抓住这一点,并赋予浪漫主义的色彩加以渲染,感情真挚自然,十分感人。

(宛敏灏 宛新彬)

渌水曲(唐·李白)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琴曲歌辞 蔡氏五弄 渌水曲

渌水明秋月,南湖采白蘋。荷花娇欲语,愁杀荡舟人。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李太白全集》
王琦注:《渌水》,本琴曲名。太白袭用其题,以写所见,其实则《采菱》、《采莲》之遗意也。
《唐宋诗醇》
逸调。末句非有轶思,特妒花之艳耳。
《唐诗笺注》
“愁杀”两字,反复读之,通首俱摄入矣。
《秋窗随笔》
少陵“春云春来洞庭阔,白蘋愁负白头人”、太白“荷花娇欲语,愁杀荡舟人”、风神摇漾,一语百情。李、杜洵敌手也。
《唐诗合选详解》
采蘋而忽见荷花之娇艳,因转而为愁,盖妒其艳也。
《诗式》
首句先叙时景,见水月入秋,愈臻清澈,盖为泛舟点染。二句设为采蘋,以寄秋意,起下荡舟之人。三句本为采蘋而见荷花、系从劳面烘托;荷花又娇如欲语,系从生情。四句“愁杀”二字,所谓如顺流之舟矣。“荡舟人”对上“荷花”、“愁杀”对上“娇欲语”、此盖心有所属,情不能已,而有所托也。
《李太白诗醇》
翼云云:荷花娇艳迷人,因转而为愁,情不自持。盖有所托也。

乌牙寺(唐·李白)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夜宿乌牙寺,举手扪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惜春伤同幕故人孟郎中(一本有杜侍御三字)兼呈去年看花友(唐·李益)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畏老身全老,逢春解惜春。今年看花伴,已少去年人。


答广宣供奉问兰陵居(唐·李益)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居北有朝路,居南无住人。劳师问家第,山色是南邻。


扬州怀古(唐·李益)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故国歌钟地,长桥车马尘。彭城阁边柳,偏似不胜春。


春闺怨(唐·杜荀鹤)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朝喜花艳春,暮悲花委尘。不悲花落早,悲妾似花身。


春怀故园(唐·柳宗元)
  五言绝句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灌园 

九扈鸣已晚,楚乡农事春。悠悠故池水,空待灌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