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图片引用自:《词学图录》
杜牧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生卒】:803—852
【介绍】: 唐京兆万年人,字牧之。杜佑孙。文宗大和二年进士。初为弘文馆校书郎。曾入江西、宣歙观察使沈传师幕与淮南节度使牛僧孺幕,历监察御史,黄、池、睦诸州刺史,入为司勋员外郎。武宗会昌中,历迁考功郎中、知制诰、中书舍人。时刘从谏守泽潞,何进滔据魏博,颇骄蹇不循法度。牧作《罪言》,论朝廷用兵之策。后泽潞平,略如其言。又曾注《孙子兵法》。善属文,工诗,世称小杜,以别于杜甫。后得病,自为墓志,悉取所为文章焚之。有《樊川文集》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803—852
字牧之,排行十三。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祖居长安下杜樊乡(今陕西长安县东南),因称“杜樊川”;尝为淮南节度府掌书记,称“杜书记”;曾官司勋员外郎,称“杜司勋”;官至中书舍人,称“杜舍人”;开元中曾称中书省为紫微省,称中书舍人为紫微舍人,故又称“杜紫微”;世人为区别于杜甫,又称之为“小杜”。宰相杜佑之孙。文宗大和二年(828)进士及第,登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科,授弘文馆校书郎。同年应江西观察使沈传师之辟,为江西团练巡官。其后沈转宣歙观察使,牧随赴宣州。七年应牛僧孺之辟,在扬州任淮南节度府推官,后转掌书记。九年回长安任监察御史,后分司东都。开成二年(837)为宣州团练判官。四年复回长安,任左补阙,后转膳部、比部员外郎,皆兼史职。武宗会昌二年(842)出为黄州刺史,后迁池州、睦州。宣宗大中二年(848)擢司勋员外郎、史馆修撰,后转吏部员外郎。四年出为湖州刺史。五年入为考功郎中、知制诰,次年为中书舍人,卒。临终作《自撰墓志铭》。新、旧《唐书》有传。今人缪钺撰《杜牧年谱》,叙其生平尤详。杜牧为晚唐杰出之诗人与散文家。好读书,善论兵,曾注《孙子》。自诩留心于“治乱兴亡之迹,财赋兵甲之事”,以济时命世为己任。早期即有《罪言》、《原十六卫》、《战论》、《守论》等文,痛陈藩镇之祸与时政之失,颇有见地。作文主张“以意为主,以气为辅,以辞采章句为之兵卫”(《答庄充书》)。诗学杜甫,其五古如《感怀诗》、《郡斋独酌》、《杜秋娘诗》、《张好好诗》,堪称晚唐独步。然长于律、绝,其绝句,如《泊秦淮》、《秋夕》、《赤壁》、《寄扬州韩绰判官》、《华清宫绝句三首》等尤为脍炙人口。杜牧诗歌之主要特色为俊爽圆纯,明胡应麟称之曰“俊爽”(《诗薮》外编卷四);清刘熙载谓“雄姿英发”(《艺概》卷二);宋敖陶孙喻为“如铜丸走坂,骏马注坡”(《诗评》)。杜牧好议论,故其诗又往往“含思悲凄,流情感慨,抑扬顿挫之节,尤其所长。以时风委靡,独持拗峭。”(《唐音癸签》卷八引徐献忠语)与李商隐齐名,时号“小李杜”。诗文之外,书法、绘画皆有相当造诣。所著《樊川文集》20卷,为其甥裴延翰编。清冯集梧有《樊川诗集注》,缪钺有《杜牧诗选》,台湾学人谭黎宗慕有《杜牧研究资料汇编》。《全唐诗》存诗8卷,《全唐诗外编》及《全唐诗续拾》补诗9首,其中1首为残诗。
唐诗汇评
杜牧(803—853),字牧之,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杜佑之孙。大和二年(828),登进士第,又登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科,授弘文馆校书。沈传师廉寨江西,辟为团练巡官;沈徙镇宣歙,牧亦从之。府罢,淮南节度使牛僧孺辟为掌书记,颇好游宴,纵情声色。九年,入朝为监察御史,旋分司东都。开成中,历宣州团练判官、左补阙、史馆修撰、膳部员外郎等职。会昌二年,出守黄州,历池、睦二州刺史。大中二年,入为司勋员外郎、史馆修撰,复出为湖州刺史,终官中书舍人。牧知兵,善古文。工诗,尤擅七言近体,清丽俊爽,自成一家,与李商隐夺名,亦称“李杜”。其甥裴延翰集其诗文为《樊川文集》二十卷,今存。后人复摭拾集外诗文为《外集》、《别集》、《补遗》各一卷,多杂他人作品。《全唐诗》编诗八卷,其第七卷几全为许浑诗。

词学图录

杜牧(803-852) 字牧之,杜佑孙。京兆万年(今西安)人。官至中书舍人。人称杜甫为"老杜",牧为"小杜"。有《樊川文集》。有《八六子》等词。

全唐诗补逸

杜牧,字牧之,京兆万年人。卒大中七年,五十一岁。(据岑仲勉先生作《李德裕会昌伐叛编证》一文所推定之结论。)补诗一首。

作品评论

杜牧《献诗启》
某苦心为诗,唯求高绝,不务奇丽,不涉习俗,不今不古,处于中间。
裴延翰《樊川文集后序》
窃观仲舅(按指杜牧)之文,高聘夐历,旁绍曲摭,洁简浑园,劲出横贾,涤濯滓窳,支立欹倚。呵磨皲瘃,如火照焉;爬梳痛痒,如水洗焉。其抉刎挫偃,敢断果行,若誓牧野,前无有敌;其正视严听,前冲后銮,如整冠裳,祗谒宗庙;其甜蛰爆聋,迅发不慄,矜大吕劲呜,洪钟横撞,撑裂噎暗.戛切《韶》、《濩》;其砭熨嫉恶,堤障初终,若濡槁于未焚,膏痈于未穿。栽培教化,翻正治乱,变醨养瘠,尧醲舜薰,斯有意趋贾、马、刘、班之藩墙者耶!……其馀述喻赞诫,兴讽愁伤,易格异状,机键杂发,虽绵远穷幽,脓腴魁 ,笔酣兴健,窕眇碎细,包诗人之轨宪,整扬、马之牙阵,耸曹、刘之骨气,掇颜、谢之物色,然未始十拔斸治丰,縆幅道义,钩深于经史,抵御于理化也。
《诗人主客图》
高古奥逸主:孟云卿……入室六人:李贺、杜牧、李馀、刘猛、李涉、胡幽贞。
《新唐书》本传
牧于诗,情致豪迈,人号为“小杜”以别杜甫云。
《郡斋读书志》
牧善属文,刚直有奇节,敢论列大事.指陈利病。为诗情致豪迈,人号“小杜”。
《直斋书录解题》
牧才高,俊迈不羁,其诗豪而艳,有气概,非晚唐人所能及也。
《风月堂诗话》
杜牧之风味极不浅,但诗律少严;其属辞比事殊不精致,然时有自得为可喜也。
《蔡百衲诗评》
杜牧之诗风调高华,片言不俗,有类新及第少年,略无少退藏处,固难求一唱而三叹也。
《臞翁诗评》
杜牧之如铜丸走坂,骏马注坡。
《瀛奎律髓》
郊、岛、元、白下世之后,张祜、赵嘏诸人皆不及牧之,盖颇能用老杜句律,自为翘楚,不卑卑于晚唐之酸楚凑砌也。
《唐诗品》
牧之鄠社遗风,名家远绍。其诗含思悲凄,流情感慨,下语精切,含声圆整,而抑扬顿挫之节尤其所长。然以时风委靡,独持拗峭,虽云矫其流弊,而持情亦巧。或者比之许浑,两人之作,南北异调,了了可辨,岂风气囿诸情性,不能自达干中声者乎?初席先辈,西北居多,而含宫调徵,各谐其节,未有如牧之者。
《升庵诗话》
律诗至晚唐,李义山而下,唯杜牧之为最,宋人评其诗豪而艳,宕而丽,于律诗中特寓拗峭,以矫时弊,信然。
《骚坛秘语》
(牧之)主才,气俊思活。
《诗薮》
中唐绝,如刘长卿、韩翃、李益、刘禹锡,尚多可讽咏。晚唐则李义山、温庭筠、杜牧、许浑、郑谷,然途轨纷出,渐入宋、元。多歧亡羊,信哉!
《唐音癸签》
杜牧之门第既高,神颖复隽,感慨时事,条划率中机宜,居然具宰相作略。……自牧之后,诗人擅经国誉望者概少,唐人材益寥落不振矣。
《诗源辨体》
杜牧才力或优于浑,然奇僻处多出于元和。五七言古恣意奇僻,且多失体裁,不能如韩之工美,援引议论处益多以文为诗矣。其仄韵亦多上、去二声杂用。
《诗源辨体》
杜牧亦尚奇尚意而又以老硬为主,实僻涩怪恶也。宋人之法多出于此。
《诗源辨体》
杜牧七存律出意虽深,而造语实僻。
《唐音审体》
樊川笔健调响,而绝少全璧。如《甲雁》诗前半绝唱,而后幅殊劣,岂非恨事。
《唐诗别裁》
晚唐诗多柔靡,牧之以拗峭矫之。人谓之“小杜”,以别于少陵。配以义山,时亦称“李杜”。
《瓯北诗话》
杜牧之作诗,恐流于平弱,故措词必拗峭,立意必奇辟,多作翻案语,无一平正者。方岳《深雪偶谈》所谓“好为议论,大概出奇立异,以自见其长”也。
《四库全书总目》
牧诗冶荡甚于元、白,其风格则实出元、白之上。
《雨村诗话》
杜牧之诗轻倩秀艳,在唐贤中另是一种笔意。故学诗者不读小杜,诗必不韵。
《北江诗话》
中唐以后,小杜才识,亦非人所能及。文章则有经济,古近体诗则有气势,倘分其所长,亦足以了数子。宜其薄视元、白诸人也!
《北江诗话》
杜牧之与韩、柳、元、白同时,而文不同韩、柳,诗不同元、白,复能于四家外,诗文皆别成一家,可云特立独行之士矣!
《石洲诗话》
樊川真色真韵,殆欲吞吐中晚千万篇,正亦何必效杜哉!
《读雪山房唐诗序例》
杜紫微天才横逸,有太白之风,而时出入于梦得。七言绝句一体,殆尤专长。观玉溪生“高楼风雨”云云,倾倒之者至矣。
《唐七律隽》
元、白而下,牧之较有气骨,然七律多随笔而出,于锻炼之功殊缺也,实开宋人生涩一派。宋人评其诗豪而艳、宕而丽……盖以气味相近故也。虽与熟滑卑调不同,而初盛典型荡然矣。
曾国藩《大潜山房诗题语》
山谷学杜公,七律专以单行之气,运于偶句之中。东坡学太白,则以长古之气,运于律句之中。樊川七律,亦有一种单行票姚之气。余尝谓小杜、苏、黄,皆豪士而有侠客之风者。
《东目馆诗见》
牧之五言浩灏,却仍是白描。虽题咏好异于人,而识解既大,风调高华,笔如辘轳,亦无懈可击。熟于军计,洞知形势,故其议论利弊,胸开眼大。发于吟咏,焉得无寄托?数诗人治才,牧之实第一。诚斋曰:“不是樊川珠玉句,日长淡杀个衰翁。”亦谓其味耐寻也。
《三唐诗品》
其出与元、白同源,古风愈况,时伤浮露,无复春容。律诗、绝句情韵覃渊,足以方驾龙标,囊括温、李。
《瓶粟斋诗话》
晚唐唯小杜诗纵横排宕,得大家体势。其诗大抵取材汉赋,而极于骚,遗词用字,绝不沿袭六朝人语,所谓“高摘屈宋艳,浓熏班马香”者,可以知其祇响矣。独是才多为患,其性又能刚而不能柔,遂未能一洗凌杂粗悍之病。
《诗学渊源》
其诗情致豪边,而造语精密,不落粗疏。七言歌行,风调尤胜,唯古诗声调未化耳。

 

共492,分25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五言律诗
早春阁下寓直萧九舍人亦直内署因寄书怀四韵(唐·杜牧)
  五言律诗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王乔 

御水初销冻,宫花尚怯寒。千峰横紫翠,双阙凭阑干。

玉漏轻风顺,金茎淡日残。王乔在何处,清汉正骖鸾。


秋晚与沈十七舍人期游樊川不至(唐·杜牧)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邀侣以官解,泛然成独游川光初媚日,山色正矜秋。

野竹疏还密,岩泉咽复流。杜村连潏水,晚步见垂钩。


送容州唐中丞赴镇(唐·杜牧)
  五言律诗 押文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送容州中丞赴镇)。(一作张泌诗)

引用典故:马将军 

交阯同星座,龙泉佩斗文。烧香翠羽帐,看舞郁金裙

鹢首冲泷浪,犀渠拂岭云。莫教铜柱北,空说马将军


自贻(唐·杜牧)
  五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刀尺 萧次君去官频 

杜陵萧次君,迁少去官频。寂寞怜吾道,依稀似古人。

饰心无彩缋,到骨是风尘。自嫌如匹素刀尺不由身。


忆游朱坡四韵(唐·杜牧)
  五言律诗 押元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望天盆 馆陶园 

秋草樊川路,斜阳覆盎门猎逢韩嫣骑,树识馆陶园

带雨经荷沼,盘烟下竹村如今归不得,自戴望天盆


东都送郑处诲校书归上都(唐·杜牧)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悠悠渠水清,雨霁洛阳城。槿堕初开艳,蝉闻第一声。

故人容易去,白发等闲生。此别无多语,期君晦盛名。


扬州三首 其一(唐·杜牧)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雷塘 

炀帝雷塘土,迷藏有旧楼。谁家唱水调,明月满扬州

骏马宜闲出,千金好旧游。喧阗醉年少,半脱紫茸裘。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贤清雅集》
绝世风调。

  其二(唐·杜牧)
  五言律诗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秋风放萤苑,春草斗鸡台金络擎雕去,鸾环拾翠来。

蜀船红锦重,越橐水沈堆。处处皆华表,淮王奈却回。


题扬州禅智寺(唐·杜牧)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雨过一蝉噪,飘萧松桂秋。青苔满阶砌,白鸟故迟留。

暮霭生深树,斜阳下小楼。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石园诗话》
杜司勋诗“谁家唱水调,明月满扬州”、“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扬州尘土试回首,不惜千金借与君”、“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何其善言扬州也!
《唐宋诗举要》
结笔写寺之幽静,尤为得神。
《唐诗鉴赏辞典》
唐文宗开成二年(837),杜牧的弟弟杜患眼病寄居扬州禅智寺。当时,杜牧任监察御史,分司东都洛阳,得知消息,即携眼医石生赴扬州探视。唐制规定:“职事官假满百日,即合停解。”杜牧因假逾百日而离职。此诗着意写禅智寺的静寂,和诗人忧弟病、伤前程的黯然心境不无关系。

“雨过一蝉噪,飘萧松桂秋。”从“蝉”和“秋”这两个字来看,其时当为初秋,那时蝉噪本已嘶哑,“一蝉噪”,就更使人觉得音色的凄咽;在风中摇曳的松枝、桂树也露出了萧瑟秋意。诗人在表现这一耳闻目睹的景象时,用意遣词都十分精细。“蝉噪”反衬出禅智寺的静,静中见闹,闹中见静。秋雨秋风则烘托出禅智寺的冷寂。

接着,诗人又从视觉角度写静。“青苔满阶砌,白鸟故迟留。”台阶长满青 苔,则行人罕至;寺内白鸟徘徊,不愿离去,则又暗示寺的空寂人稀。青苔、白鸟,似乎是所见之物,信手拈来,却使人倍觉孤单冷落。

“暮霭生深树,斜阳下小楼。”从明暗的变化写静。禅智寺树林茂密,阳光不透,夕阳西下,暮霭顿生。于浓荫暮霭的幽暗中见静。“斜阳下小楼”,从暗中见明来反补一笔,颇得锦上添花之致。透过暮霭深树,看到一抹斜阳的余辉,使人觉得禅智寺冷而不寒,幽而不暗。然而,这毕竟是“斜阳”,而且是已“下小楼”的斜阳。这种反衬带来的效果却是意外的幽,格外的暗,分外的静。

至此,诗人通过不同的角度展示出禅智寺的幽静,似乎文章已经做完。然而,忽又别开生面,把热闹的扬州拉出来作陪衬:“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禅智寺在扬州的东北,静坐寺中,秋风传来远处扬州的歌吹之声,诗人感慨系之:身处如此歌舞喧闹、市井繁华的扬州,却只能在静寂的禅智寺中凄凉度日,“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的伤感油然而生,不可遏止,写景中暗含着诗人多少身世感受、凄凉情怀。

这首诗写扬州禅智寺的静,开头用静中一动衬托,结尾用动中一静突出,一开篇,一煞尾,珠联璧合,相映成趣,艺术构思是十分巧妙的。

(汤贵仁)

句溪夏日送卢霈秀才归王屋山将欲赴举(唐·杜牧)
  五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野店正纷泊,茧蚕引丝行人碧溪渡,系马绿杨枝。

苒苒迹始去,悠悠心所期。秋山念君别,惆怅桂花时。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归》
谭云:借事纪时,是古诗法(首二句下)。钟云:淡然深情。
《唐诗归折衷》
唐云:点明应举,不作期望语,妙(末句下)。
《唐诗评选》
于生新取光响,自有风味。此神亦不自晚唐始。中唐人尽弃古体,以笺疏尺牍为诗,六义之流风凋丧尽矣。樊川力回古调,以起百年之衰,虽气未盛昌,而摆脱时蹊,自正始之遗泽也。顾华玉称其温厚,洵为知言。

池州春送前进士蒯希逸(唐·杜牧)
  五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芳草复芳草,断肠还断肠。自然堪下泪,何必更残阳。

楚岸千万里,燕鸿三两行。有家归不得,况举别君觞。


忆齐安郡(唐·杜牧)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平生睡足处,云梦泽南州。一夜风欺竹,连江雨送秋。

格卑常汩汩,力学强悠悠。终掉尘中手,潇湘钓漫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贤清雅集》
唐贤佳处尤在对句圆足,试看“连江雨送秋”五字是何等力量!

睦州四韵(唐·杜牧)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州在钓台边,溪山实可怜。有家皆掩映,无处不潺湲。

好树鸣幽鸟,晴楼入野烟。残春杜陵客,中酒落花前。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瀛奎律髓》
轻快俊逸。
《瀛奎律髓汇评》
冯舒:平平八句,不使才气。中二联俱是春暮,故落句好。何义门:溪山岂不佳?只韦、杜才地不堪,常置闲处耳。“残春”、“中酒”,比年事蹉跎,作用既微,笔力尤横。纪昀:风致宜人。三四今已成套,然初出自佳。六句不自然。结得浅淡有情。

秋晚早发新定(唐·杜牧)
  五言律诗 押江韵  显示自动注释

解印书千轴,重阳酒百缸。凉风满红树,晓月下秋江。

岩壑会归去,尘埃终不降。悬缨未敢濯,严濑碧淙淙。


夜泊桐庐先寄苏台卢郎中(唐·杜牧)
  五言律诗 押元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清裁 

水槛桐庐馆,归舟系石根。笛吹孤戌月,犬吠隔溪村。

十载违清裁,幽怀未一论。苏台菊花节,何处与开樽?


题白蘋洲(唐·杜牧)
  五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山鸟飞红带,亭薇拆紫花。溪光透彻,秋色正清华。

静处知生乐,喧中见死誇。无多圭组累,终不负烟霞。


不饮赠官妓(唐·杜牧)
  五言律诗 押齐韵  显示自动注释

芳草正得意,汀洲日欲西。无端千树柳,更拂一条溪。

几朵梅堪折,何人手好携。谁怜佳丽地,春恨却悽悽。


早春赠军事薛判官(唐·杜牧)
  五言律诗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雪后新正半,春来四刻长。晴梅朱粉艳,嫩水碧罗光。

弦管开双调,花钿坐两行。唯君莫惜醉,认取少年场。


代吴兴妓春初寄薛军事(唐·杜牧)
  五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雾冷侵红粉,春阴扑翠钿。自悲临晓镜,谁与惜流年。

柳暗霏微雨,花愁黯淡天。金钗有几只,抽当酒家钱。


栽竹(唐·杜牧)
  五言律诗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尘冠挂 

本因遮日种,却似为溪移。历历羽林影,疏疏烟露姿。

萧骚寒雨夜,敲劼晚风时。故国何年到,尘冠挂一枝。



共492,分25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