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目录 上篇 下篇
瓯北诗话·卷九 赵翼

吴梅村诗   高青丘后,有明一代,竟无诗人。李西涯虽雅驯清澈,而才力尚小。前、后七子 ,当时风行海内,迄今优孟衣冠,笑齿已冷。通计明代诗,至末造而精华始发越。陈 卧子沉雄瑰丽,实未易才;意理粗疏处,尚未免英雄欺人。惟钱、吴二老,为海内所 推,入国朝称两大家。顾谦益已仕我朝,又自托于前朝遗老,借陵谷沧桑之感,以掩 其一身两姓之惭,其人已无足观,诗亦奉禁,固不必论也。梅村当国亡时,已退閒林 下,其仕于我朝也,因荐而起,既不同于降表佥名;而自恨濡忍不死,局天蹐地之意 ,没身不忘,则心与迹尚皆可谅。虽当时名位声望,稍次于钱;而今日平心而论,梅 村诗有不可及者二:一则神韵悉本唐人,不落宋以后腔调,而指事类情,又宛转如意 ,非如学唐者之徒袭其貌也;一则庀材多用正史,不取小说家故实,而选声作色,又 华艳动人,非如食古者之物而不化也。盖其生平,于宋以后诗,本未寓目,全濡染于 唐人,而已之才情书卷,又自能澜翻不穷;故以唐人格调,写目前近事,宗派既正, 词藻又丰,不得不推为近代中之大家。若论其气稍衰飒,不如青丘之健举;语多疵累 ,不如青丘之清隽;而感怆时事,俯仰身世,缠绵凄惋,情馀于文,则较青丘觉意味 深厚也。

梅村身阅鼎革,其所咏多有关于时事之大者。如《临江参军》、《南厢园叟》、 《永和宫词》、《雒阳行》、《殿上行》、《萧史青门曲》、《松山哀》、《雁门尚 书行》、《临淮老妓行》、《楚两生行》、《圆圆曲》、《思陵长公主挽词》等作, 皆极有关系。事本易传,则诗亦易传。梅村一眼觑定,遂用全力结撰此数十篇,为不 朽计,此诗人慧眼,善于取题处。白香山《长恨歌》,元微之《连昌宫词》,韩昌黎 《元和圣德诗》,同此意也。

王阮亭选梅村诗共十二首,陈其年选十七首,此特就一时意见所及,尚非定评。 梅村之诗最工者,莫如《临江参军》、《松山哀》、《圆圆曲》、《茸城行》诸篇, 题既郑重,诗亦沈郁苍凉,实属可传之作。其他閒情别趣,如《松鼠》、《石公山》 、《缥缈峰》、《王郎曲》,摹写生动,几于色飞眉舞。《直溪吏》、《临顿儿》、 《芦洲》、《马草》、《捉船》等,又可与少陵《兵车行》、《石壕吏》、《花卿》 等相表里,特少逊其遒炼耳。

梅村古诗胜于律诗,而古诗擅长处,尤妙在转韵。一转韵,则通首筋脉,倍觉灵 活。如《永和宫词》,方叙田妃薨逝,忽云: 头白宫娥暗颦蹙,唐知朝露非为福。宫草明年战血腥,当时莫向西陵哭。 又如《王郎曲》,方叙其少时在徐氏园中作歌伶,忽云: 十年芳草长洲绿,主人池馆空乔木。王郎三十长安城,老大伤心故园曲。 《雁门尚书行》,已叙其家殉难,有幼子漏刃,其兄来秦携归,忽云:〔回首潼关废 垒高,知公于此葬蓬蒿。〕益觉回顾苍茫。此等处,关捩一转,别有往复回环之妙。 其秘诀实从《长庆集》得来;而笔情深至,自能俯仰生姿,又天分也。惟用韵太泛滥 ,往往上下平通押。如《遇刘雪舫》,则真、文、元、庚、青、蒸、侵通押;《游石 公山》,则支、微、齐、鱼通押。他类此者甚多,未免太不检矣。按《洪武正韵》有 东无冬,有阳无江,于《唐韵》多所并省;岂梅村有意遵用,以存不忘先朝之意耶?

七律不用虚字,全用实字,唐时贾至等《早朝大明宫》诸作,已开其端。少陵〔 五更鼓角〕、〔三峡星河〕、〔锦江春色〕、〔玉垒浮云〕数联,杜樊川 〔深秋帘幕千家雨,落日楼台一笛风〕,赵渭南 〔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陆放翁 〔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皆是也。然不过写景。 梅村则并以之叙事,而词句外自有馀味,此则独擅长处。如 《赠袁韫玉》云:〔西州士女《章台柳》,南国江山《玉树花》。〕十四字中,无限 感慨,固为绝作。他如《扬州感事》云: 〔将军甲第彀弓卧,丞相中原拜表行。〕《吊卫紫岫殉难》云: 〔埋骨九原江上月,思家百口陇头云。〕《即事》云: 〔乐浪有吏崔亭伯,辽海无家管幼安。〕《赠辽左故人》云: 〔桑麻亭障行人断,松杏山河战骨空。〕《赠淮抚沈清远》云: 〔去国丁年辽海月,还家甲第浙江潮。〕《杂感》云: 〔金城将吏耕黄犊,玉垒山川祭碧鸡〕, 〔鸡豚绝壁人烟少,珠玉空江鬼哭高。〕《赠陈定生》云: 〔茶有一经真处士,橘无千绢旧清卿。〕《送永城吴令》云: 〔山县尹来三月雨,人家兵后十年耕。〕《送安庆朱司李》云: 〔百里残黎半商贾,十年同榜尽公卿。〕《送李书云典试蜀中》云: 〔兵火才人羁旅合,山川奇字乱离搜。〕《送顾茜来典试粤东》云: 〔使者干旌开五管,诸生礼乐化三苗。〕《送曹秋岳谪广东》云: 〔海外文章龙变化,日南风俗鸟軥辀。〕《寄房师周芮公》云: 〔广武登临狂阮籍,承明寂寞老扬雄。〕此数十联,皆不著议论,而意在言外,令人 低徊不尽。其他如《宴孙孝若山楼》云: 〔明月笙歌红烛院,春山书画绿杨船。〕《西冷闺咏》云: 〔紫府萧閒诗博士,青山遗逸女尚书。〕《无题》云: 〔千丝碧藕玲珑腕,一捲芭蕉宛转心。〕《投督府马公》云: 〔江山传箭旌旗色,宾客围棋剑履声。〕《长安杂咏》云: 〔奉辔射生新宿卫,带刀行炙旧名王。〕《滇池铙吹》云: 〔朱鸢县小输宾布,白象营高挂柘弓。〕 〔鱼龙异乐军中舞,风月蛮姬马上箫。〕《送曹秋岳官广东左辖》云: 〔五管清秋开使节,百蛮风静据胡床。〕《送林衡者归闽》云: 〔征途鶗鷢愁中雨,故国桄榔梦里天。〕《送陇右道吴赞皇》云: 〔城高赤阪鱼盐塞,日落黄河鸟鼠秋。〕《送同官出牧》云: 〔壮士骊山秋送戍,豪家渭曲夜探丸。〕《送杨犹龙按察山西》云: 〔紫貂被酒云中火,铁笛迎秋塞上歌。〕《送朱遂初宪副固原》云: 〔荒祠黑水龙湫暗,绝阪丹崖鸟道盘。〕《闻台州警》云: 〔雁积稻粱池万顷,猿知击刺剑千年。〕此数十联,虽无言外意味,而雄丽华赡,自 是佳句。《赠冯子渊总戎》云: 〔十二银筝歌芍药,三千练甲醉葡萄。〕《侠少》云: 〔柳市博徒珠勒马,柏堂筝妓石华裙。〕《访吴永调》云: 〔南州师友江天笛,北固知交午夜砧。〕《观蜀鹃啼剧》云: 〔亲朋形影灯前月,家国音书笛里风。〕《云间公宴》云: 〔三江风月樽前醉,一郡荆榛笛里声。〕此则杂凑成句耳。其病又在专用实字,不用 虚字,故掉运不灵,斡旋不转,徒觉堆垛,益成呆笨。如赠陈之遴谪戍辽左云: 〔曾募流移耕塞下,岂迁豪杰实关中。〕何尝不典切生动耶? 《过维扬吊少司马卫紫岫》一首,自注:〔韩城人,余同官同年,死扬难。〕按此即 《明史高杰传》中卫胤文也。福王时,杰移驻徐州,朝议以胤文与杰同乡,命兼兵科 给事中,监其军。而不著其死扬州之难。《史可法传》历载同时死事者数十人,亦无 胤文姓名。按《可法传》谓高杰死后,胤文承马士英指,疏诮可法;则修史者或因其 党于士英,故并其死事亦削而不书耶?梅村与胤文同时,吊其殉难,必非无据。今正 史不载,独赖梅村一诗,得传死节于后,不可谓非胤文之幸矣。陈济生《纪略》:〔 半金星以胤文既削发,何又来报名希用,令人拔其馀毛。〕则《明史》不立传,以其 曾降贼也。

梅村熟于《两汉》、《三国》及《晋书》、《南北史》,故所用皆典雅,不比后 人猎取稗官丛说,以炫新奇者也。如《吊卫胤文》云:〔非关卫瓘需开府,欲下高昂 在护军。〕正指其监护高杰军,而暗切两人姓氏。《送杜韬武》云:〔非是隽君辞霍 氏,终然丁仪感曹公。〕韬武避难江南,适梅村悼亡,欲以女为梅村继室,梅村辞之 ;故用隽不疑辞霍光之婚,及曹操欲以女妻丁仪,因曹丕言而止,皆议婚不成故事也 。可谓典切矣!然亦有与题不称,而强为牵合者。如《永和宫词》咏《田贵妃》事, 有云:〔闻道群臣誉定陶,独将多病怜如意。〕本谓田妃有子慈焕,因宠特钟爱,故 以赵王如意为喻。然定陶,汉成帝从子,入继正统;崇祯帝自有太子,何必以定陶作 衬?且太子久定,嫡庶间并无参商,何必以如意为比?又云:〔汉家太后知同恨,只 少当年一贵人。〕此言周后殉难时,田妃已先死也;然周后奉旨自尽,何得以曹操之 弑伏后为比!《雒阳行》叙福王初封河南,有云:〔渭水东流别任城。〕汉光武子尚 ,魏武子彰,皆封任城王,皆济宁州地,与渭水何涉?《扬州》诗:〔豆蔻梢头春十 二,茱萸湾口路三千。〕按杜牧诗〔娉娉袅袅十三馀,豆蔻梢头二月初。〕无所谓〔 春十二〕也。《杂感》内〔取兵辽海歌舒翰,得妇江南谢阿蛮。〕本以降将歌舒翰比 吴三桂,然翰无取兵辽海之事;以阿蛮比圆圆,然阿蛮本新丰人,非江南产。《赠袁 韫玉》之〔卢女门前乌●树,昭君村畔木兰舟〕。卢女无乌●树故事,昭君无木兰舟 故事,但采掇字面鲜丽好看耳。王阮亭诗:〔景阳楼畔文君井,明圣湖头道韫家〕, 亦同此体。盖当时风气如此。竹垞、初白,则无此病矣。集中如此类者,不一而足。 梅村好用词藻,不免为词所累,其自谓〔镂金错采,不能到古人自然高妙之处〕,正 以此也。又有用事错误者。《补禊鸳湖》云:〔春风好景定昆池。〕昆明池在长安, 唐安乐公主之不得,乃自开大池,号定昆池。此与鸳湖何涉?又《戏赠》一首有云: 〔何绥新作妇人装。〕按服妇人衣者,何晏也,见《宋书五行志》;而《晋书》何绥 ,乃何遵子,初无妇人装故事。《观棋》一首有云:〔博进知难赌广州。〕《宋书》 :羊元保与文帝赌郡,胜,遂补宣城太守。是宣州,非广州也。《咏鲞鱼》云:〔自 惭非食肉,每饭望休兵。〕食鱼无休兵典故,况鲞鱼耶!亦觉无谓。此皆随手阑入, 不加检点之病。

梅村出处之际,固不无可议,然其顾惜身名,自惭自悔,究是本心不昧。以视夫 身仕兴朝,弹冠相庆者,固不同,比之自讳失节,反托于遗民故老者,更不可同年语 矣。如赴召北行,过淮阴云:〔我是淮王旧鸡犬,不随仙去落人间。〕《遣闷》云: 故人往日燔妻子,我因亲在何敢死!憔悴而今至于此,欲往从之愧青史。 临殁云:〔故人慷慨多奇节。为当年沉吟不断,草间偷活。脱屣妻孥非易事,竟一钱 不值何须说!〕至今读者犹为悽怆伤怀。馀尝题其集云: 国亡时已养亲还,同是全生迹较閒。幸未名登降表内,已甘身老著书间。 访才林下程文海,作赋江南庾子山。剩有沉吟偷活句,令人想见泪痕潸。 似觉平允之论也 。

梅村当福王时,有北来太子一事,举朝信以为真。左良玉因此起兵讨马士英,朝 臣无不称快,梅村亦同此心也。故《扬州》诗内有〔东来处仲无他志〕之句,谓良玉 迹似王敦,而心非为逆。及良玉死,其幸舍客苏昆生来江南,士大夫犹以良玉故而矜 宠之。梅村赠以诗云: 西兴哀曲夜深闻,绝似南朝汪水云。回首岳侯坟下路,乱山何处葬将军! 则并以岳忠武比良玉,毋乃拟非其伦矣。

梅村诗从未有注。近时黎城靳荣藩字介人,以十年之功,为之笺释,几于字栉句 梳,无一字无来历。其于梅村同时在朝、在野往还赠答之人,亦无不考之史传;史传 所不载,考之府、县志;府、县志所不载,采之丛编脞说及故老传闻,一一详其履历 ,基似力可谓勤矣。昔施元之注东坡诗,任渊注山谷诗,距苏、黄之殁,仅五六十年 ,已为难事。介人注梅村诗,在一百馀年之后,觉更难也。且梅村身阅兴亡,时事多 所忌讳,其作诗命题,不敢显言,但撮数字为题,使阅者自得之。如《杂感》、《杂 咏》、《即事》、《咏史》、《东莱行》、《雒阳行》、《殿上行》之类,题中初不 指明某人某事,几于无处捉摸。介人则因诗以考史,援史以證诗,一一疏通證明,使 作者本指,显然呈露。如《临江参军》之为杨廷麟参卢象升军事也,《永和宫词》之 为田贵妃薨逝也,《雒阳行》之为福王被难也,《后东皋草堂歌》之为瞿式耜也,《 鸳湖曲》之为吴昌时也,《茸城行》之为提督马逢知也,《萧史青门曲》之为宁德公 主也,《田家铁狮歌》之为国戚田弘遇也,《松山哀》之为洪承畴也,《殿上行》之 为黄道周也,《临淮老妓行》之为刘泽清故妓冬儿也,《拙政园山茶》及《赠辽左故 人》之为陈之遴也,《画兰曲》之为卞玉京妹卞敏也,《银泉山》之为明神宗朝郑贵 妃也,《吾谷行》之为孙璥戍辽左也,《短歌行》之为王子彦也。又,律诗中有一题 数首者,亦各首注其所指。如《即事》十首内第四首〔列卿严谴赴三韩〕,谓指陈之 遴;第八首〔无意漫提欧冶剑,有心长放吕嘉船〕,谓指耿精忠玩寇自恣;第九首〔 老臣裹革平生志,往事伤心尚铁衣〕,谓指洪承畴先为前朝经略,至本朝又为川、湖 、云、贵经略;第十首〔全家故国空从难,异姓真王独拜恩〕,谓指吴三桂以平西王 率师在蜀。又《杂感》内第四首亦指三桂,第五首指瞿式耜。他如《鸳湖闺咏》之为 黄皆令,《无题》四首之为卞敏,亦皆确切有据。至如《和友人走马诗》,因第二首 君是黄骢最少年,骅骝凋丧使人怜。当时指望勋名贵,后世谁知书画传。 始悟其为杨龙友而作。龙友,贵阳人,虽昵于马士英,而素工书画。又因下半首云〔 十载盐车悲道路,一朝天马蹴风烟〕,以證龙友先官江宁令,为御史詹兆恒劾罢,至 南渡时起兵,擢至巡抚。末句云〔军书已报韩擒虎,夜半新林早著鞭〕,则乙酉五月 ,龙友方率兵在京口与我军相持,而我军已乘雾潜济,如韩擒虎之入新林,陈人犹不 知也。此等体玩诗词,推至隐,非好学深思,心知其意,而能若是乎?梅村诗一日不 灭,则靳注亦一日并传无疑也。

梅村诗本从〔香奁体〕入手,故一涉儿女闺房之事,辄千娇百媚,妖艳动人。幸 其节奏全仿唐人,不至流为词曲。然有意处则情文兼至,姿态横生;无意处虽镂金错 采,终觉腻滞可厌。惟国变后《赠袁韫玉》云:〔西州士女《章台柳》,南国江山《 玉树花》。〕及被荐赴召,路过淮阴云:〔我是淮王旧鸡犬,不随仙去落人间。〕此 数语俯仰身世,悲痛最深,实足千载不朽。

《后东皋草堂歌》,盖作于顺治七年,瞿式耜殉节桂林之后。式耜以弘光乙酉赴 广西巡抚任。其家在常熟,有严....等倡义守城,各乡兵已屯驻瞿园。即东皋,见《海 角遗编》。福山人所作,不著氏名。是时,虽有搜捕逆绅之令,幸洪承畴以大学士招 抚江南,故与式耜丙辰同榜进士,阴保护之,见式耜孙昌文《学行纪事》。举家得无 恙。诗所谓 可怜双戟中丞家,门帖凄凉题卖宅。有子单居持户难,弃掷城南尺五山。 者,盖是时式耜子嵩锡惧家门遭祸,不得不门帖卖宅,为韬晦避难计,然未尝易主也 。若在顺治七年以前,则式耜方以大学士临桂伯留守桂林,西南半壁,倚为长城,事 之成败,尚未可知。梅村纵不敢望其捲土重来,亦岂逆知其必败,而咏以花木移于邻 家,杉松植于僧舍,极形容荒凉废坏之状耶!况此诗云:〔我来草堂何处宿,挑灯夜 把长歌续。〕是梅村作诗时,东皋尚为瞿氏所有。据昌文谓〔家徒壁立,仅存东皋百 亩,易银贸货,入粤为迎丧资〕。 此已在顺治九年,昌文已奉其祖父母遗骸归,在途次,而家中不知,鬻东皋为迎柩计 。始行卖宅。梅村诗当作于是时也。后查初白《吊春晖堂》诗即东皋:〔战后河山非 故国,记中花木尚平泉。〕似康熙十八九年尚属瞿氏,名臣之世泽长矣。陈济生《再 生纪略》,程源《孤臣纪哭》,徐梦得《日星不晦录》及《绅志略》、《燕都日记》 ,不著撰人氏名。皆谓明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九日京城陷,襄城伯李国祯见李自成,要 以三事:一,祖宗陵寝不可毁;一,葬先帝以帝后之礼;一,太子诸王不可害。贼皆 诺之。及葬毕,国祯即自杀。是皆谓其能殉节者。弘光中,并有赠谥,在正祀武臣七 人之内。然记载各有不同:或曰自缢,或曰自杀,或曰药死,或曰即死于帝后殡所, 或曰送至昌平,槁葬讫,死于陵旁。独王士德《崇祯遗录》谓〔城陷后,国祯欲崇文 门,不得出;奔朝阳门,孙如龙已降贼将张能,能劝之降,国祯遂降于能。能羁之, 令输金;国祯愿至家搜括以献,而家已为他贼所据,遂被擒。拷掠折足,以荆筐曳回 ,是夜自缢死。而弘光之有赠谥,乃其门客辈讹传到南都,得幸邀恤典也〕。是同一 死也,一则谓其殉节,一则谓其拷赃,将奚从?惟梅村《遇刘雪舫》诗有云〔宁为英 国死,不作襄城生〕,而论乃定。梅村赴召入都,距国变时未久,国祯之死,尚在人 耳目间,固不敢轻为诬蔑也。《明史李浚传》后:〔闯贼勒国祯降,国祯解甲听命; 责贿不足,被拷折足,自缢〕。是盖据梅村诗为證,然则梅村亦可称诗史矣。按英国 谓张辅裔孙世泽。袭爵后,为闯贼所杀。

《下相极东庵读同年北使时诗卷》: 兰若停骖洒墨成,过河持节事分明。上林飞雁无还表,头白山僧话子卿。 所谓同年者,不知何人。勒注谓左懋第与梅村辛未同年进士,弘光乙酉,以兵部侍郎 使于我朝,不屈而死,故云〔飞雁无还表〕,而比其节于苏武也。

《仿唐人本事诗》: 锦袍珠络翠兜鍪,军府居然王子侯。自写赫蹄金字表,起居长信阁门头。

藤梧秋尽瘴云黄,铜鼓天边归旐长。远愧木兰身手健,替耶征战在他乡。 靳注谓〔为定南王孔有德女四贞作〕。按有德取桂林后,即镇守粤西。顺治九年,为 李定国所败,自焚死。特恩赐葬,恤典极隆。其子为定国所掳;四贞脱归京师,朝廷 念其父功,命照和硕格格食俸,通籍宫禁。见《八旗通志》及瞿昌文《粤行纪事》。 后嫁孙延龄为抚蛮将军,仍镇粤西。延龄从吴三桂反,四贞劝其反正,并代为乞降, 许之。靳注谓此诗正咏四贞事。〔军府居然王子侯〕,则有德为藩王时,其子女皆贵 重,为王子、王女也。写表起居,谓通籍宫禁,得自奏事也。其后从逆及反正等事, 梅村已卒,固不及知之。其第四首: 新来夫婿奏兼官,下直更衣礼数宽。昨日校旗初下令,笑君不敢举头看。 岂嫁延龄镇粤时,自恃骄贵,与其夫同演武于教场耶?

靳荣藩论梅村,谓〔大家手笔,兴与理会。若穿凿附会,或牵合时事,强题就我 ,则作者之意反晦〕。此真通人之论也。乃其注梅村诗,则又有犯此病者。梅村五古 如《读史杂诗》四首、《咏古》六首,七古如《行路难》十八首,皆家居无事,读书 得间所作,岂必一一指切时事!而荣藩谓《读史》第一首刺阮大铖,其二刺薛国观, 其四刺孙可望。《行路难》之其三谓刺唐王,其九谓刺张至发,其十七谓刺福王。而 按之原诗,无一切合者。阮大铖固魏阉馀党,然何至以曹操比之?谓东汉坏于阉,而 操本阉人曹腾之后,竟移汉祚。又如公孙述遣刺客连杀来歙、岑彭二大将,而刺客之 名不传,此与朝事何涉,而谓其刺勋臣之不能为国禦侮。又如《行路难》第三首:〔 龙子作事非寻常,夺枣争梨天下扰。〕此本咏晋八王之乱,而以为咏明末唐王聿键。 试思聿键先以起兵勤王,被锢凤阳,福王赦出后,监国于闽中,何曾有骨肉相争之事 ?虽同时鲁王以海亦僭立于绍兴,然方与聿键相约固守,未尝相攻也。惟聿键败死后 ,其弟聿镆遁广东自立,与桂王逼处,稍有相竞;然不逾时,即为我军所执,亦无暇 与桂王交兵,何得以〔夺枣争梨天下扰〕为指此事耶?至隆武时靖江王亨嘉反桂林, 为丁魁楚、陈邦传擒获,则甫起事即败,亦未有骨肉相争之事。皆难强为附会也。注 中如此类者甚多。此则过欲示其考核之详,而不知转失本指。所谓必求其人以实之, 则凿矣。又如《滇池铙吹》四首,乃顺治十五年收云南凯歌。诗中方侈言勋伐,而以 第一首末句〔谁唱太平滇海曲,桄榔花发去年红〕,谓预料吴三桂之将为逆。是时三 桂方欲立功,至十八年尚率兵入缅,取永明王献捷,岂早有逆萌!然其为人狡谲阴悍 ,则已人所共知。伏读《御批通鉴辑览》,如见肺肝,则谓梅村早见及此,亦可。

《杂感》第一首内〔闻说朝廷罢上都〕,靳注谓顺治八年,裁宣府巡抚,并入宣 大总督。然宣府岂上都耶?按顺治七年,摄政王以京师暑热,欲另建京城于滦州,派 天下钱粮一千六百万,是年王薨,世祖章皇帝特诏:免此加派,其已输官者,准抵次 年钱粮。所谓〔罢上都〕,正指此事也。靳注误。

《避乱》第六首: 晓起哗兵至,戈船泊市桥。草草十数人,登岸沽村醪。 不知何将军,到此贪逍遥? 按此系顺治二年,太湖中明将黄蜚、吴之葵、鲁游击,吴江县吴日生、好汉周阿添、 谭韦等纠合洞庭两山,同起乡兵,俱以白布缠腰为号,后入城,围巡抚土国宝,为国 宝所败,散去。此事见《海角遗编》。福山人所著,不著姓名。靳注亦不之及。

《长安杂咏》内第二首: 灯传初地中峰变,经过流沙万里来。代有异人为教出,鸠摩天付不凡材。 靳注谓〔道忞,潮阳林氏子,弃弟子员出家,为天童密云悟和尚法嗣。顺治己亥,徵 至京,住斋宫万寿殿,敕封宏觉国师。〕按此诗乃指西藏达赖喇嘛入觐之事。达赖喇 嘛相传为如来后身,每涅磐后,仍世世转轮为佛。凡蒙古、喀尔喀、厄鲁特无不尊之 ,视前代之大宝法王不啻也。顺治中,自西藏不远万里入觐,故比之鸠摩罗什,谓西 域神僧也。此岂道忞足以当之耶?况上有〔经过流沙万里来〕之句耶!靳注误。忞公 受封后,回至江南,与当事往还,声势翕赫。有月律禅师薄之曰:〔伊胸中只有国师 大和尚五字。〕见《居易录》。

《读史偶述》第十二首: 松林路转御河行,寂寂空烦宿鸟惊。七载金滕归掌握,百僚车马会南城。 南城,本明英宗北狩归所居。本朝摄政王以为府第,朝事皆王总理,故百僚每日会此 。顺治七年,王薨,故云〔七载金滕〕也。靳注竟不之及。

《扬州》第三首:〔东来处仲无他志,靳注谓以王敦比左良玉兵东下。北去深源 有盛名。〕谓以殷浩比高杰北讨。按良玉兵东下,以救太子、讨马士英为名,比之王 敦,颇切当。殷浩素有盛名,时人比之管、葛,岂高杰可比耶?梅村盖以深源比史可 法。首句云:〔尽领通侯位上卿,三分淮蔡各专征。〕岂非可法以阁部开府扬州,领 高杰、刘泽清、刘良佐、黄得功等四将,各任专征之责?而靳注以高杰当之,殊误。

《杂感》第四首:〔珠玉空江鬼哭高。〕靳注谓潼川府中江县有郪江,一名玉江 ;又蓬溪县有珠主溪,皆蜀中地。不知此乃指张献忠乱蜀时,聚金银宝玉,测江水深 处,开支流以涸之,于江底作大穴,以金宝填其中,仍放江流复故道,名之曰〔水藏 〕。所谓珠玉空江鬼哭高也。见《明史流贼传》及沈荀蔚《蜀难叙略》。又《劫灰录 》:〔献忠北去后,一舟子诣副将杨展告之,展令长枪探于江中,遇木鞘,则钉而出 之,数日,高与城等。展使人买米于黔、楚诸省,招集流移,资其耕作,由是一军独 雄于川中,展自称锦江伯。〕

七律《即事》十首内,第八首〔无意漫提欧冶剑,有心长放吕嘉船〕,靳又谓刺 郑芝龙。按芝龙本海盗,降明,授游击。唐王聿键僭号时,倚为柱石。我朝兵入闽, 芝龙即弃王来降,意欲即令其镇守八闽,兼取广东,则其功当封拜。而我朝定闽后, 即挟芝龙入京,未尝令其留镇。则靳注所云刺芝龙者,实属无著。自顺治三年博洛、 图赖等擒斩唐王之后,郑彩等又出没海上,往往阑入为崇。总督则张存仁、陈锦、李 率泰等,巡抚则佟国鼐等,领兵官则陈泰栋、阿赖、耿继茂、哈哈木、济度、伊尔德 等,各有战功,所谓〔放吕嘉船〕,究未知属谁。顺治十一年,扰漳、泉,台州总督 李率泰畏葸无功,以济度代之,则所谓〔放吕嘉船〕者,盖指率泰,靳注谓刺郑芝龙 何耶?又梅村《送友人从军入闽》诗:〔胡床对客招虞寄,羽扇麾军逐吕嘉。〕则姚 启圣等之收功矣。

《读史偶述》第十三首:〔异物每邀天一笑,自鸣钟应自鸣琴。〕按顺治元年, 修政立法,西洋人汤若望,进浑天球一座,地平、日晷、窥远镜各一具,并舆地屏图 ,更请诸历悉依西洋法推算,从之。十五年,又进相拒历,所谓〔自鸣钟〕、〔自鸣 琴〕,盖即是时所进,创见以为神技也。靳注亦不之及。

《偶得》第二首:〔一自赤车收赵李,探丸无复五陵豪。〕按此乃顺治九年世祖 挐获京师大猾李应试、潘文学二人正法之事。应试混名黄膘李三,元本前明重犯,漏 网出狱,专养强盗,交结官司,役使衙蠹,盗贼竞输重贿,铺户亦出常例,崇文门税 务自立规条,擅抽课钱。潘文学自充马贩,潜通贼线,挑聚壮马,接济盗贼,文武官 多有与投刺会饮者。住居外城,多造房屋,分照六部,外来人有事某部,即投某部房 内。后挐获时,审讯恶迹,宁元我、陈之遴皆默无一语,郑亲王诘之,对曰:〔李三 巨恶,诛之则已,若不正法,之遴必被其害。〕此二人豪猾之恶迹也。靳注亦不之及 。王阮亭《池北偶谈》:〔黄膘李三正法后,其党某犹巨富,造屋落成宴客,宋荔裳 亦在坐,有头口牙、手脚眼之对。潘文学开骡马牙行,京师人谓骡马曰头口,故有头 口牙行之称。其党某造堂宴客,其墙壁尚有留缺处,以便工匠著脚,故谓之手脚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