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目录 上篇 下篇
赌棋山庄词话·卷十一 谢章铤
○词之回文体

■词之回文体,有一句者,有通阕者,有一调回作两调者,虽极巧思,终鲜美制。魏 善伯祥曰:诗之有回文,犹梅之有腊梅,种类不入品格。伯子文集诗犹然已,而况词 乎。

○汲古阁遗事

■元之顾阿瑛,明之毛子晋,皆身当阳九,斥其资财,招宾客,置书画彝鼎。然子晋 校刊典籍,尤为有功艺林,则甚矣二君之善为谋也。风鹤方警,保无多藏厚亡之患, 即封殖终其身,亦不过庸庸一富翁耳。安能轻世肆志,而复擅美名哉。吴梅村有寿子 晋〈木兰花慢〉云: 尚湖高隐处,较漆筒,定遗经。正伏胜加餐,扬雄强饭,七略纵横。 争传杀青奇字,更五千、余偈叩南能。夜雨蒲团佛火,春风菌阁书声。 卧荒江投老遗民。兵后海田耕。喜柳坞堂开,月泉诗就,贳酒行吟。 高谈九州风雅,问开元以后属何人。百岁颠毛斑白,千年翰墨丹青。 其推挹可谓至矣。子晋子斧季扆亦嗜古有父风。曾读其跋赵孟奎分类唐歌诗云:赵氏 分类唐歌诗,乃乡前辈藏本,售于先君。先君见背后,先达为余言,此书世间已无第 二本。予急归捡之,按照目录仅存十一。传闻武进唐孝廉孔明宇昭有之,托王石谷翚 往问,无有也。先是托王子良善长访于金坛,子良述于子荆之言曰:唐氏旧有其书, 须价百金。因思于与唐姻娅也,果能得之,鸠工付梓,不过倾家之半,遂可公之天下 ,盍再访之。内兄严拱侯垣曰:此韵事,亦胜事也,吾当往。次日即行,道经丹阳, 宿旅店楼中。中夜闻户枢声,鸡初呜,邻壁大呼失金。诸商旅皆起,将启行,户皆扃 鐍,不得去。天明,伍伯来,追宿店者二十三人,拱侯居首,为与失金者比屋也。匍 匐见县令,命各出囊金召失金者验之,布金满堂下,多者数百,最少者拱侯也。及验 毕,皆非,遂出。拱侯曰:可以行矣。曰:未也。令不能决,当质之于神。舁神像坐 广庭,庭中驾炽炭,上置巨锅,倾桐油于中,火炎炎从油上出。向拱侯曰,请浴。拱 侯叹曰:毛斧季书癖,害人一至于此乎。赵孟奎之唐诗有无不可知,令予死于沸油, 何也。一老人曰:若无恐,苟盗金,必糜烂,不然,无伤也。试以手探之,痛不甚剧 ,遂醮抽涂体,果无损。遂以次二十二人,尽无恙。拱侯曰:人谋鬼谋,镬汤炉炭尽 尝之,今可行矣。又一人亦去。其二十一人者方与旅店哄,及事白,盗金者店家也。 拱侯抵金坛,促于子荆寓书唐孔明。答曰:无之。竞不得书以归。予趋迎问唐歌诗, 拱侯曰:焉得歌,不哭幸矣。予惊叩之,备述前事,既怅怏又局蹐焉。吴骞拜经楼诗 话前辈求书之笃如此,其难复如此,心力俱殚,不独事韵即文亦妙也。又相传子晋有 一孙,性嗜茗饮。购得洞庭山碧萝春,虞山玉蟹泉水,独患无美薪,因顾四唐人集板 而叹曰,以此作薪煮茶,其味当倍佳也。遂按日劈烧之。荣阳悔道人汲古阁刻板存亡 考此皆可入嘉话录者,连类书之,为谈汲古阁遗事者考焉。至所刊词苑英华,宋六十 家词等书,虽校雠时有错误,然其嘉惠倚声家之恩大矣。

○小山词社

■雍正乾隆间,词学奉樊榭为赤帜,家白石而户梅溪矣。惟王小山太守时翔及其侄汉 舒秀才策独倡温、李、晏、秦之学,其时和之者,顾玉停行人陈垿、毛鹤汀博士健、 徐囧怀秀才庾,又有素威辂、颖山嵩、存素愫三秀才,皆王门一姓之俊。笙磬同音, 埙篪迭奏,欲语羞雷同,诚所谓豪杰之士矣。太仓自吴祭酒而后,风雅于兹再盛。小 山有香涛、绀寒、青绡、初禅等集。其自跋云:词至南宋始称极工,诚属创见。然笃 而论之,细丽密切,无如南宋。而格高韵远,以少胜多,北宋诸君,往往高拔南宋之 上。馀年十五,爱欧阳、晏、秦之作,摹其艳制,得二百馀首。年来与里中举词社, 强效南宋不能工也。余最喜其〈苏幕遮〉云: 不须留,侬去罢。才转身来,又作愁人话。肠断春风杨柳下。 落日看看,早月儿来也。 两眉低,双袖把,直恁情多,怎忍轻抛舍。一笑重回离恨卸。 并坐红窗,且再过今夜。 又如 一时欢绪。一生愁绪。要相逢,不相逢,那人何处。 若说待来生,已被今生误。且分付断魂归去。〈惜黄花〉 〔章句酸才,琵琶小伎,抹杀奇男侠女。〕〈齐天乐〉 〔西风帘下自然凉。况是怯秋人起独眠床。〕〈南柯子〉 〔黄花自瘦无人处。〕〈蝶恋花〉皆可诵者,其自期许为不诬矣。

■汉舒著香雪词,比之小山,更觉胜场。小山短调较工,汉舒长篇亦美,即小山亦盛 推之,谓逸尘而奔,几欲驾两宋诸名家而出其上也。其秋夜对酒放歌填〈梅花引〉云 : 倾一斗。开笑口。天边月逆行云走。左离骚。右蟹螯。狂吟独啸,亦足以自豪。 铜芝泪冻灯花死。挂壁宝刀光射水。拍头颅,捋髭须。龙泉太阿,惟汝最知吾。 披绣袷。挥纨箑。卿自用卿法。声如钟。气如虹。 岂甘郁郁,长作可怜虫。人能著翅马能啮。来犯北风去密雪。 上危冈。草荒荒。试拓弓弦,霹雳倒黄獐。 又云: 马赤兔。人吕布。世间余子何堪数。菊花秋。酒新篘。身无俗骨,餔歠亦风流。 银河浪阔公无渡。服药轻身真大误。李青莲。王子安。才鬼聪明,毕竟胜顽仙。 西园市。列金紫。龌龊谁甘尔。调清平。琴广陵。 千秋月旦,知己在旗亭。仙人掌下真州道。柳七还邀红粉吊。 发酒悲。亦奚为。月下风前,且自去填词。 原注:柳七葬真州城西仙人掌。独开生面,是词场青兕手段也。

■汉舒所遇曰平原君,有〔落花小院夕阳黄〕之句,汉舒时时对人吟之。平原君亡后 ,汉舒填词哀挽累数十阕,而〈虞美人〉二首,即借此句填入,所谓〔谁传七字向残 笺。赚我梦中、吟了十多年〕也。又有焚旧寄吴门诗文感赋〈满江红〉云: 不是所情,忍埋没、文章光价。算海内,斯人一去,知音者寡。 费我十年鹦鹉赋,误他半世鸳鸯社。问这般,相累是谁欤,微名也。 嗟乎,我未成名卿未嫁,可知同是不才人。红扮多情,青衫有泪,宜乎汉舒难以遣此 。 其年为诸生时,曾为某学使所忌,必欲置之劣等,借端训饬以辱之,先期出游方免 。故集中有怅怅词云: 腰彩唇朱,浑妆就、腐儒花靥。堪喷饭,骚肠赋骨、也来帖括。 儿辈不关诗酒事,乃公偶堕文章劫。看他年,百队罽如霞、夔州猎。 余每读此词,辄为失笑。因思国初傥非鸿博一举,则已未榜中诸老,如其年、电发、 大可、志伊以及二大布衣,皆槁项牖下以终耳。国家何以收人文化成之治哉。则甚矣 七百字之足令英雄短气也。汉舒应试金陵,曾填〈金缕曲〉云: 落日金波泻。晚风高、飘萧败叶,偏随病马。买得浊醪谋一醉,醉里据鞍悲诧。 目断处、乱云平野。身在泥涂浑不觉,尚掀眉、自许骚坛霸。谁信是,非狂者。 漫言婢价输奴价。怕而今、蛾眉燕颌,总沉茅舍。 我有广寒修月斧,搆尽凌云台榭。只依样、葫芦难画。 今夜孤村荒店里,嘱哀蛩、莫絮伤心话。青衫泪,正盈把。 又有 〔灰微香力死,幔薄花魂冻。〕〈千秋岁〉 〔伤薄命,怜孤韵,这般穷。生把东风背了受西风。〕 〈 乌夜啼 〉玫瑰秋来忽发数花感咏 〔雨停得意鹁鸠声。只恐残阳,难作几时明。〕〈虞美人〉晚春 〔烟柳万丝愁织。腻得一带纱窗,欲明无力。〕〈芭蕉雨〉春雨 笔响秋声,纸铺怨气,想其倒绷婴儿,盖不胜美人迟暮之悲。然而今之知汉舒者,则 不在于工制艺能取富贵矣。善乎韩文懿公菼之言曰:吾虽贵为尚书,曾不如秀水朱十 以七品官归田,得多读数千卷书。嗟乎,此固非佳人莫能解也。

■小山词社诸君,亦多揣摩南宋,然得髓者殊未见也。若存素〈浣溪沙〉云: 水远波平点白鸥。峭帆高挂泛归舟。暮天萧淡夕阳愁。 云际钟声红叶寺,烟边渔唱白蘋洲。耐看山色是深秋。 鹤汀〈眼儿媚〉云: 柳条轻软杏花鲜。见了便情牵。送阄微笑,背灯私语,别是巫山。 琼枝想像春还在,题破浣花笺。昨宵醉后,今朝梦里,明日愁边。 素威〈浣溪沙〉云: 漠漠轻阴暝玉楼。凤箫声断画屏幽。竹窗蕉雨思悠悠。 多病近来疏酒盏,峭寒终日下帘钩。最难将息是深秋。 则犹是小山家法矣。大抵今之揣摩南宋,只求清雅而已,故专以委夷妥帖为上乘。而 不知南宋之所以胜人者,清矣而尤贵乎真,真则有至情,雅矣而尤贵乎醇,醇则耐寻 味。若徒字句修洁,声韵圆转,而置立意于不讲,则亦姜、史之皮毛,周、张之枝叶 已。虽不纤靡,亦且浮腻,虽不叫嚣,亦且薄弱。仆于倚声,孱学耳,何敢〈望梅〉 溪、玉田藩篱,然词客有灵,闻斯言或当首肯也。

■闽中呼父曰郎罢,呼子曰囝,见于唐顾况诗。囧怀〈台城路〉咏薯云: 夕阳村掩蜑户。几家充野饭、香袅千缕。拾橡同炊,然糠慢煮。阿囝一灯欢聚。 赋景既真,措辞亦雅。囧怀曾客三山,故通吾乡称谓。囧怀又言,闽人以薯酿酒颇佳 。然此酒俗呼蕃薯烧,螫口刺鼻,实不耐饮。故周栎园历举闽酒,而不登此品。至薯 则村邑恃以为命,功与五谷等。闽小纪中记之甚详,好事者又辑为金薯传习录。囧怀 更有〈鹧鸪天〉词,以〔凄惶岭〕对〔黯淡滩〕,与文信国〔惶恐滩头,零丁洋里〕 之句同工矣。

○词宜雅趣

■词宜雅矣,而尤贵得趣。雅而不趣,是古乐府。趣而不雅,是南北曲。李唐、五代 多雅趣并擅之作。雅如美人之貌,趣是美人之态。有貌无态,如皋不笑,终觉寡情。 有态无貌,东施效颦,亦将却步。

○嘉兴三李

■唐虞皆名其臣,至周则文侯称字矣。孔门皆名其弟子,至孟氏则乐正、公孙称子矣 。论者以为世变使然。至诗文称人名,古者不嫌,刘谌、李白,且直书先圣,如西狩 泣孔丘,狂歌笑孔丘,是也。今则有议其非者,此后人之谨饬也。然少陵曰:〔南寻 禹穴见李白。〕青莲曰:〔饭颗山头逢杜甫。〕直呼朋好名姓,今人亦不敢复尔,则 是质朴不及古风。顾黄公赠尤西堂诗曰:〔今朝却喜见尤侗。〕读者骇然,习俗之移 人甚矣。李武曾良年貂裘换酒和朱十云:〔若天意定怜才子。潘耒查容无恙在,伴竹 垞老去同烟水。楚江柳,又青矣。〕潘字次耕,吴江人。查字韬荒,海宁人。耒、容 皆名也。武曾其犹行古之道欤。武曾与兄绳远,弟符,称嘉兴三李。绳远字斯曾,不 为词。

■武曾曰:〔南宋词人如梦窗之密,玉田之疏,必兼之乃工。〕曹贞吉秋锦山房词序 近王小山亦谓〔梦窗之奇丽而不免于晦,草窗之淡逸而或近于平。〕王颖山别花人语 序此言乃学南宋者之金针也。惟疏故平,惟密故晦,至今日则一味求妥而不讲警策, 又能疏而不能密,能平而不能晦,匪独无奇丽,亦不足言淡逸矣。武曾词工于著景, 如〔一带寒沙,贳酒旗,轻挂在晚烟疏树。〕〈解连环〉 〔背岭人家,云碎著檐如絮。〕〈绮罗香〉 〔未识君时,曾经此渡,门外几枫残照。〕喜迁莺寄题鲍声来草亭真有画意矣。武曾 原名虞,字兆潢,见李集。鹤徵录、词综谓字符曾,误也。迦陵序六家词曰:〔仆也 红牙顾误,雅自托于伶官。绣幔填词,长见呵于禅客。铜官玉女,邑居不百里而遥。 小令长谣,卷帙实千篇以外。傥仅专言浙右,诸公固是无双。如其旁及江东,作者何 妨有七。〕隐有大将旗鼓,八面受敌之意。余谓竹垞超伦绝群,以匹迦陵,洵无愧色 ,余子皆当敛衽。然而李氏武曾、分虎符,耒边词,蛙壹沈氏融谷皦日,拓西精舍集 ,覃九岸登,黑蝶斋词,机云竞爽,咸籍并称。竹垞先登,蘅圃龚翔麟红藕庄词后劲 ,浙西风雅,允冠一时。就中而分虎尤胜。〈祝英台近〉之十首烧香词,不亚于载酒 集十二首洞仙歌。如云: 换衣冠、匀粉黛。两桨画船载。众里关心,芳草渡头待。 珠宫片刻同行,彀侬魂断,况对佛、并肩齐拜。 石阑外、掩却方曲,回身不分见伊再。替折花枝,流盼未曾怪。 只愁津鼓催归,彩丝须结,网住这西施长在。 又云: 鹊声乾,莺语啭。红雨洒千片。不坐钿辕,不障合欢扇。 分明要使人看,如何归舫,把云母横窗遮遍。 碧河栈。输与掠水丝禽,鹢首惯偷眼。懊恼吴侬,桑橹疾于箭。 借他角抵春哥,凫车相傍,又引露女银娇面。

■词从南宋入手,时多浮漫,分虎先学北宋,故无此病。吴子律赏其帆影词 忽遮红日江楼暗,只认是凉云飞度。待翠蛾帘底凭看,已过几重烟浦。 谓为入神之笔。予谓不若〔荻渚枫湾,宛转随人,消尽斜阳今古。〕其寄●为深远也 。分虎又效朱希真〈渔父词〉填钓船笛十一首。如云: 少日是渔郎,老去便成渔叟。烟箬有时不戴,采江花簪首。 又云: 不去筑鱼梁,也不鱼叉携个。风里一丝转飏,便无鱼也可。 又云: 生长在吴根,不与吴侬相识。只有粉丝飞到,听沙头吹笛。 言近旨远,非徒赋渔家傲者。旧传埋猫可以引竹。分虎云:〔参差渐过墙四角,记衔 蝉埋处。〕又嘉兴以笋损音同,蚕时忌闻此语。秋锦云:〔正采桑时候,除了蚕娘、 更无人讳。〕此可为运俗入雅之法。善文者,竹头木屑无弃材也。其调皆尾犯,皆咏 笋。又蟹与柿子同食,令人病痧。覃九〈桂枝香〉咏蟹云:〔霜林柿叶分红颗,镇妨 伊未沾冰齿。〕

■覃九词胜于其叔。〈江城子〉云: 隋堤系缆水平沙。板桥斜。那人家。记得门前,一树有枇杷。 唤起当垆同对酒,红烛护,绿窗纱。 津帆容易隔峰霞。秣陵花。白门鸦。锦瑟凄凉,一度感年华。 三十六鳞浑不见,惟有梦,到天涯。 其〈菩萨蛮〉咏梅集调名云:〔疏影一痕沙。行香满路花。〕又云:〔飞雪满群山。 个侬愁倚阑。〕粘合既工,并饶远韵。〈卜算子〉云:〔一片乱山秋,不管离魂破。 〕破字亦奇。融谷泊铜陵感怀及喜孝山来金陵二阕〈百字令〉最佳,其馀浅淡不耐人 思。醉落魄云:〔双鬓丝丝,莫对镜前觉。〕觉字下得有味,所谓伤心事,莫恁太分 明也。六家词刻于蘅圃。蘅圃交竹垞最早,为倚声最先,而所得比诸家较浅,绵丽不 及竹垞,淡远不及武曾。〈粉蝶儿〉本意云:〔趁好风儿一双两双,得意拣花枝,夜 来浓睡。〕〈珍珠令〉咏珥云:〔偶坠香泥飞燕啄。便衔去书床那角。那角。被一曲 相思,钩人心著。〕如此好句,不数见也。蘅圃填好女儿用古闺秀名,如小小、虫虫 、轻轻、七七等类,而调下自注用双声小名,以叠字为双声,不知其何所据。钱竹汀 大昕尝言:〔周南于嗟麟兮,与章首麟之趾相应,以两麟字为韵。大雅文王曰咨,咨 女殷商,咨咨亦韵。〕十驾斋养新录又词家有一字韵体,然则叠字或可谓叠韵乎。

○宋人尚艳词

■乾隆中,裕陵尝命儒臣取三百篇谱之,著以四上六五诸音,列以琴瑟笙箫之器,于 是皆可奏之乐部。傥准此法而推之,词审其阴阳平仄,剂其过不及,安见不有清真、 耆卿其人,使大晟复盛,而井水重歌哉。冯定远班亦言:嘉靖中善胡琴者,犹能弹宋 词,至于今,则元人北曲亦不知矣。然则予谓非词不可歌,歌词无其人,殆非武断者 。定远又述先辈之言曰:曲子以声为主,其辞不离本色。场上之曲与科介相应,优儿 敷粉墨而歌,欲得俚童野老,哭抃不禁,斯为能事。若三人不解,则工而无所施矣。 套数之体,当使西园公子、南国佳人,坐绮筵而听之。苟杂以鄙词,恐辱我像板鸾箫 也。小令务在调笑陶写,施于斜行小字,嘌唱曼声,但得俊语相参,收拾出众,便为 佳手。此论极佳,细参之并可悟词曲之分,不但于曲中能辨体裁也。若定远之自论词 ,则又似未得门者。定远曰:长短句肇于唐季,脂粉轻薄,端人雏士盖所不尚。又曰 :鲁公作相,有曲子相公之言,一时以为耻。坡公谓秦太虚乃学柳七作曲子,秦愕然 以为不至是,是艳词非宋人所尚也。其说俱详钝吟文稿。夫词始于太白,盛于飞卿, 何尝不是唐季。宋人亦何尝不尚艳词,功业如范文正,文章如欧阳文忠,检其集,艳 词不少。盖曼衍绮靡,词之正宗,安能尽以铁板铜琵相律。惟其艳而淫而浇而俗而秽 ,则力绝之。至耆卿亦有高处,如〔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此亦何减 古人。定远徒见元人之杂曲,明人之昆腔,即讲求南北宋亦涉猎草堂污下选本,目未 睹前辈典型,故有此卮言也。亦知词固有兴观群怨,事父事君,而与雅颂同文者乎。 吾请举近人陆太冲以谦之言曰:其事关伦纪者甚多,如东坡〈水调歌头〉〔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神宗以为苏轼终是爱君。欧阳全美〈踏莎行〉,奉使不还,朝廷录 其节,与洪忠宣江城〈梅花引〉数阕同揆。吴毅夫〈满江红〉〔报国无门,济时有策 〕,其自负何如。岳亦斋〈祝英台近〉,感慨忠愤,与辛幼安〔千古江山〕一词相伯 仲。文信国〔〈大江东去〉〕,气冲牛斗,无一毫委靡之色。刘须溪〈宝鼎现〉,词 意凄婉,与麦秀歌无殊。兰陵王送春词,抑扬悱恻,即以为小雅楚骚可也。又如陆放 翁〈钗头凤〉,孝义兼挚。陈刚中〈太常引〉,有陟屺赡望,不遑将母之思。至若弟 兄华发,别语叮咛,则有黄元明之〈青玉案〉。薄宦东西,离歌不忍,则有黄师宪之 〈卜算子〉。中秋怀梅溪,交情宛转,则有高竹屋之〈齐天乐〉。西山寿平父,交契 最深,则有姜白石之〈鹧鸪天〉。又或离群索居以寄怀,长歌痛哭以悼友,则有张玉 田之〈忆旧游〉、〈琐窗寒〉。若夫优俪情深,不特刘叔安有〈水龙吟〉,史邦卿有 〈寿楼春〉、〈夜行船〉。即妇人女子,谊笃所天,论其常,魏夫人之〈菩萨蛮〉, 紫竺之〈生查子〉,孙氏之〈忆秦娥〉,易彦祥妻之〈一剪梅〉,章文虎妻之〈临江 仙〉,深得国风卷耳之遗。论其变,舒氏之〈点绛唇〉,郑意娘之〈好事近〉,戴石 屏妻之〈怜薄命〉,徐君宝妻之〈满庭芳〉,有柏舟自矢之风。凡此忠孝节义之事, 可约略举也。或谓终不敌迷花殢酒之事居多。窃以为何文缜,尽节名臣也,而有赠妓 惠柔之作。真西山,作大学衍义人也,而有〈蝶恋花〉之词。盖古来忠孝节义之事, 大抵发于情,情本于性,未有无情而能自立于天地间者。此双莲雁丘,鸟兽草木,亦 以情而并垂不朽也。昔京山郝氏论诗曰:诗多男女之咏何也。曰:夫妇,人偷之始也 。故情欲莫甚于男女,廉耻莫大于中闺,礼义养于闺门者最深,而声音发于男女者易 感。故凡托兴男女者,和动之音,性情之始,非尽男女之事也。得此意以读词,则闺 房琐屑之事,皆可作忠孝节义之事观。又岂特偎红倚翠,滴粉搓酥,供酒边花下之低 唱也哉。词林记事序是真不愧知言矣。虽然,吾窃见后世之说诗者,风雨怀人之作, 子衿忧时之篇,尚以桑中濮上疑之,则谓填词为轻薄子,夫复何辞。而以意逆志,谁 知以风人之旨,求之长短句哉。